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別做大野狼


別做大野狼 P 1
羊媽媽在得到孩子們的保證後,這才安心的拎起包包,踏着輕快的步伐離開家門…… # # # 「好了……」 直到見不到母親的身影,為首的羊老大零紅,一骨碌的從沙發上跳起,吆喝着兄弟們一道出門。 「橙、黃、綠、藍、靛、……

別做大野狼 P 2
秀雅的眉心一皺,脾氣向來火爆的她抬起白嫩小巧的足踝,對準零藍的小腿用力一踢—— 但是這會兒尖聲喊痛的,依舊是體格瘦小的狼女——若婷。 嗚嗚嗚……不管啦!她要哭了啦!怎麼每次攻擊人之後,痛的人總是她呢? 若婷垂頭喪氣……

別做大野狼 P 3
自從和零藍約定之後,若婷几乎每個晚上都會來拜訪零藍一次,而零藍也信守諾言,只要若婷出現,他便會馬上從廚房裡端出他特意為她所留的食物供她飽餐一頓。 這天晚上,時間已近晚上十點,待在房裡看書的零藍等呀等、盼呀盼的,就是不見……

別做大野狼 P 4
着零藍訝異的目光低頭一望 還好嘛!她只不過是沒穿衣服罷了,他有必要驚愕成這個樣子嗎? 在她家,哥哥姊姊們也常沒穿衣服的在屋子裡走來走去的。 若婷一臉不解的聳聳肩。 生性大膽外加上家庭教育本身就開放的關係,她完全不……

別做大野狼 P 5
不知道該怎麼獨自覓食的小狼搬到外頭住……真不知她媽媽心裡是怎麼想的喲!」 零藍接過地址,恭敬的朝象警察說了聲謝謝後,便照着字條上所寫的地點,尋到了若婷所住的公寓。 她住的房子還算不錯,腳步停在灰白色的公寓門前,零藍仰……

別做大野狼 P 6
裡頭的這個「人」……是他……還是她? 瞧她臉上的紅暈,若婷的母親心想,女兒嘴巴裡這個「人」,八成應該是個男的。 喲!喲!喲!看她這女兒平常獵取食物的能力不怎麼樣,沒想到獵取男人的功力,卻是青出於藍呢! 她這個當媽的……

別做大野狼


別做大野狼 P 7
曖昧的喃念出零藍的名字。 「喜歡我這麼吻你嗎?」零藍驀地變得低沉的聲音在若婷尖尖的小耳朵邊緩緩響起。 雙頰緋紅的若婷一副像是聽不懂似的,輕輕點頭後又緊接着搖頭。 零藍停下揉捏着她臀部的手,疑惑的皺起濃密的雙眉。 ……

別做大野狼 P 8
眼睫輕擱在他有如月芽般光潔的面頰上,筆挺的鼻樑下銜着一張有些冷淡的薄唇,若婷安靜的睇着這片唇,腦海中不禁回想起幾天前,兩人的唇瓣曾經多緊密的貼合在一起。好想再試一次看看喔…… 傾着頭,若婷緩緩將唇瓣貼住那張薄唇啄了又啄……

別做大野狼 P 9
。 「嗯……」 若婷的身體軟軟的偎靠向他的肩膀,晶亮的大眼氤氳着某種不知名的水光,雅緻的秀眉因為過多的慾望而微微蹙緊,嫣紅的小嘴一張一合。 零藍側頭望着她惑人的姿態,而當她伸出舌尖輕舔了舔乾澀的唇瓣時,他的體溫倏……

別做大野狼 P 10
敏感的凸起羞怯的頂在掌中央,零藍一邊吻着若婷,一邊欣喜的聽聞着從她嘴裡傾泄出來的嬌吟聲。「唔……」 被零藍這樣吻着的確是很舒服沒錯,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卻還想要更多……感覺更多更刺激的東西。 在慾望的驅使下,若婷……

別做大野狼 P 11
哥說呀!就在他經過那裡的時候,被幾個落單的狼族少女瞧見了,那幾個少女可能是看他帥吧!曾經向他招手,要他進去參加她們的『聚會』呢!」 嗯……至于後面這個八卦的真實性,零藍就抱持着相當保留的態度了。 不是他在懷疑牛三哥什……

別做大野狼 P 12
藍的大掌漸漸從她的背脊往翹臀方向移動,而他的唇,也在熱情吻過若婷的唇後,開始朝她纖細的頸脖、鎖骨,再移至她那裸露在方形領口的嫩肌。 白嫩的肌膚嘗起來的感覺好極了!零藍情難自禁的吮着像是飽含水分的嫩膚,輕輕一吮,然後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