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彩雲飛》


《彩雲飛》 P 1
這樣子一直走到世界的盡頭。 車聲、人聲、雨聲、風聲……全輕飄飄的從他耳邊掠過去了,街燈、行人、飛馳的車 輛……在他眼中只是一些交織的光與影,沒有絲毫的意義。他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在他全 部的意識和思維中,都只有一個人影……

《彩雲飛》 P 2
——從車中跨了出來,同時,楊子明 也看到了他,對他招了一下手,楊子明帶著滿臉真摯的喜悅,叫着說:「雲樓,幸好你還沒 走,我來晚了。」 「楊伯伯,」雲樓彎了一下腰,高興的笑着,他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有熟人來接他, 總比……

《彩雲飛》 P 3
的箱子送 到樓上給孟少爺準備的房間裡去,同時請太太下來。」 「我來提箱子吧!」雲樓慌忙站起來說,儘管秀蘭是傭人,提箱子仍然應該是男孩子的 工作。 「讓她提吧,她提得動。」 楊子明說,看看雲樓。「你坐你的,到我家來不……

《彩雲飛》 P 4
分別寫著名字,楊子明先生,楊太太,楊涵妮小姐。 楊涵妮小姐?那應該 是楊子明的女兒,怎麼沒見到她?是了,這並不是星期天,她一定還在學校裡唸書。她有多 大?他聳聳肩,吃飯的時候就知道了,現在,想這些幹嘛? 東西整理好了……

《彩雲飛》 P 5
說: 「碧潭啦,陽明山啦,野柳啦……對了,還可以到金山海濱浴場去游泳。你會游泳嗎?」 「會的。」 雲樓笑笑。「而且游得很好。」 「怎樣?翠薇?」雅筠看著翠薇。「你這次在我們家多住幾天,幫我招待招待客人,好 不?」 ……

《彩雲飛》 P 6
你該讓她出來,這樣對她更不好……」 「她不肯,」是雅筠的聲音。「她膽 小……你就隨她去吧!」 他走下了樓梯,夫婦兩個都閉住了嘴。怎麼了?他看看楊子明夫婦,捧上了他的禮物。 但是,他的心並不在禮物上面,他相信楊氏夫婦對禮……

《彩雲飛》


《彩雲飛》 P 7
的是 這種氣氛,這燈光,這夜色,這夢幻似的女孩,和她本身沉迷在音樂中的那份狂熱。這種狂 熱是極具有感染性的,他看著那女孩聳動着的瘦削的肩頭,和那隱隱約約藏在輕紗衣服下的 單薄的軀體,感到自己全心都充塞着某種強烈的、難言的……

《彩雲飛》 P 8
麼活潑,一定會覺得厭氣 的。」 「你沒有唸書嗎?」雲樓驚異的問,這女孩在過一種怎樣的生活呢?他奇怪楊子明夫婦 是在做些什麼,要把一個女兒深深的關閉起來。「唸書?」涵妮微側着頭,欣羡的低語,然 後低檔的嘆息了。「很多年……

《彩雲飛》 P 9
的關懷。「瞧你,等會兒又要感冒了,衣服也不加一件。」 「我睡不着,我白天睡得太多 了。」 涵妮輕聲的說。 「來吧,去睡吧!」雅筠走下樓梯,輓着涵妮那單薄的肩頭。「我送你回房去,去睡 吧。」 望向雲樓,她終於溫和的笑了……

《彩雲飛》 P 10
好奇的看了雲樓一眼,香港來的男孩子!在街道上找文化特色!這真是奇怪的人 呢!不過倒滿討人喜歡的,她很少看到這種典型的男孩子,有一份灑脫,卻也有份書卷味 兒。「有個博物館,假若你有興趣!」她說。 「我有興趣,」雲樓很快的……

《彩雲飛》 P 11
麼地方?」她問雲樓,後者臉上 那深重的愁苦使她驚異。「隨便逛逛。」 雲樓心不在焉的回答。 忽然,雲樓站定了,他的眼睛直直的落在樓梯頂上,獃獃的裡望着。什麼事?雅筠跟隨 着他的視線,回過身子,向樓梯頂上看去。涵妮!在樓梯……

《彩雲飛》 P 12
態呀! 「我要幫助她,」他想著。「幫她過正常生活,幫她恢復健康。我相信一定能做到!」 他的自信又來了,他一向相信「人定勝天」的。站起身來,他繞着房間行走,一面揣測 着如何將他的計劃付諸實行。 門外有聲音,然後,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