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只有眼睛最真


只有眼睛最真 P 1
「是是是。」 「午飯時間不要早去遲回。」 「是是是。」 「同事間要忍耐,你最小,需敬老。」 「是是是。」 立錚準備了幾套鐵灰深藍的長褲套裝,配白襯衫平跟鞋,直髮用夾子鎖在耳後,只抹一點赭色口紅。 第……

只有眼睛最真 P 2
,把過失推到死者身上。 立錚要儘量壓抑才能使自己坐著不動。 「李小莉的母親是單親,從小沒有好好管教她,她是問題少女,同學不止一次看見她把毒品賣給彼得,我有好幾個證人。」 榮先生完全明白了,他再三表示感激。 「你……

只有眼睛最真 P 3
「老凌說,立錚與老闆閙意見。」 「這孩子,鋒芒太露。」 「她辭了職。」 「無所謂啦,東家不打打西家。」 「消息傳出去,知道她脾氣不好,找新工就不方便。」 黃太太連忙說:「這都是象我,我也是急性子,是我……

只有眼睛最真 P 4
就碰見這樣的事,難免氣餒。」 立錚用手托着頭長嘆一聲。 「這樣吧,幫舅舅做一件事。」 「請說。」 「我在自由街有一間辦公室,你去幫我結束它,傢具賣得就賣,不然送人亦可,雜物丟掉,把地方還給房東。」 立錚……

只有眼睛最真 P 5
姚媛芳揚聲問:「陳寶翠,你在嗎?」 她移開一道門。 裏邊有人抬起頭來。 少群看到一雙瞳孔放大的眼睛,那少婦的靈魂已經不在體內,她臉上似笑非笑,有一種非常享受去到極樂的樣子。 姚媛芳走近她,拉起她的手腕,只見手……

只有眼睛最真 P 6
到時兇手已去如黃鶴。 老何的口頭禪是,「我跑不動啦,唉,還有一年退休。」 少群覺得這樣數日子是不吉之兆。 那天晚上,大雨滂沱,她休假在家,伏案寫報告, 忽然之間,檯燈燈泡炸滅,噗地一聲,燈熄了。 少群從抽屜中……

只有眼睛最真


只有眼睛最真 P 7
人。 她是來應徵的嗎? 只見她走近,看一看招牌,「咦,自信偵探社,現在改作eye.com,有私人網頁嗎?」 「有,我正在製作中內容包括標準收費、工作範圍,以及案件舉例等等。」 「有標誌否?」 「你說該選什麼樣……

只有眼睛最真 P 8
兇手開門,從容離去。」 立錚取出自備薄膠手套戴上,檢查地毯。 血跡己幹,可是觸目心驚。 「誰發現他?」 「鐘點女傭在翌晨十時開門進來,發現他己無氣息。」 「我好象沒在報上讀到這則新聞。」 「在角落一小段……

只有眼睛最真 P 9
:「詠波?」 少群安慰她,「她在急救,你放心,且坐下。」 立錚斟來一杯熱水,遞給許太太。 「詠波,詠波。」 許太太掩臉痛哭,嘴裡喃喃呼喚。 立錚與少群面面相覷。 半晌,她似略為鎮定,抬頭問:「讓我見一見詠波。……

只有眼睛最真 P 10
們談了幾句。 警察開口了:「許太太,在你家中,我們找到現場發現的同類型薄膠手套與一隻冰鑽,許太太,我們想套取你的指模,並且,請你告訴我們,上月十八號晚上八點左右,你在什麼地方」 許太太霍一聲站起來。 「許太太,請你……

只有眼睛最真 P 11
據說己潛逃往美國。」 「叫美國去追他歸案呀。」 「人海茫茫,成千萬黑市居民,彼方亦覺頭痛。」 「兇手可能是這個人,也許到今日為止,孫紫還收着他的臓物,不肯交出來,因而招致殺身之禍。」 「我們也這樣想。」 ……

只有眼睛最真 P 12
靜,她已經用不着這具軀殼。 立錚仔細檢查她的手與腳。 法醫笑,「幾位女士真好膽色。」 少群也笑,「他朝吾體也相同。」 朱夢慈啐道:「去你的。」 立錚說:「我想看看她的遺物。」 證物處人員取出一隻紙箱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