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女兒國記


女兒國記 P 1
小說,認為不能窮盡人間情色,便不能寫盡男女世態。孔夫子云,食色性也。熊沐便有《食色男女》七部,專寫男女情,男女事。 延邊人民出版社 出版 第1章 最毒男人心(1) 黃鶴樓下,聚一群人圍觀,是一群閒人。 他們……

女兒國記 P 2
是撲過來三步。 錢不多苦笑:「從來沒有男人會為女人傾心,會為她捨命,你知道不知道?」 女人閉上了眼睛。 她恨錢不多,若不是錢不多,她不會知道男人薄情;如果她死了,還會心裡掛唸著那個男人,因為他們海誓山盟過,他……

女兒國記 P 3
,搖搖頭。 大苦兒說:「你喝下一杯酒,我就笑。」 這要求很容易做,女人感到意外,她慢慢端了一杯酒。 她一口口喝。她不會喝,卻一口口把這一杯酒都喝了下去。大苦兒真就笑了笑。 第1章 最毒男人心(4) ……

女兒國記 P 4
六刀,七刀,八刀…… 只要再來一刀,那男人必死。 他差不多只有一口氣了,男根在流血,止也止不住。 那男人低聲道:「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女人低聲說:「雲郎,雲郎,我與你地獄再會。」 男人垂頭,死……

女兒國記 P 5
是問了一句:「死人了沒有?」 崆峒七星來搶他府第,入了府,才看到錢不多,錢不多正與女人一吞一吐地咬舌頭,那香津津的勁頭兒,讓崆峒七星也不知如何是好。 錢不多如是要奪下大宋的江山,也決非難事。他的錢多得能買下世上的……

女兒國記 P 6
卻死了。」 米離悠悠道:「有些人從來不會死。」 魚漂兒是死了,但在米離的心裡,魚漂兒是不死的。 紅衣女說:「你是至情至性人,不必去流花女人谷。」 米離一笑,說:「我願意去看看,看看有沒有誰樂意與我一……

女兒國記


女兒國記 P 7
做,她輕輕籲一口氣,說:「那你死定了。」 她不理莫輸,來看著活混兒許樂。 「你也不走?」 許樂的眼珠子轉得很快,紅衣女像是忍不住要樂,但她強忍住。活混兒許樂嘻嘻笑:「你這好模樣,整天板著臉有什麼好?不如你也……

女兒國記 P 8
錯,我相信谷主。」 「谷主是誰?」 「流花。」 他大聲道:「胡說!流花已經死了,據說是上一次與惡人崗一場惡戰裡,她與瘋人樓的樓主同歸於盡!」 她抬起了頭:「你以為流花女人谷的谷主會那麼沒用嗎?」 ……

女兒國記 P 9
才最是大樂。你知道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也知道,只是迷迷糊糊地知道那麼一點點兒。 女人身子變得光滑了,變得溫熱了,她死死抱著錢小小,身子觳觫,眼睛發亮。 錢小小說:「我不能,你是老爹的。」 女人吃吃笑……

女兒國記 P 10
府。 他恨錢不多。 錢串兒笑道:「我告訴你,是我殺了你娘。」 錢小小一聲叫,人撲上去,想殺了那個錢串兒。 但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了。無法打到錢串兒,他一到了大眼睛姑娘面前,便跌了一交。 大眼睛姑娘一伸……

女兒國記 P 11
色,怯聲道:「不是……不是三萬,是四萬三千兩。」 叭!老人上去便是一個耳光,大漢的牙鬆了,但他不動,不敢吐聲。 「都拿出來!」 四萬兩銀子,放在了錢小小的面前。 四個人看錢小小賭。 要知道他是錢不多……

女兒國記 P 12
好了。只是我告訴你,錢不多的銀子一向只進不出的,你知道不知道?」 他們知道。 錢小小寫了字據。 他嘆了一口氣,說道:「好了,好了,我寫完了。你們三個人都去拿銀子,讓她陪我。」 兩個老人走了。還有一個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