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何以笙簫默》


《何以笙簫默》 P 1
睡睡覺,寫寫小說,基本上是人神共憤的懶人一個。每天僅有的運動是被媽媽拉著去逛超市,對著超市的美食兩眼放光。 平生胸無大志,只需有一片龜瓦遮頭,風雨不擾,安樂無憂。 明曉溪:寫給烏龜漫 終於到了要為漫漫的寫序的時候了……

《何以笙簫默》 P 2
悅几乎無法抑制。 七年!久違了啊! 但是,怎麼剛回國就遇見了他呢?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他們。 默笙默默地看著站在蔬菜架前的那一雙儷影,再一次領略了命運的奇妙。七年之前,也正是他們,使她最終做出了出國的決定。 現在……

《何以笙簫默》 P 3
,報紙上有太多的關於超市保安強行搜身甚至打人的報道。 默笙謹慎地盯着他,保安無奈地說:「小姐,我對你沒有惡意,只是想問你一個月前有沒有丟了東西。」 一個月前她剛回國,難道她丟了什麼自己也不知道?好奇地隨他走進保安室……

《何以笙簫默》 P 4
沒肺?」蕭筱的聲音激動起來,「你剛失蹤的那幾天,他找你找得快要發瘋,後來乾脆整天在宿舍樓下等,可是他等來了什麼?」蕭筱目光冷冷地指責她。「來了幾個人把你的東西都拿走了,然後告訴他告訴我們,你已經去了美國,可能永遠不會回來……

《何以笙簫默》 P 5
前,「可是我有事。」 他拿出那個黑色的皮夾放在她眼前:「這裡面原來有一張照片,趙小姐知道下落嗎?」 當然知道,默笙低頭:「有嗎?我沒有注意。」 「哦?皮夾裡除了錢什麼都沒有,趙小姐如何知道皮夾是我的?」 默笙……

《何以笙簫默》 P 6
「NO、NO、NO。」 老袁搖搖手指。「這是所有認識何以琛這個人的女性同胞們的共識。」 他賊兮兮地湊過來,「以琛,我一直想問你,你到底是同性戀還是有隱疾?」 對這種無聊低級分子,理他就是神經病。美婷進來送上兩杯咖啡,以……

《何以笙簫默》


《何以笙簫默》 P 7
滯。 「嗯。」 又是一陣沉默,以玫說,「你可以把聯繫方式給我嗎?我們找個時間見一見。」 「好的。」 默笙報上手機號碼。 「嗯,那再見了。」 「再見。」 收了綫,她合上手機還給以琛,他卻沒接。「把你的手機號……

《何以笙簫默》 P 8
樣,有口無心。」 默笙幫花仙子說。 以琛的眼神像要殺人一般,聲音冷得可以結成冰:「你要去相親?」 「呃,對……」 默笙不知道怎麼說才好,但遲疑的態度反而讓人肯定。 他什麼都沒說,表情陰霾地看了她一眼,轉身就走。 ……

《何以笙簫默》 P 9
打開冰箱卻什麼吃的都沒有,默笙拿起錢包鑰匙,準備去趟超市。 走下樓,穿過花圃,默笙的腳步驀地定住,抬眸。 對面昏黃的路燈下,他站在那裡,眼神透過繚繞的煙霧定定地無言地鎖住她。 以琛! 他遠遠地站着,不急着靠近。他……

《何以笙簫默》 P 10
問題也是隨手亂指,有一次默笙就不幸命中,她還記得當時他的問題是「你覺得甲乙丙丁四個人應該怎麼判?」 她一頭霧水。什麼甲乙丙丁?還戊己庚辛呢! 手在桌子底下扯以琛的衣服,不料他居然硬邦邦地回了她一句:「我沒聽。」 ……

《何以笙簫默》 P 11
時被許霹靂的伶牙利齒氣得不行,但好歹是一個事務所的,總有同事之誼。胖胖的張律師開口打探敵情:「老向,她是誰?」 向恆的表情有點莫測高深:「你怎麼問我?應該問以琛才對。」 張律師敬謝不敏:「我可不敢指望能從何以琛嘴裡……

《何以笙簫默》 P 12
接她的會是他厭惡的眼神,和刀鋒般凌厲的話。 「走,我不想見到你!」 「趙默笙,我但願從來沒有認識你!」 那樣決絶的語氣和神情,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心神俱裂。可如今他居然說,她,負他? 「你這是什麼意思?」默笙盯着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