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1
色肌膚,在陽光下閃爍着金屬的光澤。 因為是集體勞動,木船不唱號子不能動,所以縴夫有幾個领頭的,除了拉縴的纖頭,還有唱號子的號頭。這群縴夫中的號頭名叫常福生,是個身強力壯的小伙子,此時他拉開嗓門唱道:腳蹬石頭手扒沙,八股……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2
的水靈,此時幾個身着花布衣的姑娘正在河邊洗衣裳,個個模樣俏生生的,常福生見了,張嘴就唱:二四八月天氣長,情妹下河洗衣裳, 清水洗來米湯漿,情哥穿起好趕場。眾兄弟們跟着起鬨,姑娘們撩起河水向他們潑來,嘻嘻哈哈地打閙着,快……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3
餬口,更別提養家了。有老婆孩子的船工多半本來是農民,在農閒時出來拉拉縴掙幾個錢。拉縴雖然別人瞧不起,但常福生喜歡唱號子,高興時愁悶時都可以唱,也就不覺得這種日子苦了。 他漫無目的地在街上亂走,不覺走到一家酒樓前。這家酒……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4
平時吃飯的粗陋傢伙,你要不怕賠錢你就再砸!」 酒醉的人經不起激,常福生抓起碗又想擲去。店小二忙上前拉住,勸道:「你也吃喝得差不多了,回去吧!你這樣閙我們還怎麼做生意,要是砸傷了客人,不還得賠醫藥費嗎!」 這邊銀紅也輓……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5
又香,還一點不變色呢。」 說起鹽,蒲文忠也很引以為驕傲,「這鹽除了好吃,還能治病呢,有皮膚病什麼的泡幾次就好了,怪不得外省這麼多人來買。爹,我琢磨着這又好吃又能治病的鹽也只有咱這裡才有吧?」 「那是一定的!我活這麼大歲……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6
這天的菜是豆花。豆花本來蘸辣椒吃很香,但由於不准吃辣,作料只是一點醬油。那醬油還不是純的,加了許多的鹽,準確地說只是在一碟鹽裡滴了一些醬油,讓那個鹽有點醬油的顏色而已。醬油要花錢買,鹽卻要多少有多少,這樣的豆花調料,吃……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7
麼偷不偷的!」張天祿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指着他罵道:「我看你人老實,才讓你去做的。你再敢這麼亂說,當心我找人割了你的舌頭!」 「是是,小人一時失言,絶不再亂說了!」他嚇得立刻跪下來連連磕頭。 張天祿放緩了語氣,又說:……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8
我打副棺材。」 「爹準我去了?」蒲青蓮高興得跳了起來。 「我要不准,一會兒我去坡上了,你不還得溜出去嗎?你娘又管不住你。」 「爹啊,您怎麼這麼早就要打棺材呢?您還不老,還能活好多好多年的!」 「小孩子知道什麼……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9
第12節:鹽騷(12) 進入雲台觀,只見山門有「履險如夷」四個金字,殿柱上有對聯:「雲台遠樹山疑赴,風撼高岩寺欲飛。」 一個石碑上刻有古人詩作《登雲台觀》:「萬峰懸鳥道,一徑入雲台,怪石穿林出,飛泉灌頂來。問天樓咫尺,……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10
泉旁,多多少少也沾點仙氣,恐怕傷害它會不吉利呢!我們還是另找一棵吧!」 「子謙哥哥,為什麼非要找黃荊樹來做桌子呢?」 「黃荊是上好的木料,木質輕軟又耐朽,是做傢具、樂器、棺木和建築的貴重樹木,在古代就被稱為木王。」 ……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11
乳石粒襯着她,使得整個的畫面是那麼的如夢似幻。 不知不覺,他也下到水裡,向她走去。她睜開眼睛,看到了他,卻渾然忘了自己剛纔對他的命令,她是在夢裡,在一個金色的有魔力的夢裡,她親愛的子謙哥哥是從夢裡向她走來,她不能抗拒他……

重慶三峽巫溪的古鎮傳奇鹽騷 P 12
這麼沒名沒分跟我的,明天我就去場上買些喜糖散給大家,讓大家知道我們是正式的夫妻,是認真在一起過日子的。」 「嗯。」 「唉,本該辦幾桌酒,但我辦不起,委屈你了。」 「就這樣挺好的。」 「正好今天有酒有菜,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