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告別天堂


告別天堂 P 1
故事》。於是,我媽媽死了。 後來父親就離開家,參加了援非醫療隊。經年累月地遊蕩在那塊遙遠又苦難的大陸上。什麼病都看,甚至給女人接生,還給一個中非還是西非的很著名的游擊隊首領取出了肚子裡的彈片。這些都是爺爺跟我說的。 ……

告別天堂 P 2
的。怎麼樣了?」「沒死。」 她把化妝盒放進坤包裡,「救過來了,人都醒了,不過我看他媽是快瘋了。」 她拍拍我的肩膀,「寶貝兒我走了,回頭小鄭來了你讓她把堡獅龍的優惠卡還我。」 她走了以後的這間休息室還真是安靜。我從柜子……

告別天堂 P 3
是十年。 我十二歲那年,他因為多年來在非洲的出色工作得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一個什麼獎學金赴法國深造,幾年後就留在那裡,不過每年仍然會把至少三分之一的時間耗在非洲。這之間他結過婚,又離了,我有一個從未謀面,今年才五歲的……

告別天堂 P 4
適們的邊塞詩讓我深深地心動,因為我老早就想看看敦煌壁畫,我還喜歡武俠小說——總之一句話,一個人也許只有在十八歲的時候才會用這種方式決定自己的人生。不僅如此,我還將裝蛋進行到底地在第1欄填上了「中文」系。我爸媽倒沒說什麼,……

告別天堂 P 5
阿蘭,那個蘭州和咱們泉州不都是『州』嗎?怎麼隔那麼遠呀。」 「你奶奶真酷。」 她把頭枕到我胸口,「你學什麼的?」「中文。」 「中文?」她重複,「很有意思吧?」「可能。」 我答。我是真的不確定,我很少去上課。 「你呢……

告別天堂 P 6
小腿壯壯的傻丫頭。於是我來到了這裡,長長的,寂靜的走廊。你出現在另一端。 無精打采,步履蹣跚,就像幾年前不知道自己很漂亮一樣,不知道自己已經風情萬種。你說:「餓了吧?火車上的東西又貴,你肯定吃不飽。」 你這句話險些催出……

告別天堂


告別天堂 P 7
候形成的。比如你歪着頭,有點嫵媚地笑笑;比如你垂下眼睛,凝視自己的指尖的樣子;還有你的口頭禪「你去死吧」,諸如此類的細節是江東刻在你靈魂中的簽名。 這讓我無比惱火,可又無法迴避。 你去上班的時候,我想要整理你的房間。……

告別天堂 P 8
的表情。然後她掉頭跑了。我轉身上樓,那是種奇怪的輕鬆。沒錯,我想要的就是輕鬆。 那時候我太小,才十七歲,我是真的以為這世上存在一種讓人輕鬆的愛情,存在一種喜歡上你之後還能讓你輕鬆的女孩。 我回到教室,獃獃地坐著。回過……

告別天堂 P 9
抱起來,往我的課桌邊走來。 在這裡我得解釋一句,上高中的時候我們班有條「不成文法」,在非班主任老師的課上,座位是可以換的。尤其是像歷史、地理、音樂等好脾氣任課老師的課上,你可以看得到壯觀的「大遷徙」。如果你夠無聊,在這……

告別天堂 P 10
過得很快。只有張國榮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悠長,他是用不着再和「時間」這東西較勁了。 「不要問我是否再相逢,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 天楊曾經說過,這兩句,就這兩句,是張國榮的絶唱。她真的說對了。 第1部 回到……

告別天堂 P 11
身上都有一種不太屬於這個人間的東西。把他們放在行人如織的街道上,你不會覺得他們是「行人」中的一分子,而會覺得所有的行人,所有的噪音,包括天空都是他倆的背景。 很自然地,我和他們的友誼只能維持到他們畢業。他們上大學之後,……

告別天堂 P 12
下來,深深地吸一口,然後重新把它夾到我的手指間。她專注地凝視那半支菸的表情讓我覺得她根本沒在聽我說話。 她最嫵媚的時候就是她看上去什麼都不在乎的時候。 我出生的時候是個盲童。六歲那年才跟着媽媽到北京做了角膜移植。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