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旃羅含


旃羅含 P 1
差不多全是二十多歲的男孩子,都是Gay。事情的起因大約是要開導其中一個剛失戀的同伴。後來好像還喝了酒。 一夥人聊了大半個晚上。結果心情不好的那個非但沒有被勸解好轉,反而把其他勸慰的人全都帶進了低落的情緒裡去。後來也不知……

旃羅含 P 2
。講究效率的年代連死去的人也加快了離開的速度。 這時的宋曉君在隔開不遠的另一條大街上竭盡全力奔跑。 頭頂上有毒辣的太陽,宋曉君滿身揮灑的汗水不需要觸碰到地面就已經蒸發了。 他要快點遠離那個昏暗委瑣的房間,越遠越好。……

旃羅含 P 3
,口子朝着迎客的方向,沒有封住。宋曉君捧着早就預備好的紙錢錫帛,蹲在邊上張羅。 火柴燃着的時候發出輕微撕裂的聲響,漸漸地,火種就在堆積的冥錢四周爬動起來。 「奶奶,今天是清明節,回來拿錢啊。」 「買點吃的用的,別……

旃羅含 P 4
人思緒紛飛,悸動不已。 第1章(3) 蘇洋笑着喘着,脖子上的喉結上下竄動。 宋曉君翻身壓了上去,把他死死地困在了自己的腋下。 蘇洋仍在笑,掙扎着胳膊要起身。 宋曉君用左右手架着他,惟恐他逃脫,嘴裡漫無邊際地說……

旃羅含 P 5
問功課呢。」 隨即轉過頭對著宋曉君吐了吐舌頭,說道:「天天像防賊一樣看著我,遲早有一天非得被他逼死不可。哥哥,不跟你多說了,我先回家去了。」 宋曉君「哦」了一聲,出了一會兒神,然後掩上房門。 沒有人去關心老中醫死的……

旃羅含 P 6
都沒有睡,心像是浸在了水裡,起起浮浮找不着一個可以落腳的地方。眼睛一閉上就幻想起了弔在大鐵鉤上的屍體。輕得連一點份量都沒有,隨風不停地擺動。 「我們以後不可以再做這樣的事情了。」 姐姐睡在身邊,已經隱隱聽到細細的鼾……

旃羅含


旃羅含 P 7
如此類,零零總總。 第2章(2) 宋曉君是第1個到教室的,他抖落出書包裡的書本文具,一邊歸整,一邊不時地抬頭注意門口的動靜。第2個進來的是個女生,坐在最前排。她一進門就笑微微地打了個招呼,坐定之後開始整理書包,隨後……

旃羅含 P 8
宋曉君的臉熱得快炸開了,想說什麼,又不曉得怎麼說。片刻。他低頭回到座位,理好書包,站起身,撐到門口,頭也不回,急急地走了。 宋婷婷一整天沒課,獃在家裡看書。天氣預報說這一周的時間都不會開晴。 外面傳來敲門聲。宋婷婷看……

旃羅含 P 9
主動上前來打招呼。 他是Gay圈裡的「明星」,里奇外外周旋得開。 半個小時以後,他坐在一家酒吧的吧檯前,手裡握著一罐聽裝啤酒。 四周圍燈光搖晃,影音交錯,電子音樂的節奏彷彿牽着脈搏一起跳動,整個酒吧被一股莫名曖昧的……

旃羅含 P 10
這裡也能遇見。」 宋曉君點頭:「你讓我有事找你,可是結果我就再也沒有在人民廣場找到過你。」 那人漫不經心地說:「要找我還不容易。 紙和筆有沒有,我抄一個手機號碼給你。」 車子搖晃得厲害,宋曉君翻騰出隨身帶著的……

旃羅含 P 11
盛放任何魚蝦水藻——至清則無魚——而是從底端開始設一排氣孔,紛紛揚揚地往上排喧氣泡。只看見大小緊湊的氣泡一個接一個「滴哩咕嚕」爭先恐後往上竄騰,好不熱閙。 水聲是底子,不着色,不添味,是萬聲的本源。在這樣的聲譜上,任你……

旃羅含 P 12
叫王鑫,三金『鑫』,圈子裡的人都管他叫『金金』……」 金金在邊上一聽便急了,忙上來堵沈赫的嘴說:「誰要你這個『戶籍民警』在這裡幫我報家門。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說出來,我跟人家小帥哥是初次見面哎,你幫我留點神秘感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