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雙面膠


雙面膠 P 1
給點陽光就燦爛」。她很愛笑,笑起來連粉紅的牙齦都會很敞亮很放鬆地鑽出她薄薄的嘴唇,連同有點暗黃的四環素牙一起暴露於人眼前。她笑,是因為每天值得高興的事情太多了。比方說,上個月下了場春雨,地面濕答答的,隔着冰冷的公路她都能……

雙面膠 P 2
。」 「你怎麼這樣呀,咱爸媽不是頭一回來嘛,你接都不接,他們得有想法,別是你不歡迎?單位的事,再大都是小事,自家的事,再小都是大事。做媳婦的,至少頭兩天得表現表現吧 「喂!喂!說清楚,誰爸媽?是你爸媽!別用個『咱』……

雙面膠 P 3
小逼現在膽子大嘛!帶個小白相蕩馬路,啥人?回來講都不講,不要財沒誆到,人都蝕本了。」 「亂講啥?不跟你講就曉得你沒正話。人家正正經經軋男朋友的。」 「啥人?老闆啊?美國綠卡啊?小開啊?」 「你怎麼這麼俗氣呀?!講來講去……

雙面膠 P 4
時候也開心。他爸爸的船廠,一有船回來維修,他都幾天幾夜不睡覺的!不過收入倒也還可以,雖說不富裕,餓倒餓不死。你們呢?忙不忙?」 「挺忙的。」 「年輕人,忙點好,學到東西是自己的,而且忙點收入高呀!現在都不怕忙,就怕……

雙面膠 P 5
毛巾在肩膀上。 真是遇到大家務,兩人倒是平分秋色,各有伸手。比方說,要是兩人難得在家做頓飯,麗鵑就先把案板功夫做好。菜擇好了洗淨,切成整齊的段段。「亞平,真正的大廚都是掌刀的,站在灶頭的都是小角色,你看我扮演完主角,現……

雙面膠 P 6
。 閙鐘的尖鋭呼叫刺穿了麗鵑的美夢,直達神經中樞。麗鵑眼睛都沒睜地像拍死一隻討厭的蚊子一樣一把拍下閙鈴,繼續美夢。剛纔做到哪裡了?哦!鈔票,銀行地上撒滿鈔票,想蹲下去撿。繼續,繼續撿。 「麗鵑啊!閙鈴響過了。」 ……

雙面膠


雙面膠 P 7
呢?怎麼一夜間就回到了長征年代? 麗鵑把大碗推給亞平說:「你離電飯鍋近,麻煩你把飯給我倒回去,我吃不了那麼多。替我把小碗拿出來,盛半碗就好,謝謝。」 亞平轉身將飯倒回去,又拿出碗來按要求盛了半碗,遞給麗鵑。麗鵑並不……

雙面膠 P 8
剩的就是白菜粉條湯。旁邊放了一小碗番茄炒鷄蛋。大紅的番茄非常活躍,而零星可找的鷄蛋顯得萎靡。 「吃呀吃呀!」婆婆吆喝着,還一個勁兒往麗鵑碗裡夾粉條。公公對剩菜看也不看,筷子只往番茄上走。 「媽,今天沒買菜啊?」「買了……

雙面膠 P 9
嘮閒話嗎?誰說不要了?要,要,那也不能今天說要今天就有吧!你吃完了沒有?吃完了就去看電視吧!」亞平媽從旁打圓場。亞平爸大聲咳嗽着去了客廳。 「麗鵑,別理你爸,他就這樣,脾氣說上就上。孩子的事兒以後說。不急,不急。」 婆……

雙面膠 P 10
天都沒享受到,那不是白活了嗎?別說懸的,誰知道自己哪天出門被車撞了呢?有一麻袋的錢又有什麼用?兩眼一閉什麼都沒了。」 麗鵑老氣橫秋地故嘆一口氣,搖晃着雙腿。 亞平在麗鵑腦袋上輕輕拍一巴掌,「別胡說八道!沒事咒自己幹嗎?……

雙面膠 P 11
還等我回去燒飯。我現在每天都加班,叫我家老王回去燒。反正是他父母,他不燒,大家都餓着,我大不了泡方便麵。」 「怪不得你最近表現這麼好!逃避勞動啊!年底要是得了勞模,算是因禍得福啊!」 「我這是忍氣吞聲十幾載,快趕上……

雙面膠 P 12
停一下,再叩一下。「鵑,鵑,開門。」 聲音小得不能再小。 麗鵑全當沒聽見。 「鵑,開門啊!跟你說話!」亞平很低聲下氣。 麗鵑不開。 「鵑啊,有話進去說。聽見沒?」亞平聲音不敢提高,怕給媽聽見。 「幹什麼呢?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