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是以見放


是以見放 P 1
這份兒手藝,我就是有,憑它那小坨兒,撐死也就能納雙拖鞋。 再說我光知道有狗皮帽子,你聽過狗皮拖鞋嗎?估計穿上挺味兒的。 回到合租的房子,歐娜審視我鞋尖的奇怪圖騰,大概在琢磨它的形成方式。 被狗咬是犯口舌的,這是很不……

是以見放 P 2
子,碎碎叨叨嘴不停閒兒,大有又當新郎又當司儀的企圖。我坐在離禮台最近的飯桌,几乎聽得見咬緊一口銀牙的小丫在恨恨提醒老大注意身份。真的翅膀以前很會裝乖的,尤其是在他們馬老爺子面前,他演多面怪人得心應手,我和小丫都佩服得跪地……

是以見放 P 3
風在各自的星球生長着。我有時候挺想他的,因為我身邊這些男生沒有一個像樣的,連我都瞧不上,楊毅更不會覺得好玩,於是她就成天纏着我和時蕾。她特別煩人,你不讓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我們每天都得高度戒嚴以便在麻煩找來時迅速躲開。這……

是以見放 P 4
認,主任氣得讓全班同學出去跑一千米。季風是體委,領着我們高呼打倒列強保衛和平的口號沿六中的四百公尺跑道溜了兩圈半,累哭了兩個男同學四個女同學,很丟人地,有我一個。我從小體質一般,一千米跑下來沒當場背過氣兒去已經很給我面子……

是以見放 P 5
學齡前兒童成天就知道淘氣啥都不尋思的主兒也行。 問題他不是。 季風不像翅膀老大那樣見花就采處處留香,但也絶非不解風情之人。 于一來到我們二年6班,給我帶來他轉學副產品,一個情敵——相傳M六中最有才情的校花紫薇。 ……

是以見放 P 6
1志願。 高考讓我們四分五裂,地域上看來,海龜于一與部分留守M城就業的連成一綫,楊毅被數學絆在二表本科,同省城求學的莘莘學子又建一綫,S大的時蕾和神不知鬼不覺在S政法報道的翅膀是一綫,季風和我在首都,我們的學校相隔十幾……

是以見放


是以見放 P 7
強上得了年節飯桌兒。黑群從老家帶回來的不少寒假趣聞,又吃又說又喝酒,一張嘴都不夠用。他曾以蓮花妙舌巧簧于校園內外,一舉顛覆了我對山東人木訥憨厚的印象。此尊有張多重明星臉,正面像周杰倫,側瞅像孫繼海,氣質像趙本山,不好想像……

是以見放 P 8
和季風的笑。一件重重的皮夾克落在我身上,笑比煙花燦爛…… 「傻乎乎仰脖兒看什麼呢?喊你接電話沒聽見啊?」 「他們都沒什麼好話。」 他失笑,眼神有點濁了,虧我還妄想他今天的狀態可以跟千杯不醉的翅膀哥小拼一下。晚點要……

是以見放 P 9
「結完婚那嘴更跟破車軸似的,她班那傻小子不怎麼一時沒想開把她娶走了,指定得後悔。」 「你缺德去吧季風,那是你親姐。」 「她那嘴本來就黑麼還怪我說了,一點兒都不像我們家人,我姥家我奶家也沒她麼這麼能白唬的,西礦咱……

是以見放 P 10
花擱桌上目的不是為吃吧?我就想看看聞聞,管得着嗎您?我有個私心,不想讓其它女孩子接近我們漂亮的風少。關於這一點我不知道季風做什麼想法,依着我是沒什麼不妥的,反正有沒有女朋友,有女朋友是誰,他都無所謂。 和叫叫兒分手之後……

是以見放 P 11
多了。 促狹的咳嗽聲自右手邊傳來。「姑娘眼下留情,我們公子臉皮兒薄得慌。」 我收起注視對右手邊說:「他長得好像我一同學。」 說完這句我可真是臉紅了,本來想不着痕跡的,反倒落了欲蓋彌彰。 右手邊沒風度地偷笑。「喲,……

是以見放 P 12
肯定不是。就他們倆那麼色跟婁保安似的,見漂亮姐兒都挪不動蹄子。」 「你有助理沒?」 「廢話,那我幹活還自己給客人擺姿勢打反光板啊?」 「你助理是男的女的?」 他忽然像個壞蛋一樣眯縫了眼睛,黑眼仁全堆在靠着我的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