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獵男計


獵男計 P 1
句詩詞是怎麼說的?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在這裡,也許應該改為:寂寞「櫻花」深院鎖清秋才對,這樣才比較應景,並且也表達出她萬分無奈的心情。 「我好象聽見妳在嘆息。」 一句優雅的輕柔問候,伴隨着一抹纖細的身影落坐。 定……

獵男計 P 2
秋。 「亞織,如果妳的父母同意、對妳形同另一個父親的老管家也同意,再一個——視妳如親妹的好大哥也同意,一致勸妳結婚,妳會再拒絶嗎?」川崎蕭說的很仔細。她是壓力沉重耶! 「問題是,妳又不視那位『視妳如親妹』的好大哥為大……

獵男計 P 3
」 千秋頷首,謹慎記住。 「去了台灣,至少要再過一個月我才會回日本。回來後,我會跟妳們聯絡,到時候,妳們可能得收留無家可歸的我了。」 川崎蕭好自憐地說道。 「不會吧?」再怎麼說,蕭也是川崎家唯一的繼承人,不會真被趕出……

獵男計 P 4
。 庭院裡石路不平,她赤着腳,很容易受傷! 「停下來!」他極快地追上她,由身後一把橫抱起她,不讓她的腳再落地。 「不要管我!」她掙扎。 「蕭,不要這樣,妳會弄傷自己。」 他緊緊抱著她。 「放開我,不要你管!」如……

獵男計 P 5
「川崎小姐妳放心,我和長野先生……已經沒有任何關係,我會聽……聽長野先生的話,絶對不會……給妳帶來任何麻煩……真的,妳相信我……」 她說著,就哭了出來。 「別哭。」 川崎蕭命令地道,表情裡沒半點不悅。 「好、好。」 ……

獵男計 P 6
所以,逃婚非她所願,而是不得不為之的事。她滿意地想道。 事情圓滿地進行到這裡,她可以先放一半的心。突然覺得好困哦……可是她還不能睡…… 四個小時後,她下了飛機,走到機場大門,望瞭望來往的車輛,對於四周的景緻完全陌……

獵男計


獵男計 P 7
「妳的行李呢?」 「只有這個。」 她揚了揚手上的包包。 「妳出國只帶這個小包包?」他不敢置信地問。 「太匆忙了嘛,我什麼都來不及帶。」 她也很無辜呀,誰叫她是偷溜的,當然不能拖一個大行李箱來引人注目。 「算了,……

獵男計 P 8
做的事,實在沒人管得動。但是,她卻會聽他的話,不知道這算是幸、還是不幸。 從下午機場的那通電話後,父親大人不曾再打電話來,日本那邊的狀況,相信父親大人可以處理得很好,現在麻煩的事是在他身邊。在還沒有完全明白髮生什麼事之……

獵男計 P 9
會找到理由取消這門婚事。 「我只想過一半,幸好百合子如期出現。也因為她的出現,讓我的逃婚變得名正言順。」 她不介意在他面前坦誠自己小小的詭計。 「妳不該破壞自己的婚禮。」 他想嘆氣。 「我沒有破壞自己的婚禮。」 她……

獵男計 P 10
那頭皺眉。 「是。」 「也好。」 目前東京的狀況,並不適合小姐在。太多閒言流語,小姐聽了,只會讓她煩惱。 「父親,小姐想暫時留在台灣。」 龍澤星報告道。 龍澤吉想了下。 「那麼,在你處理完台灣的事務後,再將小……

獵男計 P 11
公司。 這次龍澤星到台灣的任務,也包括成立川崎企業的台灣分公司,這麼一來,也代表川崎企業的投資將正式立足台灣。 七點半,門鈴聲準時響起,十秒鐘後,龍澤星主動開門進來。 「阿星!」川崎蕭快樂地跳進他懷裡。 「怎麼下……

獵男計 P 12
你的了。」 「妳不會是為了讓我回去工作,所以才說要回飯店的吧?」他敏感地察覺。 「對啊。」 她很坦白地承認,吐了吐舌。「很獃對不對?因為你一定不會領情,你那麼厲害,一個人可以同時處理好幾件事,你的行程表裡絶沒有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