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錯牽紅線巧姻緣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1
為遠近馳名、香火鼎盛的一座名觀了,因為住持「熊耳道人」他精擅算命和為人推算姻緣,而且說無不中,同時經他推算安排過的姻緣,個個都是隻羡鴛鴦不羡仙的良緣巧配,所以短短幾年下來,熊耳道人在揚州府已經是名動公卿了。 「清風師兄……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2
揚州知府到第3天才打聽出是京師神策軍統領、又是奉旨出差的龍驥將軍文翌軒大人途經此地,也不算能幹了。」 「幸虧他不太能幹,要不然咱們還能輕鬆住船上?早給人用八人大轎送進官用驛館了,」文翌軒搖一頭說,另外吩咐中年管家:「……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3
勁。「嘻嘻——姊姊,這位小管家生起氣來,更可愛了。」 「就是嘛!看他長得頂俊秀,想不到脾氣這麼大。」 「嘻嘻,要說生得俊俏,這位公子爺才真的是俊雅無倫哩!」「強將手下無弱兵,觀其仆知其主嘍,小管家已經是這般相貌,主人一定……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4
絶不能收文相公的錢。」 「不行,交情歸交情,交易歸交易,」翌軒拒絶了。「胡老要是不收錢,這幅字帖就請收回吧!」 兩名侍兒對看一眼,也不知道說什麼才好。 「這樣的絶世奇珍,只要是真跡,五百貫其實也不嫌貴,」侍書打着……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5
俊,有着濃密的眉、炯炯有神的雙眼,但最吸引人的卻是方正而堅毅的下巴,將他的領袖氣質與卓爾不群的優越感充分表露出來,她心底已經明白了,這名男人是絶對不會向任何人屈服的。看樣子,她如果想得到那幅字帖,非得另想辦法不可了。紅衣……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6
說我想施美人計。」 「不錯,你的確生得很美,素艷幽姿、丰采綽約,是文某生平僅見的麗人,」翌軒說的是實話。「只不過『卿本佳人』,奈何——」翌軒住口不語,看著眼前的奇特少女。 「奈何作賊,是吧?」少女毫不以為忤,突然嬌……

錯牽紅線巧姻緣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7
,這幅畫是從哪兒來的?」 「春纖,你真覺得畫裡的人像我嗎?」 「是呀,瞧這畫中人的眉眼,還有那輕顰淺笑的模樣兒,無一不神似小姐,」春纖仔細看了看畫,又看看潔霓。「最難得的是將小姐的神韻、氣質都畫出來了,是哪位畫師的手……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8
受了什麼委曲?波斯胡知道你的身份,怎麼敢讓小姐吃虧呢?」 「少在我跟前提起波斯胡這混賬老兒,見利忘義!」潔霓恨恨地罵了一聲,這才將在古月雅集與文翌軒爭奪遊目帖失敗的事,源源本本的告訴了春纖,特別是她拿手的那招偷龍轉鳳,……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9
老漁翁、一株樹和一輪明月,現在就差明月的部分,眼看就要完成了,突然被春纖一迭聲的大喊,潔霓心思一亂,反而失手打散了好不容易拼成的漁翁,一場辛苦全泡湯了。 「哎呀!全毀了,」潔霓微嗔着站了起來,轉身對著正掀起湘簾進門的春……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10
的『千日醉』,絶對讓你喝得下不了桌。」 兩人鬥着嘴,同時都回想起那段同窗時日,花間煮酒論英雄、少年白騎偕春遊的無憂歲月,彼此互看了幾眼,默契於心,一起放聲大笑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笑聲漸歇,景琛拍拍手,立刻進來了兩……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11
流行起來了,我聽著好玩,又怕外頭賣的不乾淨,吩咐下人也弄了一點,也不過是嘗個趣味罷了,一直也沒喝,剛好你來了,就想到拿它來待客!」 「那我倒非細細品嚐一下不可,看看花了這大工夫的茶有什麼不凡之處。」 翌軒拿起茶盅,掀開……

錯牽紅線巧姻緣 P 12
是冷得很,你也該保養保養自己的身子,這麼淨吹風,回頭又該閙頭疼了。」 「嗯。」 潔霓口中漫應了一聲,身子卻是動也不動,清澈的目光依然遠眺着河面上來來往往的船隻、畫舫,整個人都心不在焉。 「小姐,今天這麼好興緻,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