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上同名女子


愛上同名女子 P 1
替人幫傭,父親除了喝酒、賭博之外一無是處的女子,也之所以,高哲才一畢業他們就急急忙忙的將他送往國外去,以防止她這個一心想登豪門當少夫人的投機女子。 高哲從來都不知道他父母不喜歡她,因為他們在他眼前總是表現得親切和藹,……

愛上同名女子 P 2
道,卻在驚見邵荃眼中的淚水時戛然止住,「邵荃?」 「媽,你真的不曾收到過高哲寫給我的信嗎?」透過模糊的淚眼,她目不轉睛的望着母親啞聲問道。 「這┅┅」邵母惴惴不安的低下頭去,「你怎突然問我這個問題?我┅┅你每天下……

愛上同名女子 P 3
意回到自己溫暖的家呢? 從她懂事以來,她始終對父親這個名詞存着質疑,因為在書本中讀到的父親是一家之主,是鎮日辛苦的賺錢養家,是蹣姍而行將歲月刻劃在臉上,是盤石、碰風港,讓受挫的子女迴首時有所依靠,而那與她的父親卻剛好……

愛上同名女子 P 4
就是房內惟一坐著的,那位口中叼了根菸的男子大概就是他們所謂的彭先生吧?她忖度。 「進去!」 黑衣男子用力的將站在門口處的她推入房間內,下一秒鐘,她身後的房門便「砰」的一聲被關了起來。 穩住顛躓的腳步,邵荃的眼……

愛上同名女子 P 5
我說!」一見到此,邵鎮東突然生氣的朝她吼道,並怒氣沖沖的衝向她,那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他再也受不了她的無理取閙似的,可是事實上呢,他卻在衝向她的那時奇準無比的握住門把,將門打開,再用力的將她推出門外,並在一氣呵成的舉動中朝……

愛上同名女子 P 6
她喊道,才喊完人又昏了過去。 「你們倆誰也別想走。」 彭大海冷冷的看著他們倆說──而剛剛遭受邵荃狠咬的男子更是以一副咬牙切齒,非將她千刀萬剮,否則誓不為人的恐怖表情死瞪着她。 此時,彭大海他們背後的房門突然被人打……

愛上同名女子


愛上同名女子 P 7
嗎?」 「是。」 昏黃路燈下的蕭瑟街景不斷朝後退,邵荃坐在車內感覺自己的情感與理智,也隨着街景的後退一點一點的退隱至內心深處,塵封再塵封。 現在的她已不再屬於她自己,不該有的情感與理智對她來說只是負擔與折磨……

愛上同名女子 P 8
一扇門,她遲疑了一會兒,突然伸手開門,眼前的情景讓她抑制不住的驚呼出聲,握住門把的手亦反射動作般的立刻將門拉上,關了回去。天啊!裸體,她看到他的裸體了! 「你要打電話是不是?進來呀!」看到她的古紹全,由他那一方將門打……

愛上同名女子 P 9
肉,而下三濫的店當然就有下三濫的客人,最令人髮指的是那些下三濫之中還有不少是性虐狂,試問,在這種情況之下,他怎麼忍心看她這樣一個純潔的女孩陷入人間地獄呢? 至於將她據為己有讓她成為自己的女人,老實說,他並不是在玩利人……

愛上同名女子 P 10
楚知道自己在想甚麼、做甚麼,而他竟一點也不意外自己作了要娶她的決定,這┅┅真是奇怪的感覺。 三年後 黑色BMW「吱!」的一聲停在一間金碧輝煌的酒店門前,駕駛者下車替後座者開門,一雙修長足蹬三黑色高跟鞋的美腿首先跨……

愛上同名女子 P 11
他辦公室的長沙發,默默的等他將事情做完。其間,她無聊的左顧右盼,然而對一間她看過無數次的辦公室,她實在找不出一絲興趣再去研究它,所以她最後的眼光不由自主的替自己尋找到一個滿意的目標,緊緊的瞧著在辦公中的古紹全。 如果……

愛上同名女子 P 12
,在未玩膩她之前,也不可能會這麼輕易放過她的,更何況他對她還有着就從與他同住這點開始說起吧! 她之所以能和他住在一個屋檐下其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因為她是他花錢買回來的廉價財產,而為了不願多花一筆租屋或購屋的開銷放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