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偷偷吃了你


偷偷吃了你 P 1
生的面前,熊熊「咬」了她一口,還在周會上公開宣稱她是他的女人,除了他,誰都別想「侮辱她的美」!這下子,她總應該明白他的愛如潮水了吧?嗚嗚嗚!可他大錯特錯,她她她……居然「嫌棄」他的口水!虧他夜夜爬上她的小床,日日吻醒她這……

偷偷吃了你 P 2
時,他突然低首在她雪白的胸前印上一吻。 「啊!」她迅速套好襯衣,想儘快脫離他的箝制。 偏偏他不放手,雙手自動將她的襯衣塞進裙子裡,還撩起她的裙襬,為她將襯衣拉好後,才將裙襬放下,然後彷彿什?事都沒發生過似的走出去……

偷偷吃了你 P 3
不錯,就不知道對方的情況如何?彼此實力相當,可以確定的是會打得很過癮。」 其實他有些興奮,這是自蘇意文上高中以來,第1次的校際比賽,他很希望贏──在她面前。 「打算獻給她?」林文浩果然是他的知己,一語中的。 「她……

偷偷吃了你 P 4
話綿綿,倒是有不少女生在他們住的大樓底下徘徊。 「沒有?那……你知道他喜歡什?樣的女生?」陶明想挖出更多的八卦。 「這……我也不知道,不過,他是個很霸道的人,大概比較喜歡聽話的女生吧!」 「霸道?會嗎?很冷酷……

偷偷吃了你 P 5
林文浩走近湯彥衡,攬著他的肩,露出十足痞子樣的賊笑。「這就是的第1步?」 「不!這是我消除緊張的方法,不過,如果有附加效果的話,我也不介意。」 湯彥衡自在地走回球員休息區,對自己剛剛造成的大轟動一點也不在乎,他坐下來……

偷偷吃了你 P 6
蘇意文推門而入。「校長好。」 「蘇同學,你過來。」 白白胖胖的老校長笑呵獃地招她過來。 她依言走了過去,現場還有兩位美術老師和美術社的社長。 「蘇同學,還有一個半月就是本校的校慶,所有慶祝活動都已經在籌備當……

偷偷吃了你


偷偷吃了你 P 7
是,那天林文浩的一席話令他起了防範之心。的確,如果有人想使壞,她一個人是滿危險的,像隔壁班的蔡佩予就不是個簡單人物,再加上一些莫明其妙的善妒女生……善妒?哼! 打一開始就沒她們說話的份,她們憑什?立場嫉妒? 不過……

偷偷吃了你 P 8
不住輕顫,這柔情她從不曾領略過,抑或是其實她一直在忽略它? 當她不自覺地發出一聲輕吟後,湯彥衡滿意地重重啄了她一下,而後離開她的唇,凝視著她。 當蘇意文睜開眼,就瞧見一雙滿是柔情的眼眸,這是她的錯覺嗎? 柔情……

偷偷吃了你 P 9
一下,紀亞彤為她又想做什??下午她還沒閙夠嗎?要不要去呢?也許該和她把話說明白,省得她又來找她的麻煩。 於是,她轉個方向,決定去赴紀亞彤之約。 巷子裡聚集了三、四個小太妹,全是紀亞彤叫來的,只因她嚥不下中午被蔡佩……

偷偷吃了你 P 10
「小姐,你可以作證嗎?」另一名男子問道。 「當然,是那個不要臉的婊子推她的!」阿鳳拿出自製的名片交給他。「需要時請Call我。」 她十分阿沙力地道。 「謝謝!」他們立刻迅速離去。 「大姐頭,你看要不要去教……

偷偷吃了你 P 11
的時候。知道蘇意文暫時沒事,他準備離去,此刻他有滿肚子的怒氣需要發泄一下。 「當然!」 望著合上的門一眼,湯彥衡的注意力又回到病床上的人兒。他?起顫抖的雙手,握住她纏滿綳事的右手,閉上眼睛,消化這個鐘頭來強烈的情……

偷偷吃了你 P 12
是嗎?」湯彥衡眼中閃動著危險的訊號,可惜忙著打呵欠的她沒瞧見。 「本來嘛!被嫉妒沖昏頭的人,行為舉止和‘無行為能力」的人沒兩樣,所以,怪來怪去是該怪你。” 「怪我?嗯?」湯彥衡淺淺一笑,卻十足邪惡的笑容。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