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鷹翔萬里


鷹翔萬里 P 1
他精準的投資目光和大膽的作風,更是帶領集團急速地成長,攀上另一個高峰,不論是金融證券、科技石化、營建開發、頂級飯店、貨連鎖、海運、電機……執各行業之牛耳。 無疑地,「騰氏集團」是華人的驕傲。領導人的一句話往往足以呼風……

鷹翔萬里 P 2
妻倆一起打拚。雖然工作很累,常常從早忙到晚,收入也沒有以前優渥,不過她卻非常珍惜這份平淡中的幸福,只因她找到了一個最愛她,也最瞭解她的好男人。 真好……輕撫着咖啡杯的杯緣,珀懿由衷為好友感到高興,也十分羡慕她的幸運。……

鷹翔萬里 P 3
咖啡潑她。 珀懿無奈地說:「我無所謂,反正我們從事的是服務業,本米就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客人,遇到」澳客「也只好認了。」 「話不能這麼說啊!」梅蒂還是很氣憤。「那個姓馬的已經是航空界赫赫有名的登徒子了!以前我在別家……

鷹翔萬里 P 4
瞭解客人用餐的喜好、是否吃索或有其他的特別要求,務求提供最貼心的服務。 不久,乘客一一登上飛機了。 起飛後約十五分鐘,飛機平穩飛行後,安全帶的指示燈隨之熄滅,空服人員開始準備餐點。 這班飛機是由巴黎的戴高樂國……

鷹翔萬里 P 5
客人就只有這幾位,而且那男人的位置剛好吻合! 她氣到怒不可遏,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也遇到跟梅蒂一樣的事! 太過分了!這些男人真是犯賤!竟敢如此羞辱她?哼,她可不是好欺負的弱女子! 第2章 藍珀懿氣勢驚人地轉過……

鷹翔萬里 P 6
的空服員,如果空服員真的被客人性騷擾的話,一定會替員工討回公道。嚴重的話,甚至會在抵達機場之前就聯絡當地警察,待飛機落地後就直接把色狼扭送法辦,不過前提是——必須確定客人真的有觸法。 「座艙長,請您說話啊!」珀懿還是……

鷹翔萬里


鷹翔萬里 P 7
「是是,謝謝鷹總裁您的體諒,非常感謝!」警報解除!座艙長如釋重負地鬆了一大口氣後,殷叨地提議道:「那麼,我現在就立刻幫您準備餐前點心好嗎?對了,您是否想要換上另一名專屬的空服員來為您服務呢?」 發生這種事,鷹總……

鷹翔萬里 P 8
啊——」 飛機突來的劇烈晃動,讓珀懿几乎站不住,她反射性地往前撲想抓住東西,重心不穩之下,整個人竟捧劍了鷹荻翔的懷中! 第3章 好痛! 珀懿不但撞入鷹荻翔的懷中,鼻尖還撞上一堵結實的胸膛,她忍不住搗着鼻頭……

鷹翔萬里 P 9
不,別拔頭髮——」 荻翔來不及阻止,珀懿已經狠狠地把自己的頭髮扯下來。 好痛!她忍不住吃痛地皺起秀眉。 「很痛嗎?」狄翔心疼地輕撫她的手,上帝,請一定要原諒他,他不是故意害她拔頭髮的,他只是捨不得放開這個軟玉……

鷹翔萬里 P 10
墜入深不見底的黑潭,連思考的力氣都沒有了,呼吸瞬間就被他奪了去。 倘若不是梅蒂闖入,接下來…… 好煩!越想她的心情越加惡劣。真是見鬼了,她怎麼會跟一個第1次見面的男人熱烈的舌吻呢?說不定在吻她的同時,鷹荻翔還在心……

鷹翔萬里 P 11
」女人的驚嚷聲響起。 「媽咪,抱抱!嗚嗚!有東西撞到我,好痛喔!」小孩的哭喊聲混雜在其中。 一時間,機艙內的尖叫聲不絶于耳。 「哇,好恐怖!」 「珀懿,快坐下!」凱西顧不得會在客人面前失態,大聲地吼她,天……

鷹翔萬里 P 12
以找得到我。」 梅蒂離去後,羽懿拿起棉花棒沾水,幫姐姐滋潤乾燥的嘴唇,小臉盛滿憂慮。 姐姐已經昏迷兩天兩夜了,她真的好擔心,可又不敢在病房哭泣。 突然問,羽懿看到姐姐的睫毛一直顫動着,她驚喜地撲到床畔:「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