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傾國之吻


傾國之吻 P 1
接觸,但是卻讓他印象深刻到極點。該說是震撼還是驚駭?明知道不可以讓那絲光明一再的滲透進他純然黑暗的世界,但是卻無法擺脫她。 想來有些可笑,被外人傳說得冷血無情,行事乾淨俐落的他,不屬於任何組織,只為出價最高的人效命,宛……

傾國之吻 P 2
,無論如何我都會找到你。」 她溫柔的笑着,說的話語像是情人的低喃,偏又有着最甜蜜的威脅。她低下頭,用花瓣般的唇輕觸着他的,甜蜜的香氣包裹了他…… 「不!」他驚駭的一揮手,屬於她的柔和光亮徒然消逝,他從重複了無數次的夢境……

傾國之吻 P 3
那個人的幫忙,必須將那人從此處帶走,在父親趕到前,她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可以帶著對方遠遠的逃離台灣。 傾城觀察着四周,輕易的看出此處的設備良好,心情沉重的明白,父親對這個保護區有多麼重視。她轉頭看著傾國,心中的不安又冉……

傾國之吻 P 4
會大發脾氣的。」 「別抱怨,你就當幫我一次忙,我會把恩情牢記在心裡的。」 傾國安撫着妹妹,匆忙的經過幾處寬敞的院落。 有不少優閒漫步其中的人們,在看見行色匆匆的姊妹兩人時,紛紛露出驚愕的表情。這裡是最隱蔽的保護區,……

傾國之吻 P 5
北非的弗倫德爾去。」 「弗倫德爾?那個盛產玫瑰的島國?」楚依人詢問着,蹙着彎彎的眉。 「是的,那個島國這幾年來的玫瑰產量遽增,還開發出特有的化妝品,因為利潤驚人,所以引來旁人側目,那位繼任不久的國王將舉行一場宴會,……

傾國之吻 P 6
黑的肌膚,以及冷漠得接近殘忍的氣質,讓他看來竟像是黑暗王子,從最深的地獄走來,尋找着屬於他的獵物。 然而每一張面容都掩飾在精巧的面具下,人們的身分被隱藏得很好,在美妙的音樂,以及優雅的談笑下,其實有着詭譎的波濤,全都在……

傾國之吻


傾國之吻 P 7
的黑眸,在面對著他那雙冷漠到接近無情的眼睛時,奇妙的完全不感到恐懼。 他嘴角的邪笑加深,佩服起她的高明手段,懂得裝成無辜的清純處子,勾起男人的保護欲,無可諱言的,這種手段的確讓她更加吸引人。他不想戳破她的把戲,也樂得順……

傾國之吻 P 8
庭院的落地窗被打開,之後迅速的關上,只殘留空氣中一股香甜的玫瑰花香。 ☆☆☆ 在柔和的月光下,滿園的玫瑰花靜靜盛開着,約有兩公尺高的喬木種玫瑰正適合修剪成花牆,滿是荊棘尖刺的枝幹,長滿了深綠色的葉片,以及深紅色的花朵……

傾國之吻 P 9
她的難受而感到自責?他是個冷漠到接近殘酷的男人,應該睥睨一切,眼裡只看得到金錢,但是當她精緻的臉龐上充斥着悲傷時,他的心意外的感到些許疼痛。 這些年來若是沒有懷唸過她,為什麼時常會在夢境中看見她美麗的身影?他一再的解釋……

傾國之吻 P 10
之最,多年的追尋,怎麼可能因為他淡淡的幾句話就打了退堂鼓? 「如果沒有達到目的,我是不會離開這裡的。在這裡,我的身分是東方集團的代表,我有充分的理由可以留下。」 她若有所指的說,澄澈的雙眸緊盯着他。就如同先前的每一次,……

傾國之吻 P 11
,她能夠清楚的感受到他的力量。 他的唇吻得她有些疼,需索着她的所有,這麼激烈的吻几乎要嚇壞她,她曾經幻想過千百次與他的親吻,但是此時粗暴得有如野獸的他,讓她直覺的只想逃走。 「不,不要這樣。」 她發出細微的嗚咽,好不……

傾國之吻 P 12
。這場宴會裡有太多人,不希望真實身分暴露,要是他們知道即使戴上面具,你還是能夠輕易認出他們,那些人會把你埋在泥土裡,當成玫瑰花的養分。」 陸磊驥警告道,低頭看著懷裡的女子。奇異的,在這麼危險的時刻裡,他的手竟然還是離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