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情願的新郎


不情願的新郎 P 1
人印象深刻的臉,深如子夜的黑髮和深邃的黑眸,鼻樑挺直,五官透露着一股難以言喻的貴族氣息,單看律爵現在的模樣,實在很難猜得到他是來自一個複雜的家庭。 「山,你也不要將凡事想得太嚴重,」辛凱文懶懶的開口勸道:「做人開心點……

不情願的新郎 P 2
成長的路,走得比任何人都來得辛苦。 山──看著坐在他對面的律爵,這些兄弟之中,最冷酷的人是他,父親律務誠,因為有這個父親,律爵一出生,便等於了不平凡。 三十多年前,律務誠是黑白兩道聞之色變的大哥,但約在二十年前,……

不情願的新郎 P 3
庭所言的做,若老者依然要動怒,他也大可來個視而不見。 「毓慈是個好女孩,」律朝庭像是強調似的用食指點着桌面,「你能娶到她是你的福氣,而你現在還……」 「我不管她是好是壞,我也不在乎她是好是壞,」打斷律朝庭的話,……

不情願的新郎 P 4
」文不對題,律爵開口說道。 一剎那間,辛凱文動個不停的嘴巴忽然停了下來,久久,才點了點頭,「是嗎?恭喜!」 對這聲恭喜沒什麼回應,律爵伸手拿過辛凱文拿在手上的A4大小的紙張,開始逐字打量。 「看看最後那句話,……

不情願的新郎 P 5
不配,反正,適合就好了。」 「適合?!」孔行書的口氣再次激動起來,「你怎麼去判斷你跟他適合?難不成就因為他救過你嗎?」 關於這點,毓慈無話反駁。 「就像你剛纔說的,現在這個時代,我想應該也沒什麼以身相許來報……

不情願的新郎 P 6
。 毓慈依然記得當時還在世的奶奶不准她去跟律爵交朋友,她還為此生了好久的氣,有一天還跟奶奶吵架,跑了出去。 她跑到海邊,也就是律爵常獨處的待上一整天的堤防,她悶悶不樂的一個人,獨自走在村莊裡的人用大石和土臨時搭建……

不情願的新郎


不情願的新郎 P 7
也愈來愈開朗,不再以有這麼一雙腳為恥,她學會了知足,因為她知道,比起許多人,她算是幸運了。 「大嫂,早!」才將煎好的荷包蛋拿上桌,孟玉雲就從主臥室走了出來,她一看到,立刻朗聲打招呼。 「你怎麼那麼早?」孟玉雲有點……

不情願的新郎 P 8
呢?」 刑于軍瞪了辛凱文一眼,開玩笑可以,但他不允許辛凱文質疑他的能力。他順着自己的心情幫人調查,不算是個偵探,因為他隨緣分,有時未必有錢就能請到他出馬,但只要他點頭要幫,一定可以將託付的事辦得完美。 辛凱文看到……

不情願的新郎 P 9
視着她的,等着她開口。 「我……」 毓慈看著他,竟愚昧的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他就如同初見面一般,擁有令她臉紅心跳的本事,愣愣的看著眼前俊逸的五官,她感到沉迷。 等她說話,她不說,律爵不粗魯但也不溫柔的將她的……

不情願的新郎 P 10
他很清楚律爵一個晚上沒有回房,因為一早他便知道昨夜律爵在客房中度過,一早律爵便什麼也沒交代的準時上班,一點也沒有新郎該有的樣子。所以對於自己的孫媳婦,他心中是含着愧疚與歉意。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律朝庭指了指廚房的……

不情願的新郎 P 11
毓慈不自在的在椅子上動了動,律爵不發一言的模樣令她心中升起陌生的不安感。 「你……不想跟我說話是不是?」終於,毓慈囁嚅的開口問道。 律爵泠酷的點點頭,「我很忙。」 簡短的三個字,立刻讓毓慈從椅子上站起……

不情願的新郎 P 12
止痛藥,就可以回覆正常,但現在看來,是自己高估了藥效,但他依然認為只要休息一會兒,自己便可以生龍活虎。 畢竟他每次的身體不適總是如此不藥而癒,他不需要醫生,而他也不認為自己需要醫生。 這一陣子,律朝庭說是探訪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