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大清殤魂


大清殤魂 P 1
桑瑪逐漸找到了自己在清朝的價值,和感情…… 北嶽文藝出版社 出版 第1部 1國之殤(1) 公元1938年 一小隊人馬在崎嶇蜿蜒的碎石路上艱難前行,時不時停下查看路況和工程的進展。 「龍公,公路的推進速度比……

大清殤魂 P 2
徹底斷裂了的粗繩加快着掉下 幸好她已經將它從腰間取下,不然這十來斤的份量會讓本就岌岌可危地站在崖縫上的她也掉下去。 「老爹!」 桑瑪突然輕輕喊了聲。 老爹,保重! 嚓、嚓的幾聲,犧牲的美國工程兵送給她的打火機點……

大清殤魂 P 3
就是!呵呵,其實她自己也是古怪得不得了! 正莫名其妙地樂着,腦袋上的口子被扯到,痛得她直咧嘴。居然沒給敲成痴獃,也實在是運氣好。 「嗷」一聲類似野獸的吼叫離得很近,近到几乎就在耳邊;一股腥臭味刺激着鼻腔。桑瑪是在戰場……

大清殤魂 P 4
的尖叫聲! 「出了什麼事?」 李參將陪着一名看上去職位更高的傢伙肅着臉走了過來。 「我的頭髮!」桑瑪憤怒地跳上去想掐死他。 當然是被牢牢摁住。 「胡閙,大清人人都剃髮,你不想活了!」 「你老婆女兒也弄這麼塊光……

大清殤魂 P 5
剛蒙蒙亮,桑瑪就習慣性的起身。在她看來算是早的,但在這年代似乎挺晚,因為每次都能見到李參將波瀾不驚的臉。 兩個人也不說話,各幹各的:一個練軍中教授的拳術和火槍瞄準,一個練騎馬射箭摔跤大刀。 桑瑪重複兩次練習全套的拳腳……

大清殤魂 P 6
騎射。 這個皇帝不是昏君。 她心裡想著,手下輕拍馬脖子,也不用馬鞭就平平穩穩、風馳電掣地趕去救急。幾天前才和李先生比試過一場,他騎馬射箭、她騎馬打槍,結果一隻飛鳥同時中了一槍、一箭,引來隨行所有士兵和官員的稱讚。 ……

大清殤魂


大清殤魂 P 7
。只是這禮來禮去的讓人煩,學女人的柔媚彎腰也不倫不類,所以她平時一直是用侍衛的單膝禮,也多少心裡平衡些就是:對著莫名其妙的人雙膝下跪,還不如讓她去死!當亡國奴當得還不夠,跑來給古人當奴還了得! 可她回不去啊!…… 正……

大清殤魂 P 8
功,是不是?」 「非也。」 桑瑪連忙搖頭、再搖頭:「桑瑪只會騎馬,卻不會射箭;只會用輕巧倭刀防身,卻沒有足夠的力氣與高大武士近身搏鬥……恩,想想挺沒用的。」 到後來,她乾脆自言自語地比較起不同的武器和搏鬥術的長短優……

大清殤魂 P 9
的沉着和力量,讓他萬分可惜:若是個男孩子多好啊,說不定是個人物。 「龍桑瑪,你怎麼不下場啊?」 「是……桑瑪的弓箭還未到可在皇上面前獻醜的地步。」 獻醜還要分程度? 康熙眨眨眼,也明白了為何心腹臣子們密奏說幾個……

大清殤魂 P 10
」 不太對,讓個女人當軍差也太好笑,但說伺候也更奇怪便是:「呃,好好聽話就是。」 「是!」 * * 「聽他們說,你被帶去認主子了?」 大皇子們不會來找不男不女的桑瑪,小皇子們心思各異,但這個十六阿哥也許是年齡小的……

大清殤魂 P 11
桑瑪連忙站起,然後施個巧勁,一腳將那小子坐的瓷墩踢開,再在他的後膝蓋窩補上一記,大家一起見禮,誰也別吃虧。 十阿哥大咧咧的無所謂,只意思意思地給四貝勒行禮,另兩位:十三阿哥和十六阿哥得給他見禮。 真煩哪!這個「禮……

大清殤魂 P 12
道深深的血口子,忽略掉!因為這些侍衛不會來救她這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她雙手持穩刀柄,採用武士刀的戰法,將精製鋼刀的最鋒利處對上軟劍靠近劍柄的地方,斬 不知道這年代的冶煉技術如何。 耳中傳來可怕的金屬碰擦聲。 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