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二元二次


二元二次 P 1
該可以傳到報社去了。 十分鐘以後,對著電郵點擊發送,順便打電話給報社的陳主編,一陣哈拉之後,手頭的事情總算是結束了,我也開始有點善心對待對面的女子——大學時代誤交的匪類——薛冰。 《陸小鳳》裡面說薛冰是隻母老虎,我從……

二元二次 P 2
開口:「送到了。」 「他怎麼說?」 「沒說什麼。」 「那張卡片他看到了嗎?」 「啊!」我尖叫,花我是送出去了,但是薛冰冥思苦想幾個晚上在通宵教室裡的成果——那張示愛的卡片還在我的書包裡,再看身邊的女人,世界末……

二元二次 P 3
我,瞬間盈盈的淚光閃現,晶瑩得像天上的寶石:「到底你來相親還是我來相親,你怎麼這樣!」 我連忙解釋:「寶貝,要不是你,我怎麼能在第1天就看清了他們重視外表的本質呢?」 哈哈!根據27年的經驗,男人都重視女人的外表,無……

二元二次 P 4
」 雌性的幾隻斜着眼睛瞟薛同學,嘴巴動動,都是一副不以為然地表情。 還有幾隻雄性也都不失時機地露出發春的目光,12萬伏的電壓向我軍襲來,以至於我不得不往江寧身邊挪一小點位子,唯恐成為共和國和平年代的邱少雲。 可唯……

二元二次 P 5
,可在這裡呢?頂多在系主任的心目中畫出更深刻的一道痕跡:周慧是個人才! 我不是老牛,我不拉破車。 後來我在江寧的白眼中戰戰兢兢、義憤填膺的將那篇文稿翻譯出來,當時薛冰已經意識到到自己錯失良機,不停地給我找錯:這裡這裡……

二元二次 P 6
森的口氣說:「我一定要知道江寧喜歡誰,我要跟她決鬥!」 Oh my god!你在哪裡?這傢伙瘋了,把她召喚回去吧! 可是god沒有聽到我純正的紐約音,我只能被薛冰繼續轟炸:「你要幫我,你跟他熟,幫我問問。」 那時……

二元二次


二元二次 P 7
什麼時候成功了!別跟我說這個,煩着呢!市長秘書要來了,懶得理你!」 薛冰怪怪的看我一眼,問:「哪個秘書?」 「誰知道啊?你以為我整天去指認那些領導的臉啊!知道是領導就好了。」 她嘟囔:「拍馬屁,橫眉冷對大美人,俯……

二元二次 P 8
雙腿跟我上樓,到我的小小的辦公室,聽我的彙報。 6 局會議室設在5樓,而我的辦公室在7樓,其實如果願意運動一下,這一段小小的樓梯簡直算不上什麼,跟紅軍當年的二萬五千里比起來,更是萬里長征第1步,可是江處長同志大概養尊……

二元二次 P 9
不是需要派個車子送您回去?」 「不用。」 他擺手,「我自己走,我喜歡走路。」 「那江處長家住在哪裡?順路的話我陪您走走。」 「飛白公寓。」 「哦,跟小周家在一個小區麼,這樣好了,我們周科長本來也是走路上下班……

二元二次 P 10
就堅定立場,把他拋到腦子後面的農場裡去休息休息,繼續埋頭工作,爭創勞動模範。 接下來的兩天,倒也風平浪靜,連親愛的老媽都接了個出國的任務跑到俄克拉菏馬瀟灑去了,我問老爸:「媽去拉河馬了,指不定有怎樣的帥哥說她sexy呢……

二元二次 P 11
我氣定神閒地上班,也享受一把被人熱切追求的激動滋味,可是第1天沒有電話,第2天沒有電話,等到第3天我就坐不住了,該不是閙着我玩吧?!他應該不會的,他不是那樣的人,可那麼多年沒見到了,誰知道他會不會變呢?…… 我內心掙扎……

二元二次 P 12
我就真嫁不出去了!」佯裝發怒,衝出門去,不過我這最後一句話太過震撼,據說爸媽被嚇得直到我回家都沒能說出一句整話,也難怪,他們這一代從小缺鈣,長大缺愛,心臟太脆弱,沒辦法的。 9 用我一年難得開三次車的本領飆車到z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