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1
,這種柔和的粉色皮膚在魏家坪這一帶孩子身上是極少有的。所以,在我年少的意識中,涼生是與我不同的,與整個魏家坪的孩子都不同。我喜歡在他睡午覺時,用初生的小草尖探入他的耳朵裡,看他被癢醒,我就貓着小身體,躲在他床邊,學我們家……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2
幫小P孩會對涼生群起而攻之,沒想到他們更小人,只在一邊靜靜的看北小武落敗,我想若是北小武占上風的話,涼生早被這些人毆打致殘了。這是第1次我領教魏家坪孩子的小人作為。我去拉涼生,我說哥,咱走吧。別咬了。 那感覺就像鄰居喚……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3
袋湊在一起,像兩朵頑強生長着的冬菇。 小咪蜷縮在我身邊,我蜷縮在涼生身邊。 我几乎忘了剛剛挨過鞭子,沖涼生沒心沒肺的笑,涼生拍拍我的腦袋說,姜生,聽話,快睡吧。 我睡時偷偷看了涼生一眼,月光如水,涼生的眉眼也如水。……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4
,帶到屋頂上,端給我,一邊微笑,一邊看我狼吞虎嚥。我問過他,哥,你不餓嗎? 涼生說,哥吃過了,你吃就是。 月光底下,我聽蟲鳴的時候,忘了聽,涼生的肚子也在咕嚕咕嚕的叫,那時的我,只是以為,是另一種蟲鳴的聲音。 哦,……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5
我常常想,如果沒有涼生的母親,或者,我會有一個很幸福的家,而我的母親,也不會為了生計,因為賣血掏空了身體!如同隨時會凋謝的花。而涼生,他竟可以如此安穩的生活在我的家,享受母親委曲求全的愛和奉獻? 但是我卻遺忘了涼生的感……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6
身上開出了傷感的花,他的背不停的抖動着。我輕手輕腳的轉到他眼前,攤開手,涼生抬頭,一滴淚水滴落在我掌心,生疼。我低着頭,看著掌心的淚,小聲的喊他哥,像個做錯事了的孩子。 涼生一驚,他說,姜生,不是明早我去接你嗎?你怎麼……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7
學校,我抓起涼生的書包就匆匆離開了。我跟北小武說,完了,我哥失蹤了。 北小武的眼珠子轉動了很久,拉著我朝小凸地的酸棗叢奔去。 陽光照在大地上,酸棗叢處的綠地上,一個眉眼清秀的少年蜷縮着睡着,露水浸濕他單薄的衣裳,黏潤……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8
跟老師分辨。 我小心的摩挲着他的手,問,還疼嗎? 他搖頭,說不疼。 我問他,你一個人在廢礦井裡,不怕嗎? 他點頭,說怕。 我把腦袋靠在他肩膀上,星光下,我們兩個人並排坐在屋頂上,黑色的腦袋像兩隻頑強生長着的冬菇……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9
! 然後北小武又轉身對涼生說,明天我爸開車送我去學校,捎着你倆吧。 涼生點頭。 北小武走後,我跟涼生說,我說北小武就是這副德性,什麼都想要跟你一樣,可他行嗎? 涼生說,怎麼不行啊?他爸爸不是多年前就發大財了嗎? ……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10
笑咪咪的點了一下我的鼻子,說,姜生,你真饞。 我衝他鬼笑。涼生是那樣的瞭解我的饞,說到饞,我不免想起了我家的小咪,我想可能因為跟這只貓混久了,人也變成了饞貓兒吧。 抬頭時,北小武端着一個盤子走來了,放到桌上,說,來,……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11
涼生斜坐在草地上,我在一邊捉蟲子,回憶着魏家坪時的年少時光。 北小武說,涼生,你不覺得姜生有些營養不良嗎?你看她像不像小排骨啊?我怎麼覺得摀住腦袋,摸起來絶對跟咱倆沒什麼兩樣! 涼生一把把北小武從雙杠上扯下來,揮起拳……

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 P 12
你也別過意不去了,北小武沒受多大傷害,你放心好了。 金陵說,這樣子就好。然後就親熱地拉著我的手,往教室走。 小九,就這麼鋒芒畢露(1) 我和金陵慢慢的熟悉起來,北小武說,你少跟她接觸,她肯定是為了接觸你涼生,才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