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浪蕩小王爺


浪蕩小王爺 P 25
有些感動,接著道:「師父,您怎能陷害自己的徒兒?」她氣憤的指責。 陳運步入房內,與文罕絶頷首過後才說:「語兒,你就當這是為師的交付你的另一項工作不就得了。」 「說的好聽,如果只是項工作那徒兒犧牲可就大了。」 她嘟嘴抗……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浪蕩小王爺 P 26
於任務本身,而是在誘餌是他的新婚娘子,她是他的最大致命傷。當初千考量萬安排,就是沒有料到自己會對她產生這麼大的顧忌,自己是愛上她了嗎?唉! 「我答應你。」 她馬上說。她已決定不管如何都要直搗虎穴完成任務,讓他們刮目相……

浪蕩小王爺 P 27
窗外突然進來兩個身影。 「是你!」她認出了其中一人,他曾與一大群自稱是文罕絶的朋友混進府裡,她還記得他就是那個最質疑她身分的人。「你們想做什麼?」她明知故問。 「我們是來請你過去作客的。」 她識得的那一人,陳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浪蕩小王爺 P 28
?」陳二焦急的問。費了好大的功夫才弄回她,若問不出個所以然,那救回老大不就沒有希望了? 「哼!不用擔心,她遲早會說的。」 陳四一臉陰森。 「沒錯,二哥,沒有人落人四哥手中,能活著而不透露半個字的。」 陳十二朝陳二……

浪蕩小王爺 P 29
來。 「么妹,你怎麼來了?」他頗為訝異。么妹此刻該是在閉關修練才是,她是何時出關的? 鬼虎黨原本是由他們兄弟妹妹十四人共同創立,當年在打天下時犧牲了不少,十四人裡頭僅剩六人,這位么妹排名第10四,從小便被他們小心……

浪蕩小王爺 P 30
急得几乎要抓狂了。語兒啊,你撐著點,我就來救你了。 他俊俏的臉龐此時是凝霜發青。 因為焦慮讓他膽怯,心急令他發顫,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他深愛的女人在受苦,甚至生死不明。他痛苦難耐的禁錮在恐懼之中。 ×××××× ……

浪蕩小王爺


浪蕩小王爺 P 31
是師父所說為什麼不能打草驚蛇的原因。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叛臣便會逃之夭夭,所以文罕絶和師父才會對她三緘其口,就怕鬼虎黨得知了去通風報信,壞了大事,但除此之外文罕絶引她進人虎穴一定是另有目的,他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你們已部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浪蕩小王爺 P 32
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神秘小王爺?」陳四大驚。想不到他竟是那位傳言手擁重兵,卻從不輕易現身,人稱「地下宰相」的恐怖小王爺。 「正是。」 陳運點頭。 眾人大為震驚,各個灰頭土臉,這回真要如文罕絶所說他們死定了。「文罕絶……

浪蕩小王爺 P 33
雖重但全是皮外傷,照這般說來,她早該醒了,為何遲遲不見她睜開眼眸?他不免擔心她傷勢是否比大夫所預估的還要嚴重? 「小王爺,你別心急,語兒不會有事的,她素來貪睡,也許她正藉此想偷懶睡個懶覺。」 陳運見他焦焚,想舒解他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浪蕩小王爺 P 34
上,讓她坐正,沒有解開她的穴道。 「忘了?我瞧你是美人在抱,樂不思蜀到連你自己是誰、叫什麼名宇都忘了?」她吃醋的扯動唇齒。 其實這種情形他滿樂於見到,這表示她也是在乎他的,他原本還在擔心不知要如何說服她留下,但見她……

浪蕩小王爺 P 35
虎作倀。」 陳運勸說。 「我……」 她動搖了。 「你最好快說,我可不忍心對你動刑。」 文罕絶耐著性子說。他們已花了太多時間在追查名冊這上頭,他沒有多餘的時間再耗了,此事非得速戰速決不可。 她心都涼了,他竟打算……

浪蕩小王爺 P 36
軟的連連告饒了。」 他希望她能儘快習慣她的新地位。 「身分不同?」她突然氣憤的轉向他。「文罕絶,你還小王爺咧,我瞧我乾脆讓你變成小閻王算了。」 她朝他大吼。他實在太過分了,起碼也該先告知她一番才是,竟將她耍得團團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