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烈火狂夫


烈火狂夫 P 1
寇年華少女專屬的清脆嗓音,在偌大的校園裡悠悠然地迴蕩着。 「芊樺!芊樺!」一名看來不過二十出頭,有着一頭烏黑亮麗長髮,身穿淡黃色連身洋裝的年輕女孩叫嚷着。 聽到有人呼喊自己,前頭的女孩停下腳步,轉過身靜待來人走近……

烈火狂夫 P 2
不痛了。」 邊上藥的同時,裴芊樺並沒有放棄追問事情的真相,「告訴樺姐,是誰把你打成這樣?」定要讓那該死的混蛋吃不完兜着走。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着的。」 他口拙地扯謊,不想把事情閙大。 「不小心會摔成這樣?」……

烈火狂夫 P 3
事寧人,中村建仁才想鬆口氣…… 「不行!」她突然在桌面拍了一掌。「總不能讓你白白挨打。」 「什麼?」她這一拍,將中村建仁正要鬆口的氣又給提了上來。 並未察覺到他的征愣,裴芊樺自顧自地同他保證,「放心吧,一切……

烈火狂夫 P 4
都是上上之選,也莫怪酒吧裡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人,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而他們顯然早已是識途老馬,個個一副優遊自得的與那些女子調笑,絲毫未見十八、九歲少年應有的青澀。 裴芊樺又注意了他們好一會兒,只見宇昊文亟身旁的……

烈火狂夫 P 5
心靜氣的打量起眼前的陌生女子。 頂着一頭削薄的短髮、細細的柳葉眉、不大卻有神的眼眸,以及稱不上櫻桃小口但鮮紅性感的朱唇,整體而言,她的五官稱不上突出,充其量不過是清秀罷了。 然而,她眼底的堅毅,以及眉宇間那股毫不……

烈火狂夫 P 6
力,腦海中唯一浮現出來的字眼只有「逃」。 是的,她想逃,逃得遠遠的,最好永遠也不要再見到眼前這人。 像是能看穿人心似的,宇昊文亟一語戳破她的意圖,「想逃?沒那麼容易。」 雖然她並沒有對自己造成什麼實質上的傷害,然……

烈火狂夫


烈火狂夫 P 7
在拍寫真呢! 睜着雙寒冰似的厲眸,宇昊文亟簡直不敢相信,這該死的女人居然真的做了?! 「裴芊樺,我不會放過你的。」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齒的說道。 儘管內心仍是有些害怕,但表面上,裴芊樺仍故作輕鬆狀,「我知道你……

烈火狂夫 P 8
,無形中卻也再次侮辱了他。只見他雙眼瞪成銅鈴般大小,黑瞳裡閃爍着熊熊的火光,那模樣彷彿是在對著她咆哮,「裴辛樺!我要殺了你。」 令人好不心驚。 強忍住心頭那股不安的情緒,她再次拿起手邊的照相機,為他拍下一張張露點的寫……

烈火狂夫 P 9
服輸,只是更加惹怒宇昊文亟,「不說話是吧?很好,我會讓你開口的。」 將她的神情視為一種挑釁,他打定主意要她匍匐在自己腳邊,卑微的乞求饒恕。 眼見他的拳頭又要落下,驚恐和自尊驅使她閉上眼臉,準備承受下一波接踵而來的痛楚……

烈火狂夫 P 10
想快快從他身邊逃開。 看著自己早已被撕得粉碎的上半身衣物,她不知是哪來的勇氣,二話不說就動手解起他上衣的鈕扣。 雖然不明白她想做什麼,但只要她不繼續哭泣,宇昊文亟並不打算阻止她。 褪下他的學生制服上衣,迅速往……

烈火狂夫 P 11
家,他不會浪費這麼多唇舌解釋。 見孫子一臉的堅決,宇昊龍天知道自己是左右不了他的決定了,「你總得給我一個信服的理由。」 孫子始終決意去台灣,其中肯定大有文章。 祖孫倆隔着幾尺的距離對峙着,目光膠着了幾秒,宇昊文亟……

烈火狂夫 P 12
自由的選擇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在台北打拚了幾年,兩年前的她終於憑着自身的努力,以貸款的方式買下這層兩房一廳,占地約二十多坪的小公寓,開始了單身貴族的生活。 每當她被繁瑣的工作壓榨得疲憊不堪時,她就會靜下心來環顧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