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項琦愛你無罪


項琦愛你無罪 P 13
就在宋上顛生着悶氣時,金悠卻開始發冷猛顫了起來。 「你又怎麼了?」他略帶不耐煩的按住她,這才發現她的體溫冰得嚇人,於是他在屋裡四處翻找,終於在覆滿灰塵的角落髮現一堆傾倒的破爛桌椅,並劈出幾截斷木當成救急的柴火。 「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項琦愛你無罪 P 14
微的咳嗽聲從大樹後傳來。 「你搞什麼鬼?」他急忙繞到大樹後方,不敢置信的看著蹲在地上、渾身沾滿雪的人兒。 金悠愣愣的抬起頭,本想對他漾出一抹微笑,但嘴角才剛往上揚,冷空氣便猛地灌入口中,讓她嗆咳了出來。 「你瘋了是……

項琦愛你無罪 P 15
笨蛋! 「但是……」 她欲言又止,「只要是你說的話,我都信呀!」她委屈的辯道。 「那我叫你離我遠一點,你怎麼都不聽進去?」他怪罪的再道。 「那不一樣……」 她愣愣的想解釋,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怎麼不繼續說下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項琦愛你無罪 P 16
果懷了孩子,你會讓我跟着你嗎?」她裝作聽不懂他的話的再問,只是眼淚已經模糊了她的視線。 「我不會要你生的雜種!如果真倒霉的懷了孩子,也是你自己造的孽,你自己解決,我只知道若我看見了他,定會親手毀了他!」他不帶感情的冷血……

項琦愛你無罪 P 17
旁,語帶揶揄的笑道。他身旁還站着一個臉色冷冽如冰的男子。 「是你們!」宋上顛不耐煩的開口,算是打招呼。 先前他下山時曾託人送訊息回軍營,所以眼前突然出現的兩人,並沒有引起他絲毫的驚訝,他甚至還嫌這兩個傢伙來得太慢了。……

項琦愛你無罪 P 18
窩上,害他險些掉落馬背。 「你幹什麼?」 葉祈不敢置信的大叫。他竟然動手打人! 「我只是說說而已,又不犯法,你生什麼氣?」他忿忿的嚷着。 為什麼每次這些兄弟在情場上受挫不如意時,他就得當他們的受氣包,隨時準備挨打?……

項琦愛你無罪


項琦愛你無罪 P 19
,快抓住她呀!」隨後趕到的葉祈和夏侯戈也跟了過來。葉祈受不了的率先哇哇叫着。 趕快捉了人回去交差,他才能早早脫離這鳥不生蛋的鬼地方,上他的花塢去找那可人的小花娘嘛!葉祈心想。 「我若把這珠子還回去,你會放我走嗎?」 ……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項琦愛你無罪 P 20
麼都沒想到三年不見,再見面時竟是這種局面,為她的濫殺無辜和殘忍行徑,他痛恨得几乎想殺了她。 「那是我的事!」聽見他的指控,她咬牙迸出話來,「你若看不慣,大可以殺了我!」她極力隱藏心底那脆弱得想哭的衝動,努力裝出一副冷血……

項琦愛你無罪 P 21
的東西?」他絲毫不受她的情緒影響,依然平靜沉穩。 「我說了——無可奉告,這是我的事,你別管!」她心虛的轉過頭去。 「你真的不說?」聞言,他瞬間變了臉色,「不說無所謂,你就待在這兒直到肯說為止。」 他抓住她揮舞的雙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項琦愛你無罪 P 22
子上,渾身散髮着炙人的怒氣。 「你——」金悠氣結的瞪着他,有些懊惱卻又覺得可笑。 以前他不是一副天塌下來都面不改色嗎?怎麼這幾天老是做出這些莫名其妙的舉動,對著她發脾氣、摔東西的。 「你把飯菜撒了,待會兒你吃什麼?……

項琦愛你無罪 P 23
直……」 她氣結,卻拿他的固執沒辦法,「好!我說!對!我喜歡她,我好愛、好愛她,這行了吧!」她賭氣的嚷着。 「你說什麼?」他聞言,臉都綠了,大手狠狠箝制住她的下巴,一副想殺人的樣子。 「不要碰我!是你逼我說的,現在我……

項琦愛你無罪 P 24
的將臉埋在花娘的頸項,一路使勁的咬着她,沿著曲綫下滑到她豐滿的前胸,再將臉埋在其中,花娘因他的動作而出聲。 這樣的景象,讓金悠再也難忍心痛的猛嚷了出來—— 「夠了、夠了!不要這樣!求你們快出去……出去……」 激動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