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弟弟肖想姊姊


弟弟肖想姊姊 P 1
來能躺著絶不坐著的懶女人「罰站」許久, 待回魂後,她決定勞動四肢,用力地跑給他追…… 楔子 荒山野嶺,斷崖絶谷,一大一小兩條身影在清晨薄霧中踩着微濕的落葉,詭譎地行走於人煙罕至的獸行小徑上。 也不知是清晨空氣太……

弟弟肖想姊姊 P 2
,隨即起身伸了個懶腰。 「大毛,我們遲了大半個月了呢!」跳坐上驢背,清秀姑娘不禁嘆氣。「還使不使性子,你自己看著辦吧!霆弟現在大概火得很了……」 話聲未完,就見毛驢像受到啥致命威脅似的,登時驚恐地長叫一聲,也不管清……

弟弟肖想姊姊 P 3
過。 「可惡!我千萬個願意想出賣朋友啊!你怎就不透露點底細給我,好成全我這個心願!」 嗚……可惡!這尾白龍好似真從石頭裡蹦出來的,四年前驟然現身江湖,無人知曉其身世背景,就連他這個號稱「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秘辛蒐集……

弟弟肖想姊姊 P 4
「霆弟,闖蕩江湖要注意,無故獻慇勤,非奸即盜,要小心哪!」瞅着滿桌豐富菜色,官采綠只挑幾樣省事好入口的菜色下箸,慢條斯理地邊吃邊對霍少霆提醒道。 此言一出,霎時讓心中打着歪主意的千歲瞬間凍結,使得正在專注剝蝦殻、剔蟹肉……

弟弟肖想姊姊 P 5
出走啊…… 慢着!也許……有。 「他又找你比試了?」優美唇角隱隱勾笑,俊眸閃着詭譎光彩。 「嗯哼!」從鼻腔發出一道輕哼,她似笑非笑。 「想也知道最後結果。」 他喃喃自語,隨即又警覺不對。「就算小爹因此而老羞成怒地……

弟弟肖想姊姊 P 6
會來囉?」咬着紅唇,陸玉箏萬分失望,眼眶兒不禁紅了。 嗚……怎麼會這樣?人家她盼啊盼的,就盼能再見霍少俠一面的。 一見向來被家人捧在手心裡的妹子紅了眼眶,几乎盈淚欲滴,陸承雲趕忙勸哄。 「傻丫頭,大哥又沒說霍兄弟一……

弟弟肖想姊姊


弟弟肖想姊姊 P 7
地注意陸家父子有何反應。 官采綠?這名兒似乎在哪兒聽過。 覺得有些耳熟,陸承雲擰眉細思,卻記不起究竟在哪兒聽過。倒是一旁的陸莊主一聽這名字,神情竟為之一凜…… 難道她是…… 不!不可能!當年,他趕到官家時,官大哥……

弟弟肖想姊姊 P 8
嬌那兒遺傳來的。若要認真說起來,阿嬌可比大毛更會耍性子呢! 「哎呀!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一經他提醒,官采綠頓時竊笑起來。 呵呵!小爹肯定如同她先前被大毛給載着到處亂走那般,被使性子的阿嬌給耽誤了。 唉……說起來也……

弟弟肖想姊姊 P 9
感不對!他的小采綠才沒這麼硬的身體,這種硬度分明就是…… 「我說兒子啊!小爹我又不是要抱你,你幹啥硬湊上來?」官仲弼嘟囔埋怨,緊抱的雙臂卻沒鬆手的打算。 唉……許久沒和兒子見面了,委屈一點抱抱他也好,算是聊盡一下為人……

弟弟肖想姊姊 P 10
」 沒個預警,瞬間老淚縱橫得有些恐怖,真是性情中人得過了頭了。 呃……尷尬了!看著眼前涕淚橫流的長輩,官采綠揉着鼻子直幹笑,偷偷向霍少霆投去求救眼神。 收到! 頭疼地揉額點頭,霍少霆暗暗清着喉嚨,正想出聲援救之際,……

弟弟肖想姊姊 P 11
取消,已是讓她難堪至極,若日後真退了婚,教她如何面對江湖眾人的流言蜚語?」聽霆弟說新娘子是武林第1美人,怎麼可以讓人家受委屈,是不?她雖身為女子,也是懂得憐香惜玉的啦! 暗暗竊笑,官采綠扣了好大一頂帽子,有把握肯定會讓……

弟弟肖想姊姊 P 12
當被愛的一方。 聞言,霍少霆依舊面無表情,倒是紫毓又開口了── 「別誤會!我不會再對你有任何的奢望,只是覺得該明明白白的對你傾訴一次心意,方纔對得起自己。」 話落,她深深瞅他一眼,隨即身姿娉婷離去,果真灑脫。 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