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1
你這婦道人家懂什麼?!我送 那丫頭進宮偷學禦廚的烹飪秘方,還不是為了輓救童家的酒樓生意,難不成讓姓 江的那些外地人搶走我們的客人?” 自從半年前,江家以精緻的美食、平實的價格和絶佳的服務為號召,在京城 各個精華地……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2
娘也會,偶爾爹心情不好也會打娘,還有——」 「好了。」 童老爺吃驚地止住她,原來那女人在府裡有那麼多的「仇人」啊! 「我會在府中放話,誰敢背着我欺負那女人,我就打斷誰的腿。這下你放心了吧!」 豆兒頓時眉開眼笑。 ……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3
置在『琅華宮』三個月 了,而皇上您遲遲不肯冊封與召寢,如今卻在外頭禦花園與宮女廝混、打野戰, 這豈不本末倒置?” 江義一直不懂皇上在搞什麼鬼?明明是個雄赳赳的正常男子,卻從不寵幸 「琅華宮」那些佳麗,讓皇宮內的人……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4
:「知道了啦!很少看到太監像你這樣粗暴的。」 她偷看了禦廚大叔一下,見他牛眼瞪得比誰都還要大,決定腳底抹油,趕緊 將龍鳳粥擱在東側的長桌上,讓專人送到皇帝老爺的桌前,自己則先溜為妙!況 且裡頭熱烘烘的,獃子才要待……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5
子那裡。」 由於上個月「小黃」突然生下狗寶寶,使她一時措手不及,加上最近的「風聲」很緊,她只好想辦法另外找地方安頓那四隻小狗子,兩隻理所當然是神秘兮 兮的小寧子負責,其餘的全義無反顧地送給小偉子。 「你對我這麼重……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6
的模樣。「我知道了。」 頃刻間,那名大內高手已關門離開,在寢居外圍的隱密處守護着。 「小弟,你總算來了。」 韋端己坐在氣派輝煌的前廳裡,桌上擺着皇甫靖最愛吃的精緻餐點。 「哇!」皇甫靖雙眼一亮,嘴饞兮兮地坐在……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7
獸般的嘆息。「只是在離宮之前, 得先把歷年來朝廷日積月累的弊病根除,踢掉貪官污吏,換上關心人民的好官, 讓百姓過豐衣足食的好日子,這樣我才可以問心無愧地將皇位交給二皇弟。” 二皇弟是他同母弟弟,人品出類拔萃,雄才偉……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8
叫你『黃兄』?」小豆子來回看了他 們幾次,疑惑地追問道:「難不成你的本姓姓黃?」哇!今天的氣氛真是懸疑恐 怖。 「對,我是姓黃。」 韋端己向韋心寧使個「大家一起來」的眼神。「我跟小寧子是同鄉,幾年前就相識了。」 ……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9
太后一從韋端己、韋心寧那濕淋淋的髮絲後認出他們的 身分來,立刻震駭地驚喊出聲。「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誰?誰是皇上?」小豆子馬上東張西望地尋找當今聖上的蹤影,壓根忘了 在皇太後面前要跪拜。 「奴才叩見皇上、公主……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10
還不快跪下認罪。」 他替小豆子捏了一大把冷汗。 小豆子知不知道他在跟誰說話啊?唉!平常看他腦子挺靈光的,怎麼此時笨 得連話都不會說? 「我哪有?」小豆子委屈地嘟嚷一聲,在江公公嚴厲目光的催促下,她心不 甘情不願地……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11
爺所吩咐的,不能讓其他人看到自己赤裸的身體,更 不能跟其他太監睡在同一張床上。 韋端己獃了一下,才明白他言中的侮辱之意,他惱怒地蹙起雙眉,剋制地道 「你放心,朕沒有斷袖之癖,不會無聊到去偷看你洗澡。」 他不曉得……

寶貝美公公于澄心 P 12
,使人不怕嚴寒與酷暑。 至于,安插那兩名煽風的太監在禦書房,主要是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懷疑。 「啟稟皇上,豆公公來了。」 尖細的語音發自禦書房門外的司儀太監口中。 「嗯!讓小豆子進來。」 忙碌的硃砂筆在奏章上批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