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竹馬弄青梅


竹馬弄青梅 P 1
大一天到晚黏著她;他也不是故意的,誰教她剛好是老爺要他暗中保護的小公主! 雖誓死護衛她,但每天看她發怒的嬌俏模樣,讓他失了魂,再看向老爺一副看好戲的嘴臉,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他這地下護衛想晉陞為貼身情人,應該不會……

竹馬弄青梅 P 2
什麼怎麼辦?當然是交給田老爺子撫養啊!」 「啥咪?那不如死了算了。」 「嗯,根據我個人多年來的經驗,我猜,老爺子也不會想要收養這個娃兒的。」 果然,田老爺子現在的反應,就跟眾人一開始料想的一樣…… 經……

竹馬弄青梅 P 3
、突變豬、得口蹄疫的豬……還有好多種豬,這樣多有創意。 「小佑啊,今天是你二十二歲的生日耶!」 「是啊,真可悲,都已經二十二歲了,還擺脫不了你的糾纏。」 田佑雯按著鍵盤上的消除鍵,沒好氣地應著。 「唉,寶貝孫……

竹馬弄青梅 P 4
興,自己的房地產要是成了鷹氏飛彈試爆的落腳處,那可就不妙了。 於是,一份份厚禮也跟著獻上來,都快要疊成一座小山了。 田佑雯站在通往一樓的階梯上,望著大廳內黑壓壓的一片頭殻,無奈地嘆了一聲。「算了,反正也跟老頭子說……

竹馬弄青梅 P 5
!不!她不要承認這事實,老頭一定在同她說笑! 她掌心冒的汗都可以養一缸金魚了,此刻完全是憑著一股田家人的韌性,才沒露出驚恐的模樣,繼續故作鎮定地聽著田渠琅琅唱讀她的死亡宣言。 「他現在人在北部,沒辦法趕回來,不過……

竹馬弄青梅 P 6
鬼變得很忌諱,雖然五十幾年來他跟鬼實在也沒差多少…… 田佑雯捂著因驚嚇過度而劇烈起伏的胸口坐了起來,一面罵道:「死老頭,你想嚇死人啊!你待在我房間幹嘛?」 「你昏倒了,我當然要待在你旁邊啊!我可是個慈愛的爺爺呢。……

竹馬弄青梅


竹馬弄青梅 P 7
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啥咪?他不是明天才要來嗎?怎麼今天就出現了?! 田渠點了下頭。「嗯,叫他進來。」 「是。」 管家將門再打開些,讓出大大的位給跟在他後方的陳允瑞,緩緩退出書房,然後,立刻轉身拔腿落跑……

竹馬弄青梅 P 8
盯著她,像是要強調什麼似的,用那低沉充滿磁性的嗓聲回答。「我不這樣覺得。」 「哼。」 她才不相信,但是他的回答卻又讓她的心頭小小悸動了一下。 可惡,她是怎麼一回事?怎麼總是這麼容易受他影響呢? 「孫小姐。」……

竹馬弄青梅 P 9
看她。 其實打從國小開始,他便發現班上總會有一堆男生暗地裡談論她、偷偷暗戀她。要不是大部分的愛慕者怕被她從學校頂樓扔下去,成為草皮的肥料,跟她告白的人可能多到得電話預約。 但還是有不少變態秉持著「揍是情,踹是愛,……

竹馬弄青梅 P 10
輕吁了口氣,他表面看似鎮定,但心裡一陣驚喜——他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可以嘗到擁抱她的滋味。他不禁慶幸自己的反應夠迅速,才能把握這個難得的機會。 他忍不住想將手臂再箍緊一些,讓兩人完全貼合…… 「喔,少年仔,感情不錯……

竹馬弄青梅 P 11
單遠馬上問道。 她哀怨地嘆氣。「我的保鑣,老頭子安排的,而且就是我以前曾經跟你提過像冤鬼一樣纏著我、跟我同班了十三年的那個傢伙。」 「哦?」單遠扯了下嘴角,馬上了悟了整件事。「原來他跟你同班那麼多年,是田老頭子……

竹馬弄青梅 P 12
好嘛,她承認,要不是有陳允瑞的幫忙,憑她自己可能也趕不走言尉常那死纏爛打的傢伙。他還算挺有大腦的嘛! 不過,要她說出「謝謝」兩個字是不可能的!想都別想!哼! 陳允瑞看了她一眼,將手收回時,有意無意地撫過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