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王爺不守禮教


王爺不守禮教 P 1
縮著肩頸,將臉兒垂得低低的,氈帽與外衣全都沾滿了白色的雪花,宛如雪人似的。 他沉吟了下,頷首說道:「我記得前面有一處破廟,到了那裡,就讓大夥歇一會兒吧。」 他何嘗沒感覺到那侵人肌骨的寒意,但惦記著兄長的病,所以想儘速趕……

王爺不守禮教 P 2
這上頭不可呢?她都已明說了,娘不是「罵」她,而是在「教」她,他還聽不明白嗎?索性轉移開話題,「對了,小叔,我聽說你要去參加科考了?」 「嗯。」 他一向不熱中功名,對經商反倒比較感興趣,可由於大哥身子一直未見起色,父王便……

王爺不守禮教 P 3
二弟不是高中榜眼嗎?娘怎麼沒過去前廳幫著父王一起招呼賀客?」 「哎,那裡有你父王和馳兒應付就夠了,那麼多人,吵得我頭都疼了。」 趁著霄王妃在與司徒駿說話,花掬夢輕籲一口氣,見屋裡有點悶,便走到窗邊將窗子打開,眸光瞅……

王爺不守禮教 P 4
夢揮去,讓她的另一邊面頰也印上五指印。 她低垂著腦袋,不敢喊疼,只是細著嗓道歉。 「對不住,娘,是我一時嘴饞,做給自個吃的,沒有要給夫君吃。」 婆婆一定有練過吧,要不然鐵沙掌的威力怎會這麼驚人,打得她牙關都隱隱作疼了……

王爺不守禮教 P 5
認為你有此能力,愛卿就別再婉拒了,此事就此決定,你們三人可以退下了。」 「臣等告退。」 心知事無轉圜餘地了,司徒馳與狀元郎和探花郎一揖之後,退出禦書房。 *** 鳳鳴軒獨家製作 *** *** 被任命要職,司徒……

王爺不守禮教 P 6
去?溫管事沒跟你說你大哥想見你的事嗎?」 「……說了,我這就要進去了。」 他別開眸光不看她,大步朝屋子走去。 她有些訝異的望著他的背影,覺得他似乎跟平常不太一樣,接著便見到兩個侍婢一道走了出來。 「少夫人,大少爺說……

王爺不守禮教


王爺不守禮教 P 7
,都找不到那只繡花鞋,她不解的蹙起秀眉,忽然瞥見一道影子,水眸往上一抬,她雙頰登時羞窘的染上緋紅。 司徒馳手裡拿著她的鞋子,見她一臉窘迫之色,唇角不由揚起一笑。 「你這鞋子飛得可真遠。」 她羞赧的望著他,一手扶著……

王爺不守禮教 P 8
歡膝下,好好孝順您和父王。」 「你這孩子在說什麼傻話?是娘不好,娘讓你在娘胎裡就落下了這病根,讓你一出生就飽受這些病痛的折磨。」 霄王妃頓時紅了眼眶。 「那怪不了您,是我自個福薄。」 他執起了花掬夢的手,交付到霄王……

王爺不守禮教 P 9
,花掬夢彎身,深深嗅聞幾口清香之氣,這才摘下幾朵盛開的小白花。 感覺到微熱的陽光,她若有所思的抬起頭。 「轉眼已到夏天了啊。」 離夫君過世已半年了。 「就是呀,天氣漸漸熱起來了。」 花掬夢的視線落在院子外,唇瓣……

王爺不守禮教 P 10
狩,會有幾日不在府裡,你自個多留神點,有什麼事便找溫管事商量。」 「嗯。」 才回來,這麼快又要再離開啊,她的眸光忍不住瞅著他,想多看他幾眼。 她對周遭事物一向不太在乎,唯有眼前這個人,常常在不經意間牽動她心念的起伏……

王爺不守禮教 P 11
是婆婆執意要攆她離開王府,不知……小叔會怎麼做? 眼前浮現他的音容,思及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一抹悵惘輕染眉梢。 第4章 服下寧神定心的藥,經過一日夜,霄王妃悲怒的心緒仍未平息。 「你不要再說了,我心意已決,我已寫……

王爺不守禮教 P 12
中一人上上下下的將她們看了一遍,淫笑道:「唷,這兩個妞兒長得還不錯,賣到青樓能換來不少銀子。」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攔下我們的馬車?」花掬夢穩下驚恐的心緒,打量著對方。見他們個個剽悍凶戾,看來似乎是亡命之徒。 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