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我的冤家是總裁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1
了?敢再吭一句,就把你全家灌水泥,丟到大海裡!」方穎摩拳擦掌。 「你肯定沒被姓方的扁過,先拿酒瓶孝敬你一頓如何?」方敏笑容可掬,話中含義卻教人背脊生涼。 「要不要姊姊教你待人處世的道理啊?」方茵聲調柔軟,一雙媚眼……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2
,一切風平浪靜,她也如願成了北台灣獨一無二的黑道女惡棍。 說到「惡棍」這個稱號,實在是黑道人的觀感,她只不過是看不慣不公平的事, 又剛好沒人打得過她而已。 她最拿手、用來維持生計的勾當不是走私、販毒或收保護費……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3
「歡迎你來,方穎。」 那偉岸男子露出眼熟的酒窩來招呼她。 什麼?他就是裘禕?國中畢業時,他只比她高半個頭,這麼多年她又長高了,他卻比她更高了一個頭! 可惡,他到底吃了多少歐羅肥,才會長成這麼大隻?又喝了多少過期的……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4
個月內找不出那個人,你得答應我所開出的任何條件。」 裘禕不忘朝她的背影提醒。 這個遊戲他贏定了。 「我一定會找出來的!」方穎不服氣的回頭扮鬼臉。 她氣得不得了,他那個人就是那麼欠罵、欠扁、愛惹她生氣,十幾年來……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5
個個身經百戰,根本不會被他迷惑。」 方穎這話說得有點心虛。 事實上,她有不少幫員已被男人拐去結婚了。 「你確定?裘禕可比以前那些對手更具有魅惑女人的能力。」 方欣的懷疑令方穎更心虛。 「哼。」 方穎冷哼……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6
茵拉著方穎就走,方穎卻眼尖的看見前方走來的一對男女。 「我去一下化妝室。」 化妝室在另一邊,方穎行動快速的溜開。 那傢伙怎麼在這裡?要是被他看見自己這副拙樣,不被他大笑五百年才怪!老天保佑裘禕那傢伙沒看見她。 ……

我的冤家是總裁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7
。 於是方穎因為「茲事體大不可輕率」、「非完美演出」、「非找出答案不可」等許多複雜的私人理由,被施以美姿美儀訓練。 方穎覺得自己瘋了,才會步入那兩個丫頭的陷阱。 方欣和方茵則很興奮,看醜小鴨變天鵝,是最大的成……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8
裘禕露出優雅的微笑。 「那就有勞了。」 方穎看見他這笑容,連魂兒都飛了,連自己幾時把手放進他手中,樂隊幾時開始演奏都不知道,就更遑論意識到一旁刺人的嫉妒眼光了。 直到他摟著她隨音樂搖擺,而她第1次踩中他的腳,方……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9
有機會攪和了。柯琇兒想,這女人雖然長得不錯,但卻只能算中上,連舞都不會跳,怎麼配得起表哥呢?她當然要來搞破壞了。 方穎機靈,往旁邊一讓,撞到另一名路過的干金小姐,那名千金小姐重心不穩,撲在一名手端蛋糕的肥女人身上,她……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10
顫抖得更難以控制。 「一點都不麻煩。」 裘禕抬起她的下巴,拇指不由自主地在那性感的紅唇上來回撫觸,陣陣悸動從指尖傳人心坎。 他終於輕嘆一口氣,緩緩地吻上她的唇。 她的唇比他所吻過的都柔軟,她的滋味比他所嘗過的……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11
過一點。」 裘幃小心翼翼的扶起她,好像她是他最珍視的寶貝。 「嗯。」 方穎點點頭,讓裘禕牽著她的手走出別墅。 方穎坐在美侖美奐的花彫椅上,雙手往後撐,仰望墨黑的彎蒼,心情空前的放鬆。 裘禕坐在她身畔,花圈裡花……

我的冤家是總裁 P 12
洋的,一顆心漸漸熾熱,好像要跳出胸腔似的。 隨著他的觸碰,她漸漸緊張起來,雙手緩緩推拒,心上卻更加眷戀。 「我要你變成我的,你的手指是我的,手腕是我的,手肘、手臂……從頭到腳都是我的。」 他低喃著,在每個地方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