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怨妻不懂男人心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1
眼睛都凸出來了。 「嗯,這就是京城了。」 大元王朝唯一的女將軍──烏吉雅朝他點點頭。 只是眼前的一切比她記憶中的更繁華,也更陌生了呢!從修整一新的街道上,已經找不到多年前的記憶了。 想到這,略帶惆悵的嘆息聲逸出吉雅……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2
,又轉回來了。 「沒、沒……」 看見她眼裡的關切,莫日根心頭一熱,鼻血噴得越發厲害了。 「莫大哥,你怎麼了?」看見他這樣子,吉雅很是擔心。 「我沒事,就、就是有些上火啦!」他一邊用袖子胡亂的擦擦鼻子,一邊搪塞道。 ……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3
「吉──呃,將軍,妳要去哪裡?」莫日根忍不住問道。 「我隨便走走啦!都不許跟着我,尤其是你!」她惡狠狠的丟出一句,也不等他回答,就逃也似的離開了。 哦~~還真是難為情呢!等確定自己已經身處人群之中,吉雅才伸出手摀……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4
赤烈的敏捷身手自然不會被一個小二抓住,不過以皇太孫和大諾顏的身分,在酒樓跳樓逃債的事情若是傳出去也不是那麼好聽。 於是元赤烈只得收住腳步。 「給你!」元赤烈丟了一塊銀子到小二懷裡,再轉過身,鐵穆耳已跑得老遠。 嗯,……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5
」鐵穆耳痛得齜牙咧嘴的。 「小子,記住了,她不是你能碰的女人!」莫日根沉聲警告道。 「切,你這邊關小子也太狂妄了,也不看看自己踏在誰的土地上。」 他居然敢出言威脅皇太孫?!鐵穆耳的嘴角一陣抽搐。 「你居然偷聽我們說……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6
的明眸瞅着他,滑嫩的小手抓着他的大手搖啊搖的。 可──一場艱苦的鏖戰之後,衛南軍失去了敬愛的老將軍,他也失去了心愛的小丫頭,取而代之的是堅強而威嚴的女將軍。 只要回憶起當年的情景,莫日根就心神恍惚。 「莫大哥,你怎……

怨妻不懂男人心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7
很好,不過他卻始終不改初衷。 就算不說男女在先天體質上的差異,就說後續的交接傳承,選兒子就能省下不少事了。 想必那些人也知道這點吧!所以最近他時不時的聽見一些朝臣們誇獎衛南小將軍的話。 衛南小將軍……哼哼!皇爺爺還……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8
」 兩人几乎同時跳進門檻,果然就在門後和牆壁之間發現灰頭土臉的查布。 「呵呵呵呵~~原、原來是將、將軍和莫大哥啊……」 查布的額頭被門板撞出一個腫包,鼻子也整個撞紅了。 「查布你、你沒事吧?」吉雅擔心極了。 「……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9
言,莫日根的眼神凍結成冰。 「老夫人到觀音廟還願去了,要小住一陣;舅爺最近身體不好,少爺就去舅爺那照顧了。」 豬頭臉忙道。 什麼「還願」、「照顧」的,分明就是故意離開的藉口嘛!莫日根的面容冷峻。 「去,把所有人都叫……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10
天的晚飯和今天的早飯了,更不會在朝堂上撐得這麼辛苦。 吉雅的表情頗為哀怨。 而莫日根配合她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以免看起來太過突兀,會引起旁人的注意。 他身上熟悉而又好聞的氣息安慰着吉雅緊繃的神經,就連時不時抽痛的……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11
「皇上,臣沒有那個意思。」 他急得出了一身的汗。 「哦?你這是說朕已經糊塗了,連你話裡的意思也聽不出來了?!」皇帝挑高濃眉道。 「臣……」 真是動輒得咎啊!莫日根都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說話了。 「哼!」這次皇帝連話也懶……

怨妻不懂男人心 P 12
意頓時弱了。 如果將莫日根比作一柄名劍的話,烏吉雅就是收藏這柄名劍的劍鞘了。只是,她自己始終沒有意會到,呵…… 有意思!元赤烈的眼裡滿是笑意。 莫日根忽然暴起,可只竄起一半,元赤烈的大手就已按在他的肩頭上,那隻手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