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契丹王妃


契丹王妃 P 1
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突然來到這裡,她記得自己剛纔還在院子裡和哥哥姐姐們一起玩耍。他們蒙上她的眼睛,拉著她的手轉了無數個圈,直到她頭暈得站不穩,然後帶著她踉蹌走了很長一段路。 當她掀開眼睛上的綠色絲巾時,眼前就只剩下一片黑……

契丹王妃 P 2
。 「見過柔妃娘娘。」 楊四郎恭敬地上前行禮,順便擋在女孩面前,阻止她再說話。 柔妃語氣稍顯平和:「德錦,聽娘的話,別去。」 德錦公主揚起通紅的小臉,對著她:「我一定要去!」曾幾何時,她把用權力保護母親的念頭深深……

契丹王妃 P 3
車的馬受了驚嚇,揚起前蹄長嘶,車裡的德錦一個不下心,手裡的整盒胭脂全撲到了臉上。 「公主,有土匪!」木良將軍焦急的聲音透過窗帘傳來。 德錦顧不上許多,拿起軟鞭,衝出馬車:「好好保護林小姐!」吩咐完車伕,便要衝去殺敵。……

契丹王妃 P 4
柔,「是你?」他眯起狹長幽深的眼睛。 「我是!」 「她不是!」 德錦和林海柔的聲音同時響起。他微微一怔,眼中閃過複雜的暗芒:「別考驗本王的耐心。」 「放肆!你區區一個婢女,竟敢冒充本公主!你不想活了!」林海柔的……

契丹王妃 P 5
深了。 她的手在腿上摸索了一會兒,手中多了一把閃着銀光的匕首,她警覺地四望一眼,抽出匕首。 銀亮的刀身,夜色中一股逼人的寒意。 火光突然向上跳躍,映亮了她蒼白的臉,她身上殘留着已經發黑的血漬,凝固成血痂的傷口陣陣劇……

契丹王妃 P 6
出去!」他的聲音冰冷,甚至有一種嗜血的味道,她嚇得全身都繃緊了。 她抬起頭,不敢相信剛纔的溫存竟然蕩然無存,可是她不敢問原因,坐起身,咬着牙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一張臉漲得通紅。 走下床,她連鞋也沒穿,含着淚水跑出去。 ……

契丹王妃


契丹王妃 P 7
逃走! 好傻,林海柔,你好傻! 德錦在心裡默默罵了她好幾遍! 難道她也和自己一樣天真,認為這些契丹人真的會放過她嗎?太可笑了! 又一陣風吹過,水波輕輕盪開,她的臉模糊了,突然之間有些慌亂,德錦不自覺地把手放進水中……

契丹王妃 P 8
天啊,你未免對她太殘忍了吧! 「公主,大王有令,不得您隨意走動,請回營帳!」守在帳門口的士兵對她呼喝。 「你自己走!」林海柔低聲交代她,然後被帶回帳篷裡。 不走,她怎麼會走?她怎麼會丟下她自己走?除非她不要她了! ……

契丹王妃 P 9
你,讓你生不如死!」 「哼!」德錦嗤之以鼻,嘴角帶著冷淡淡的笑容,別過頭。 「你不是想保護你的公主嗎?若我殺了她,你會怎樣呢?」他放開她,轉身看著林海柔,眼神冷漠,不帶一絲感情。 林海柔突然一怔,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

契丹王妃 P 10
他向所有從賀蘭山經過的商旅打聽過了,前不久,那裡有一隊官兵被土匪劫了,無一生還,可卻沒有女子的屍體。這就證明她還活着,也許是逃走了,也許是……被土匪搶走了……不管怎樣,他一定會救她!就算她真的被土匪搶走,他也會拼了命救回……

契丹王妃 P 11
他們身後的一個洞穴裡。 有一個洞? 沙丘遮掩下,居然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洞,洞口約有兩個人寬,一個人高。他第1個走進去,抓着拴着她的鐵鏈,強拉著她一起進去。 天哪,她不要進去啦,裡面那麼黑,萬一……而他卻不容她反抗,拉……

契丹王妃 P 12
也沒有,慢慢地站起來,身體搖搖晃晃,扶着洞壁勉強走到洞口,他的部下應該快到了吧…… 發出一聲難過的呻吟,沉重的眼皮終於睜開,耶律寒支撐着身體坐起來,頭疼得厲害。洞口的光被遮住,看不清他蒼白的臉,而他鋭利的目光卻立刻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