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情貝勒


霸情貝勒 P 1
然體會,但它就是能打動他們的心。 所以,蓼吟在他們的心目中不僅是個演說名嘴,還儼然成為一位愛情顧問了。 「薏嬋,快點!你走路怎麼老這麼慢呢?到時候鐵定會沒位子坐了。」 夏雨梅拉著林薏嬋的手,橫衝直撞的往前闖,就怕……

霸情貝勒 P 2
的滋味。 好巧不巧的,隔日開學頭一天,她又遇見他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呀!更意外的是,他居然和她同班,這下可好,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她發誓,鐵定要讓他這四年生活在水深火熱、鷄飛狗跳之中。 賊賊的笑容……

霸情貝勒 P 3
聊的行為,隨他們去捕風捉影吧!他一點兒也不介意。反正他是出了名的特立獨行、寡情寡義。沙慕凡將冷笑掛在嘴邊,明天他可能又多了個新的形容詞了,例如:表裡不一、變性轉形……真好玩,太有趣了! 逃離了那一堆等着看好戲的無聊人……

霸情貝勒 P 4
扶起腳踏車,他又載着她踏上歸途,劍拔弩張的場面突然靜謐無聲,使得這段路似乎變得漠長了,陪伴他們的只剩下這場滂沱大雨。 來到一列低矮的平房前,他停下車,指着右邊算來第2間屋子,「就是那裡,快去屋檐下避雨。」 沙慕凡催促……

霸情貝勒 P 5
早衝出來,她身上根本連一毛錢也沒帶。 「那好,以後我每天給你兩塊半,你就每天賠我個滷蛋。」 想誆他?兩塊半去哪兒買滷蛋,就連生鷄蛋也買不着。 「你……你真摳門耶!」她大叫。 「為了證明我一點兒也不摳門,我請你……

霸情貝勒 P 6
麼了?你以前從不會妄自菲薄呀? 「妄自菲薄?得了吧!我是最愛自己的,你可以放一百二十個心。」 發動機車,她轉動車頭想拐過他身旁。 ¨你去哪兒?"他花了不少精力在找尋她,她連聲謝都沒嗎? 「回宿舍。」 她悶悶的……

霸情貝勒


霸情貝勒 P 7
悲痛。 媽一定不知道她已經離開人世了,她好想回去再看她一眼,人家不是說頭七可以回家嗎?但她又不知該怎麼回去! 「請問一下,我死了幾天了?該怎麼回家看看家人呢?」 皇妃大眼一瞪,眼淚又撲簌簌地淌了下來,像是比剛……

霸情貝勒 P 8
「是啊!他們趁咱們在對付三番,無暇他顧之際,掠奪我邊疆百姓,皇上一怒之下便派沙貝勒前去鎮壓。」 皇妃接着又說,似乎己漸漸能接受雨梅喪失記憶的事了。 唉!上天對她們母女倆真不公平,接二連三的讓她遭到這種挫折,這消息該……

霸情貝勒 P 9
為他慶賀呢!」雨梅聽得出這是玉兒的聲音。 「是啊!聽說瑜沁格格奉聖諭作陪耶!這不知是喜是憂。」 香雲故意壓低嗓音,卻仍傳進雨梅耳中。「皇上好像有意要撮合他們!」 「應該不會錯。」 「不過,聽說瑜沁格格好像很……

霸情貝勒 P 10
,深不見底的黑眸更加暗沉,「你是誰?我甚至懷疑你有沒有資格當宮女,你舉止不雅、動作粗俗,是打哪兒來的?該不會是從外頭混進宮來的吧?」  他咄咄逼人、專制螫猛的態度令雨梅感到非常陌生,她連連後退了數步,「沒錯,我是從未……

霸情貝勒 P 11
什麼格格不僅性子變了,好像連一些禮俗稱呼也全忘了呢?難道摔一跤會摔丟那麼多東西?”  佇立在一旁的沙慕凡心底倒是出現了一絲錯愕。格格!她居然是一名格格!以往皇上辦過不少慶功宴,還請來阿哥、格格陪宴,為何他獨獨沒見過她……

霸情貝勒 P 12
」雨梅頓覺這對沙慕凡來說,好不公平呀! 「是巧合嗎?嵐香就是因為不願嫁他才會自殺。」 說起四格格,瑜沁就感到淒愴不已,諸阿哥與格格當中,她和嵐香最有話聊,自嵐香死後,她每每都會夢到嵐香一雙哀怨的眼眸和如泣如訴的朦朧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