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湄瀾池


湄瀾池 P 1
音有點啞,眼睛也是腫的,這幾天夜裡我都聽見她哭。 我站起來,拉住她的手:「阿琅,有件事今天得告訴你。」 話說了一半,阿琅已經哆嗦起來,我立刻接下去:「我這趟去得太遠,所以我已經跟夫人說了,誰也不帶。」 阿琅獃了……

湄瀾池 P 2
常一去數月。每次回來,他都會帶給我一些奇巧的小玩藝兒,講一些稀奇的見聞給我聽,但這樣快活的日子總是短暫,他在家裡住不了多久便又會離開。 偶然他也會受傷,在府裡休養一段較長的時間。他自己開出藥方,他惟一的僮仆阿楠替他買……

湄瀾池 P 3
的氣力。 「你受傷了?」我全身抖得快要口齒不清。 他沒有回答。 我解開他的衣服,看見他胸前纏着厚厚的布條,黑沉沉的血跡透出來,如同腐爛的斑點。我用刀挑開他的繃帶,傷口在胸肺之間,是觸目驚心的劍傷,一共三處,兩……

湄瀾池 P 4
貼著我的頸項,他心裡深不可測的寂寞和悲傷流水一般緩緩漫入我的心底,化成我的淚水滂沱而下。 那是惟一一次他讓我看見他的脆弱徬徨,那讓我想要盡一切所能照顧和保護他,要他快樂,就像是從來他對我一樣。 父親的死在江湖上引……

湄瀾池 P 5
所未聞。 「而且,」她轉臉望着他,「媽媽對叔叔也是一樣,所以叔叔也要過得快活。」 男子低着頭,我看不見他的神情,卻看見他微顫的手。 我於是知道他或許可以騙她,但他永遠騙不了自己。 後來男子取出了洞簫,開……

湄瀾池 P 6
來極愛就是極痛苦。 但我還是愛我的父親。 他是我的父親。 我沒有辦法不去愛他。 我盡我一切所能,只希望自己配做他的兒子。 我希望有朝一日他會望我一眼,以專注以感念,什麼也不必說,我就知道我是他心目中的……

湄瀾池


湄瀾池 P 7
,阿湄追來相送。 她不知道也許從此以後她再也看不見她的二哥。 武當絶頂。 數十名武林頂尖高手觀戰。 山下尚有數千等待消息的武當弟子及江湖人士。 我已與松岩道長激戰五百招。 從日出戰至日落,落了雨,……

湄瀾池 P 8
,在這樣的世上,這樣一個家裡。 我是他的二哥,我答應過要照顧她,在多年以前我第1次看見她的時候。 我還沒來得及給她吹那支曲子,我們還不能輕言別離。 我要活着,為了阿湄。 在這樣的蒼茫人世,至少還有我們兩人……

湄瀾池 P 9
得回去了。」 她垂下眼。 我心裡輕輕一沉,問她:「……你們住在哪裡?」 「鶯飛別院。」 「回去時小心些,榮嬤嬤很警覺的。」 我多此一舉地提醒,也許只為了多聽聽她的聲音。 「我知道,前天晚上我正要翻牆,她……

湄瀾池 P 10
她的安靜讓我驚覺,低頭,才發現她正望着我,眼中的光彩比何時都亮,是她的淚光。 「對不起,」她離開我站起身,「我不該這樣任性。」 「怎麼會,我原也想要邀你去峰頂看月亮。」 我爬起來,背和手臂都已經擦傷,流着……

湄瀾池 P 11
機會啦。」 那是什麼時候呢?我送她回家的時候? 月光下她的臉紅起來。 「你後悔麼?」後來我問她,「後悔代人嫁過來?」 「怎麼會?」她輕笑,「不過當時,我很害怕。」 「怕什麼?」 她靜了一會……

湄瀾池 P 12
一陣,直到二嬸嬸吩咐人掌燈。廳上的燈一盞盞地亮起來,我看見地上忽忽悠悠的影子,聽見自己怦怦的心跳,不知怎麼回事,我覺得一陣陣的心慌,像是有什麼事就要發生一樣,我終於不管不顧地跑了出去。」 「我知道二哥一定又回花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