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窗外》


《窗外》 P 1
她制服上綉的學號,卻表明她已經是個高三的學生了。她不急不徐的走 着,顯然並不在趕時間。她那兩條露在短袖白襯衫下的胳膊蒼白瘦小,看起來是可憐生生 的。 但她那對眼睛卻朦朧得可愛,若有所思的,柔和的從路邊每一樣東西上悄悄的……

《窗外》 P 2
何時到齊,對排課不滿的教員們要求調課……那胖胖的教務主任徐老師像 走馬燈似的跑來跑去,額上的汗始終沒有幹過。 訓導處比較好得多,訓導主任黃老師是去年 新來的,是個女老師,有着白的臉和鋭利精明的眼睛。她正和李教官商量着開……

《窗外》 P 3
容拖了下來:「如果是周雅安要你陪,你就會去了!」 「好吧,你別拉,算我怕了你!」江雁容整了整衣服,問周雅安:「要不要一起去?」 「不,你們去吧!」周雅安說。 程心雯拉著江雁容向樓梯口走,福利社在樓下,兩人下了三層樓……

《窗外》 P 4
江雁容,你們班的運氣真不錯!」 江雁容回頭看,是仁班的魏若蘭,就詫異的說:「什麼運氣不錯?」「你難道不知道這次的康南風波呀?」魏若蘭說,聳了聳鼻子: 「曹老頭教我們班真氣人,他只會背他過去的光榮史,現在我們班正在閙呢,……

《窗外》 P 5
以漠視全世界,卻從不漠視學 生,不單指學生的功課,也包括學生的苦與樂。 上課號響了,康南掉轉身子,望着學生都走進了教室,然後把煙蒂從窗口拋出去,大踏 步的跨進了教室。這又是一班新學生,他被派定了教高三,每年都要換一次學……

《窗外》 P 6
,那####怎麼成?簡直是開玩笑!我連自 己都管不好,等我學會了管自己,再來當風紀股長!好吧?」 這幾句話使同學們都笑了起來,連悶悶不樂的江雁容也抿着嘴角笑了。康南微笑的說:「你別忙,還沒有表決呢,你也未見得會當選!」……

《窗外》


《窗外》 P 7
衝動,離家這麼多年,煙和酒成了他不能離身的兩樣東西,也是 他唯一的兩個知己。「你瞭解我!」他喃喃的對那煙蒂說,發現自己的自語,他又失笑的站 起身來,在那小斗室中踱着步子。近來,他總是逃避回憶,逃避去想若素和孩子。 可是……

《窗外》 P 8
懷疑了!」「我本來就對生 命懷疑嘛!」江雁容把背靠在身後的樹幹上。沉默了一會兒,低聲的說:「想想看,每個生 命的產生是多麼偶然!如果我媽媽不和爸爸結婚,不會有我,如果媽媽和爸爸晚一年或早一 年結婚,都沒有我,如果… 」 ……

《窗外》 P 9
,煩惱就都沒有了,走!」周雅安站起身來,她們一面向教務處走,江雁容一面說:「暑假我看了一本小說,是蘇德曼的憂愁夫人。它說憂愁夫人有一對灰色的翅膀,故事 中的主角常常會在歡樂中,感到憂愁夫人用那對灰色的翅膀輕輕觸到他的額角……

《窗外》 P 10
,就氣呼呼的跑到蔡秀華面前去發誓,也是說的那麼幾句話。人家蔡秀華什麼事都古古 板板的死認真,又不像我們那樣瞭解葉小蓁,就信以為真了。到下午,葉小蓁自己忘記了, 又追着問人家物理題目,蔡秀華不理她,她還嘟着嘴納悶的說:」誰……

《窗外》 P 11
一的一個 男孩子。江雁容常喊他作江家之寶,事實上,他也真是父親眼中的寶貝,不單為了他是男孩 子,也為了他生性會取巧討好。 不過母親並不最喜歡他。據說,他小時是祖父的命根,祖父 把他的照片懸掛在牆壁上,一遇到心中有不愉快……

《窗外》 P 12
她喜歡的人,她會用盡心機來討好,不喜歡的人,她就會破口大罵。她是個全才, 功課上,不論文科理科、正科副科、音樂美術、體育家事,她是門門都精,門門都強,無怪 乎江太太愛她愛得入骨了。江雁若還沒走到玄關,江仰止就迎到門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