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暴龍總裁


暴龍總裁 P 1
、從來沒人敢動他一下的,而這個圓得像糯米丸的女生竟膽敢迎面給他一腳,好大的膽子! 「這……這是比試,是、是你自己沒躲過的嘛……」 穿著道服的六歲小女孩一臉無辜,不懂自己做錯了什麼? 剛剛爸爸和凌伯伯明明說了,要她認真……

暴龍總裁 P 2
鈴才響一聲,原本緊閉的大門馬上被人猛力拉開,隨即她就被一隻鐵臂給扯了進去。 「糯米丸,你在搞什麼鬼?給我說清楚!」如雷吼聲這回不再透過電話綫,而是直接在她耳邊轟轟作響。 「嗚……羊咩咩,我好慘啊……」 圓得不像話的臉……

暴龍總裁 P 3
醫院疾馳而去。 ☆☆☆四月天獨家製作☆☆☆☆☆☆ 凌晨三點,當凌揚從醫院急診室走出來時,臉色之黑,已是筆墨難以形容。至今,他依然想不透事情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有人可以在他花費百萬的豪華浴室上演滑壘特技,搞得血流如注,……

暴龍總裁 P 4
位惡霸總裁緊跟着出來。 一見轟炸機出現,眾人立刻噤聲,就怕被盯上,然而那位惡霸卻邊看手錶,邊往電梯定去,大赦天下地開口宣佈—— 「今天到此為止!其他部門,明天繼續。」 話落,人已進了電梯,很快就消失蹤影。 面面相覷……

暴龍總裁 P 5
專櫃小姐難得遇上這麼「阿莎力」的客人,笑得可開心了,拿着他遞來的金卡就往收銀台狂奔而去。 「不——」驚聲慘叫,眼看阻止不及,夏予彤轉而抓住「罪魁禍首」,像嗑了搖頭丸般不斷搖頭悲吼,「為什麼?為什麼下手這麼『殘』?我甚至……

暴龍總裁 P 6
理公文,不久後,他突然覺得有些渴,起身想到廚房泡杯咖啡,卻在經過客廳時看見她埋首在茶几前不知在寫些什麼,桌面上還散了十來張發票。 聳了聳肩,他懶得多問,逕自泡咖啡去了。返回時,見她依然在抄抄寫寫,臉色顯得有些慘澹;不過……

暴龍總裁


暴龍總裁 P 7
嘴巴這麼壞,一定沒女人能在你方圓十公尺內出沒!」氣都被氣死了! 「哦~~」怪里怪氣地拖着老長的音調,他反將一罩。「認識這麼久,我今天才知道原來你男扮女裝!」這顆糯米丸不就坐在他前方一公尺遠嗎?那肯定不是女人了!. 「……

暴龍總裁 P 8
才應該檢討自己像隻酷斯拉,下手不知輕重!」 「我和爸爸交手都是這樣的……」 實在不懂同樣的力道,用在他身上怎會出現這麼「慘烈」的結果? 「你把我和你爸比?人類和黑熊是可以相提並論的嗎?再說,你們父女倆是在道場內比畫,……

暴龍總裁 P 9
對身體不好,所以自願幫你分擔一些風險。」 咀嚼着肥嫩豬腦,她一副犧牲小我的慷慨捐軀樣。 「愛吃就愛吃,找這什麼爛藉口?」他噓她,手上沒停地與她一同分食起碗中的豬腦湯,好似兩人同碗共食是多麼天經地義的事,完全不覺有啥不對……

暴龍總裁 P 10
糯米丸終於肯甩掉死人臉,願意擠出假笑給他,應該算是釋懷了吧? 心下暗自猜測,凌揚小心翼翼測試。「糯米丸,這魚湯……是甜的!」 「怎麼?甜的不好喝?」假笑。 「好喝!當然好喝!」謹慎對應,大膽試探,「只是我個人更喜歡……

暴龍總裁 P 11
何夜瀾俏臉漲得通紅。 眼看這對情人親匿抬杠,夏予彤也覺得好笑,開心地又和他們聊了許久後,才依依不捨的表明要先走一步。 「不多聊一會兒嗎?」何夜瀾有些不捨。難得她們一見如故,聊得挺契合的。 「我還有事!」不好意思地婉……

暴龍總裁 P 12
點小事,實在不好麻煩你們!還有……」 話聲微微一頓,隨即又輕描淡寫開口了。「凌揚的媽是個孤兒,沒有兄弟姊妹的。」 很明顯的,他在告訴她——她不是他亡故妻子的親人,也不是他再續絃的老婆,沒事別胡亂稱呼他兒子的媽為大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