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帝王愛


帝王愛 P 1
個人躲在牆角裡,手中拿着母親的銅鏡,仔細地打量自己,心中卻有些不服氣:嘲笑我醜?我不就是面色粗黑了點?不就是從生下來那天起,眼珠裡有一點白斑?除此外哪裡醜了? 「道清!」 祖父走了過來,笑着對我說:「道清,大多數……

帝王愛 P 2
處都是……」 皇妃? 我好笑地看著一直唧唧喳喳個不停的琉璃,真是,她怎麼也相信我定能做皇妃?不要說自打我進宮之後,我們的天子一次都未曾光臨過我這芙蓉閣,就拿我自己這形象來說,還真不是做帝王的女人的命。或許正如叔……

帝王愛 P 3
我連連點頭,如果可以,我也寧願選擇不再見他。 驀地,他鬆開了一直鉗在我下巴上的手,看也不看我一眼,轉身就向殿外走去。我總算鬆了口氣,剛纔的委屈頓時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淺笑。 清清靜靜地過自己的小日子,帝王的……

帝王愛 P 4
覺得絢麗……我喜歡坐在橋下,用手指有一搭沒一搭地在水裡畫着圈。 無奈——生活,實在是無趣。 「妹妹怕是日後一朝富貴了去。」 正劃在興頭上,突然一陣輕微的腳步由遠及近,漸漸走到了小橋上。我一愣,連忙停下手中的……

帝王愛 P 5
而,這宮中,狡猾的人比比皆是。 我沒想到,第1個拜訪我德喜宮的竟是一個小小的丫鬟哦,聽說很快就不再是丫鬟了。漫長的冬季過後,我像去年一樣,坐在墊了厚厚棉布的石椅上曬太陽。 「呵呵呵呵……姐姐真是好性情啊!」 一……

帝王愛 P 6
前面的女子問:「她……」 問題尚未問完,前面的女子突然轉身,微笑着看向我。正想回以微笑,誰知,她竟忽然像中了邪似的,笑容猛然收了起來,雙眸立即瞪大,露出極其恐懼的神情,我不解地撫了撫自己的臉頰,有些不明所以。 ……

帝王愛


帝王愛 P 7
他的身份稍低,眼神也不似剛纔那位的犀利。 「我們大蒙女子天生豪爽,能馳騁沙場,不比宋國女子的嬌弱……」 男子說起自己的國家,竟一臉的驕傲,不過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他們來自于大蒙,常常騷擾我宋國邊境的大蒙。祖父曾經說過,……

帝王愛 P 8
的表情震驚極了,一時不知道說些什麼,顯然沒預料到會遇見我。 「發生什麼事了?」 正考慮該說些什麼,突然一道威嚴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的身體竟下意識地抖動了一下,是他,一貫冷漠的聲音。 「皇上,這……」 董公公立……

帝王愛 P 9
自從回到行府中後,便一直在嚶嚶啜泣,不過頭腦似乎突然清醒了不少,似乎終於想起「她的皇上」早已經過世。 我穿著單薄的衣衫,光着雙腳,橫躺在太師椅上,為了舒適,雙腳更是自在地斜放在桌上,有些氣惱悠閒地聽著外面大雨擊打屋頂……

帝王愛 P 10
些紅腫。 我點點頭,目光下意識轉向裏屋,空空的。 「小姐,五更天的時候,宮女們就伺候着皇上離開了……小姐……」 琉璃看著我,小心翼翼地說,「我早上過來時,就看見小姐蜷縮在椅子上。要是琉璃早知道小姐要獨自在椅子上過……

帝王愛 P 11
,嘗試着套在手腕上,咦,正好呢,正好代替祖母先前的那只玉鐲子。 「小姐,再喜歡也要等到回德喜宮再仔細瞧個夠吧,現在咱們可是在太后宮門口立着,呵呵。」 琉璃笑着提醒,我才驚覺是該進去拜見太后了。 走進側殿大門,太后……

帝王愛 P 12
還在奢求什麼?難道是帝王的愛?呵呵,可笑啊! 「不,小姐,我不去,我不去。」 琉璃忽然倔強起來。我猛聲喝道:「你要皇上死嗎?他吃了藥,大膽奴才,還不快去!」 「小姐……嗚……小姐,皇上好不容易住進德喜宮,奴婢,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