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早熟家家酒


早熟家家酒 P 25
將擋,水來土掩,我總不能拉著白布條去抗議吧。」 這會兒,我又是文靜乖巧的于問晴。 「是嗎?你要不要去看看他接下來的後續動作?」鐵定叫她吐血。 「還有?」我的聲音忽地拔高,不快的情緒正在醞釀。 「走,我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早熟家家酒 P 26
衣仲文毒罵一頓。」 怪她腿短走得慢。 也不想想她是他表姐,迎頭就給她一陣痛罵,情緒激動地讓她插不進話回嘴,差點嚇死她。 「我抓傷她?」阿塞克不敢相信地想去拉于問晴的手臂查看。 左慧文潑辣地拍開他的賊手。「少動……

早熟家家酒 P 27
輕鬆的笑道:「你忘了我有位熱情又勇于追求所愛的妹妹。」 「凱瑟琳?」我驚訝的一呼,的確未將她納入防範的對象中。 一盒鷄蛋是不夠用的,兄妹倆同樣厚顏。 「你的小男友八成沒告訴你凱瑟琳是他同學吧!」沒人抗拒得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早熟家家酒 P 28
他停下腳步避免撞上她。「她的好是無人比得上,我不需要向你說明。」 「你敢瞧不起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她的貴族身份連英國首相都要禮遇三分。 「我沒興趣知道你是誰,讓開。」 她的蠻橫糾纏讓他不耐煩。 「……

早熟家家酒 P 29
兜着走。」 她絶對要討回這筆被蛋洗臉的債。 「是嗎?」 我孩子氣地取出一條橡皮筋朝她鼻頭一彈,來不及阻止的衣仲文苦笑連連,趕緊拉著我離開案發現場,壓根不管痛得鼻兒紅腫的受害者哭得淒慘無比。 惹到我是她不長眼,……

早熟家家酒 P 30
玩了,我化妝不好看。」 他忸忸怩怩地抬高頭,讓我沒法順利扳正他的臉。 「誰敢說你不好看來着,我幫你涂口紅。」 我站在椅子上硬是不讓他走,手拿口紅筆。 笑得直拍膝蓋的呂大姐也要他站直身好好認命,我是很任性的,就像我……

早熟家家酒


早熟家家酒 P 31
。 「傑生叔叔你說什麼,我是很乖的小孩,我很笨的。」 我哪有鬼靈精怪,我是人。 「是,聰明的笨小孩,乖到殺人放火無所不為。」 他取笑着。 我嘟着嘴表示不高興。「衣仲文你說,我有那麼壞嗎?」 每個人都欺負我……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早熟家家酒 P 32
一介入我便瞭然了,要查出你的身份並不難。」 畢竟他算是公眾人物。 英國的貴族雖多卻不是個個富有,只要往有錢有勢的方向找線索,答案自然浮現。 而且瑞斯集團我並不陌生,小時候我曾「受惠」過,以至于至今難忘,他父親英巴……

早熟家家酒 P 33
可是那罪惡感卻縈繞不去,沉重的壓在心頭無法消散,這幾天他輾轉難眠腦中老是浮現他死在車輪下的慘狀,此刻他的存在實在叫他心安,雖然他極度不願他再度出現眼前。 「走過幾趟鬼門關,我舍不下她。」 溫柔深情的黑眸只為他所愛的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早熟家家酒 P 34
殘廢.我不找他算帳怎麼成。」 說到底她只想打一架。 「媽,你想要我向老爸打小報告嗎?」真受不了,我媽老是三三八八的,她沒瞧見衣仲文快站不住了嗎? 「你敢威脅我?」她翻臉了。 「媽,麻煩你看一下衣仲文,他傷得很……

早熟家家酒 P 35
,十足失敗的女性品種,管她蹺課打架、大過小過配飯吃,挑她身材平板,煮的菜只比餿水強一點。她始終弄不懂自己是哪裡得罪了他?就因為這樣,她毫不猶豫地投向另一個溫柔男人的懷抱,卻在最無助時恍然看清,最愛她的那個人,竟是平日一張……

早熟家家酒 P 36
定不出三天,不是他死就是她亡。 「要聽實話?」既然她那麼沒自知之明,就不能怪他不給面子了。「因為天底下除了我之外,妳再也找不到第2個能夠面不改色吃完妳做的食物的人了。」 「是嘛,那你不就好委屈?」她扯開一抹好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