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惡魔情人


惡魔情人 P 1
載。 ,才以一個有力的衝刺,進入既深黝又神秘的洞穴深處。 翡翠努力留在海豚的背上,跟着它一起衝入這個洞穴裡的深潭。他們快樂地戲水玩耍,一如他們認識彼此以來天天所做的。 歐席恩恍若催眠般地站在洞穴的入口。他所看見……

惡魔情人 P 2
麼會生出這麼一位清秀空靈的小女兒的?她對他非常坦白,但席恩仍然懷着戒心。他必須記得她是孟威廉的女兒,一名英國的貴族,自然而然地是愛爾蘭的敵人。雖然歐家和孟家一起合作了超過二十年,但那完全是為了走私可以獲得的龐大利潤。 ……

惡魔情人 P 3
大部分的男性都在歐家的商船上跑船。 「丹尼,丹尼,你們兩個下來。我們查一下貨物。」 歐席恩是個天生的領導人物,而他自十二歲起就被訓練掌管船務。他的父親歐雷蒙說過席恩的個性比約瑟適合管理人。 他的冷靜思慮是約瑟所不及……

惡魔情人 P 4
起來。「這真是不名譽,我們在結婚二十一年後仍然愛着彼此。」 「十足的醜聞,」她附和,鑽到了被單下,移到他那一邊。她俯身以面頰摩擎着他的手臂,雷蒙擁住了她。「我們必須談生日慶祝會的事。」 雷蒙裝模作樣地大聲呻吟……

惡魔情人 P 5
期間,他的財富依舊滾滾而來。 孟威廉打開了慶祝會的邀請函,滿意地抿起唇。和歐雷蒙的合夥事業已經使他比他有頭銜的哥哥更加富有。自然地,他會去「葛維史東」參加這個慶祝會。至於他的妻子琥珀……想象她在回到愛爾蘭時能怎樣地取……

惡魔情人 P 6
們的情景。他執着她的手起身,想象着要她卑躬屈膝地滿足他的一切。 威廉瞇起眼睛,再次看向他如雕像般站立不動的一對兒女。翡翠穿著一件潔白素淨的洋裝,就像個乖巧的小女孩。「你是個乖女孩嗎?」他嚴厲地問。 「是的,父親。……

惡魔情人


惡魔情人 P 7
得在他生日前就埋葬他了。」 「你們全部被邀請參加慶祝會。」 席恩愉悅地道。伯爵終於拉著他進了圖書室,堅定地關上門。 「女性一直就是曼莫斯的詛咒;全都是姊妹及女兒。」 席恩降低音量。「慶祝會在星期日,貨也在……

惡魔情人 P 8
的愛爾蘭了。從小母親就告訴她那個美麗的翡翠島上的故事,令她心嚮往之,而且現在她的愛爾蘭王子就在那裡!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必須戴着頭上這頂天殺的白色假髮。她的母親為她挑選了一件美麗的綠色天鵝絨禮服。在她的精心打扮下,翡……

惡魔情人 P 9
世的費家人都在生女兒,但兒子偏偏非常少。」 「就我所知,你們那一代共有二十三名費家人。你的父親明顯地生下了兒子。」 「不多,而且只有我活下來。我最小的弟弟剛出生不久就去世了,另外三個弟弟也只活到生下女兒就與世……

惡魔情人 P 10
捉到約瑟的目光,兩兄弟藉故告退,往馬廄走去。 「你瘋了嗎,約瑟?你的慾望明明白白地寫在臉上,每個人都可以看到。孟威廉邀你到倫敦並不是要你和他妻子上床。老天,不要再垂涎禁果了,約瑟。今天下午找個人睡一下吧。 我們的周……

惡魔情人 P 11
心保護你的心。」 約瑟警告道,帶著她往碼頭而去。 孟威廉看見他的女兒和歐約瑟輓着手臂而行,抵了抵雷蒙的手肘。「他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不是嗎?一名英國妻子對約瑟會是一大助力,特別是她是海軍大臣的侄女。」 你這頭……

惡魔情人 P 12
翡翠時,她已經離開了。 葛維史東的慶祝會如火如荼地展開,而其中最高興的是孟洛霖了。這實在難以相信,但費家的女孩似乎覺得他難以抗拒。他模糊地記得他的穿著、談吐及國籍使得他不同於其它在場的年輕人,兩女孩們像被蜂蜜吸引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