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季纓 馴妻


季纓 馴妻 P 1
冷聲,毫無表情的說道。 「是的!」秘書恭敬地將信放在桌上之後,轉身出去。 鬱弘騏的手下意識地撫着那封掛號信,看著那上頭有些熟悉的字跡,他的心再度悸動了起來──  多久了? 他有多久沒有回去了? 他也曾……

季纓 馴妻 P 2
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訴時,駱東一聽 到她抱怨的對像是駱臻臻,竟然毫不猶豫地賞了她一巴掌,令她當場錯愕的獃在原地,說不出話來。 「記住!妳只是我的床伴而已,女人我要多少有多少,只要有錢、有勢,買妳這樣的女人容易得……

季纓 馴妻 P 3
這麼多啦,來這裡就是要玩的,將那些煩人的事拋到一旁去!」 「這倒也是。」 駱臻臻點點頭,「妳們誰去釣個男人來讓我修理一下,好久沒有揮揮鞭子了。」 「又要釣男人?」小白喊道。 「是啊!大姐頭,我們不要去釣男人……

季纓 馴妻 P 4
快吧!」他拉拉剛剛兂經解開的褲頭。 「好哇。」 她的鞭子揮往地板。 瞧見她手中的鞭子 ,郝社男還仍舊一臉的痴獃樣。 「怎麼?妳這麼漂亮的妹妹有這種嗜好啊?快把鞭子交給我,讓我好好的抽妳幾下。」 郝社男伸出了手……

季纓 馴妻 P 5
。 「好好……妳說什麼一切都依妳,不要嫁不出去就好了,別忘了老爸的『赤焰盟』還得靠女婿來撐着呢!」駱東無奈地說道。 駱東對於駱臻臻這個獨生女的話,一向是言聽計從的,就怕駱臻臻一個不高興,翻臉不認他這個父親。 ……

季纓 馴妻 P 6
為,我想這樣就行了。」 吳明麗不停的交待着。 「禽獸的行為?」 「當然了!別忘了裝可憐一點。」 「但是駱家戒備森嚴,我要怎麼進得去啊?」 「這一點我早就想到了,喏──」她從皮包裡拿出一把鑰匙,遞給吳光。……

季纓 馴妻


季纓 馴妻 P 7
個人渣!」她淚水不停的流了下來,「如果你要我嫁給他的話,那我寧可死!」 「臻臻,冷靜點,別想一些傻事,妳想想萬一妳怎麼了,爸爸怎麼辦?」他心疼的摟緊了她。 「爸!他根本不愛我……我不要嫁給他……」 她的手顫抖地指……

季纓 馴妻 P 8
突然地,小白的眼睛緊盯着門口的方向,不停的吞口水。 「怎麼了?」駱臻臻好奇地問道。 「他好帥……那個扶着一個女人進來的男人。」 小白指着門口陶醉的說道。 而很自然的,駱臻臻也將視線移向了門口。 * *……

季纓 馴妻 P 9
「嗯……」 鬱弘騏從沙發上起身,然後走入了洗手間,而于真則是坐在沙發上專心的聽著店內流泄的音樂。 見到他走進了洗手間,駱臻臻也從沙發上起身,「妳們在這裡等我,我去廁所一下。」 「好的,大姐頭。」 駱……

季纓 馴妻 P 10
是又嫉妒又羡慕。 為什麼那個不起眼的女人可以擁有他的呵護與關懷? 而她……他卻拒絶了她! 「那個女的是個藥罐子耶……」 「是啊!」 「我想那個女的上輩子可能是燒了好香,所以這輩子才會遇到那種好男人吧……

季纓 馴妻 P 11
它的女人,自從那夜以後,他就沒有再找過她們了,更何況他也不允許那些女人到這裡找他。 到底是誰呢?鬱弘騏怎麼想都想不透。 「她有沒有說她姓什麼?」鬱弘騏問道。 「沒有!不過她的身旁站着的人……好像……」 總機小……

季纓 馴妻 P 12
n 在歷經上次的吳光事件之後,他便積極的幫駱臻臻找丈夫,但是駱臻臻卻全都回絶了。 現在,既然她有喜歡的人了,他當然得極力促成這件事了。 「老爸去找他談談去!」 「這不好啊……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