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王有情姬有意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1
,燕鐵木,人與馬豪氣干雲地 傲立着。 燕鐵木自幼父母雙亡,自懂事起就在蒙古人燕和謙家中當長工,順便偷 偷學習武藝。 如果遇到燕和謙的兒子燕從容逃課或心情不好時,他還得代他上課、寫 作業、接受老師的考試。 如此……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2
要高明多了,相處一整個晚上, 居然絲毫沒露出半點痕跡。 「你好好的裝成男人做什麼?」 「預防遭劫啊!」 「劫什麼?你又沒錢。」 「錢是小事一樁,我怕劫色啊!」 色?人家有那麼白目嗎? 鐘靈兒用百分之百不信……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3
「吃饅頭配我的手指頭特別夠味?」 「嗯?」鐘靈兒霎時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放我走,我跟你遠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不可以乎白無故的把我抓回來,還綁成這樣。」 蒙古人做事,本來就沒什麼道理可循。 但燕鐵木不……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4
的條件跟我交換。” 「嫁給我。」 他十分認真而專注地說:「只要你答應嫁給我,我就答應不追究你所犯下的罪行。」 「為什麼?」鐘靈兒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人怎麼可以用這種 方式,在如此不浪漫、不柔美的氣氛和燈火……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5
兒有事沒事溜出去「犯案」,今兒個竟主動 要參一腳,想必那個陸孟祥的來頭不小。 「爹記得陸孟祥和他的後人?」鐘靈兒快步跟在他身後,並使眼色要趙 信長去助一臂之力。 可惜趙信長佯裝看不懂,還強拉珠兒跟她玩一二三木頭人……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6
來,「有膽你再說一句。」 她不是沒膽,而是好話不說第2遍。 「蒙古軍快要過橋了。」 錢財在他眼前此什麼都重要,不相信他會捨得讓 蒙古軍溜掉,反倒浪費時間來修理她。 「真的?」瞧!一句話又把他的注意力轉移掉了。「……

霸王有情姬有意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7
我。」 然後撫胸叩首, 嘰哩咕嚕說了一長串的蒙古話。 鐘靈兒沒慘過外語學分,當然「莫宰羊」她在說些什麼。 燕鐵木的出生背景,儘管漢蒙未辨,但他自小在蒙人的家庭長大,自是 聽得十分清楚。 正想多問她幾句,卻……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8
戲?瞧她,瞪得一雙眼珠 子都快掉下來了,鐘靈兒估量,自己要是再不曉頭,肯定會被她射出來的冷 箭弄得遍體鱗傷。 果然,鐘靈兒還沒表示意見,她已經開口道: 「燕將軍,求你顧念與家父昔日的交情,助小女子一臂之力。……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9
就是秀梅格格?」老太太先開口,並且拿眼上上下下打量鐘靈兒。 「沒錯,我就是..」 「放肆!」燕鐵木低聲道:「見了皇上、娘娘還不下跪。」 喲!皇上、娘娘也會老噢?該死的趙信長,竟然騙她皇帝是老天爺的兒 子,所以即……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10
麼?」鐘靈兒險險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你這人真是說謊不打草稿, 憑我..表姊,她是如此美艷動人、秀外慧中、嬌俏可愛、溫柔閒淑..” 唉,一口氣扯這麼一大串言不由衷的話,先給自己半刻鐘,懺悔一下下。 好,懺悔完畢,繼續……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11
父親是這樣當的啊?太叫人寒心了。 鐘天恨仍是一勁地眉開眼笑,「你哪次打外頭回來不是蓬頭垢面,衣衫 襤褸?說嘛,這次是不是削海了?” 哼!是誰說的,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叫他來當這老頭子的兒女試試看。 鐘靈兒切齒一……

霸王有情姬有意 P 12
肚明了。什麼態度,當年她娘跟他打得 火熱時也沒扭成這樣,騙他老了不中用了? 好理加在燕鐵木人品、相貌、武功修為都是上上之選,讓他吃點豆腐也 不算虧太多,否則..嗯哼,不收他一點遮羞費他就不姓鐘。 「有沒有你自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