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囚禁貴公子


囚禁貴公子 P 1
點基本資料吧! 筆名:就是鞏小衍咩。 真名:哈哈哈!不能說。 星座:恰恰又粉有魅力的天蝎啦! 生日:×年十一月廿一日 最愛的食物:麥×勞的薯條。 血型:凶暴型。偶不豬道啦,改天幫你們拖她去驗驗看哦……

囚禁貴公子 P 2
蕾娜心頭一驚,頓時被他的熱吻弄得暈頭轉向,她誘使不成,反被牽着鼻子走。 「帥哥……你真不錯……」 蕾娜嬌喘,雙手不停的摸索他強健的胸膛。 「我還有更不錯的,試試吧。」 他悄聲的宣告,摟住她腰的手毫無預警的抓揉她……

囚禁貴公子 P 3
知道,問題是……」 她無奈的嘆息,「你想他有可能會放下身段去保護一個男人嗎?」 「他……總會有職業道德吧?」 「我看很難。」 「那你打算怎麼辦?」 「找人,再沒辦法就自己上場,不然怎麼辦。」 「你……

囚禁貴公子 P 4
己的住處,他騰出一隻手打開電燈,黑暗的房間霎時燈火通明,他輕輕的將那人放在床上,輕吁了一口氣。 不算小的房間內僅放置了幾樣傢具,米白的漆牆透過燈光的照射顯得柔和又不失霸氣,讓人一瞧便十分喜歡。 只不過今日的他無心……

囚禁貴公子 P 5
暇管這些。 ??? 「衍。」 「嗯?」 走在前頭一臉沉思的鞏項衍轉頭看向柳裴風。 「你認識少雋帶回的那個人,對吧?」 見柳裴風瞧出端倪,她倒也乾脆,從口袋中抽出一張照片遞給他。 「這是……」……

囚禁貴公子 P 6
能保佑這間房子的主人不是羅勃,他可不想被一個變態給強暴。 驀地,門被打了開來,姜少雋一進門便瞧見坐在床沿的桐睢,而桐睢則因為聲響轉身,對上姜少雋略微疲憊的雙眸。 四目相交,姜少雋內心一震,他那雙如星且透澈的眸子令……

囚禁貴公子


囚禁貴公子 P 7
麻震得他動彈不得,漸漸疏於反抗。 加上他感冒尚未痊癒,過度的刺激引起他渾身燥熱不堪,暈眩感又席捲而來,頓時他失去所有的意識,昏了過去。 感覺到懷裡的人不再抵抗且軟綿綿的靠在他懷裡,姜少雋這才感到不對勁,連忙移開自……

囚禁貴公子 P 8
這句話。 「沒問題。」 「咦,少雋走了?」 柳裴風無聲無息的自後頭出現,鞏項衍像習以為常般沒任何反應。 「是走了沒錯。」 她淡淡的回道。 「怎麼那麼快就離開?他今天還沒喝我調的酒呢。」 「陷入……

囚禁貴公子 P 9
的就是……」 除了答應,桐睢想不出其他解決的方法。 他已經沒了尊嚴,重要的貞操當然要顧好;他只希望這個變態不是出爾反爾的卑鄙小人。 姜少雋沒依言放開他,反而俯身吻住他的唇。 「唔……」 哇!變態,騙人!桐睢急……

囚禁貴公子 P 10
這個變態早已有準備的把電話綫給切斷了,害他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他真是衰、衰、衰…… 「就算用手銬銬着我一輩子,也不可能會有任何結果!」一時氣急,桐睢賭氣的說著。 此話一出,姜少雋只是靜默的望着他,看得他……

囚禁貴公子 P 11
,還數度被他的眼神迷得亂七八糟。 所有的事給了他一個結論——他也不正常了! 不!不!不可能!他很正常,絶對正常,至少他有對正常的父母,即使家中有個「實例」,他也保證自己是百分之百正常的男人! 回眸瞪着姜少雋熟……

囚禁貴公子 P 12
抓起被單裹住身子,他戰戰兢兢的走向他。 只見桐睢披垂的長髮襯着白皙的身子,宛如潔淨無瑕的天使迎向他,姜少雋的呼吸急促,這對他無疑是一大誘惑。他多想……要他! 在伸手取下他手中的便當的瞬間,桐睢明顯的瞧出他濃烈得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