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卿本丫頭


卿本丫頭 P 1
管家咄咄逼人的樣子像是要吃掉阿彩:「我曾告訴過你,想東西、做事情不要想當然,結果今天晚上你又想當然了!這幾件衣服是小姐過兩天進宮裡穿的朝服,為什麼要洗??問題在於你自以為是地認為新做的衣服要洗過才能穿。荒謬!從現在起,無……

卿本丫頭 P 2
聲音繼續在身後說。 回頭仔細看看這位女子,忍不住說:「你的衣着打扮好像宮女啊!」 「回小姐,奴婢正是宮女小菀。」 啊??阿彩仔細回想前因後果。我這是到宮裡來了吧。忍不住急急問:「那馬車呢?」 「回小姐,奴婢不清……

卿本丫頭 P 3
不依不饒。 第1集 莫名其妙進了宮(4) 「夠了!」阿彩忍無可忍,破口而出:「不就是撞了一下嗎?婆婆媽媽半天幹什麼?你是個女人嗎?」 「我是太子!」對方的臉已經漲得通紅。 「太子又怎麼樣?太子就了不起啊!太子就可……

卿本丫頭 P 4
!好變態啊!說他是女人說得真對!」阿彩點點頭肯定自己一下。 樹影婆娑,涼風習習,花香陣陣。 折騰了一晚沒睡的阿彩抵不住睏意,就在樹上睡着了。 「好的,就這些吧,包起來送到禦膳房熬成半碗水,放進這個瓶子裡。」 太子從……

卿本丫頭 P 5
那些采女像看怪物一樣看著阿彩。 「那你幹嘛來了?」一個采女出言相譏。 阿彩一時語塞,不吱聲了。 一回頭,看見一位氣質超凡脫俗秀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站在她們身後不知站了多久。 這位女子淡淡一笑,猶如春風拂面,她好像……

卿本丫頭 P 6
臟髒的小臉蛋然後捏住他的臉:「大花貓,幹什麼到這裡來?來找我?」 「我是來看你們唸書的。偌哥哥,今天這裡怎麼沒人啊?」 「今天李儀成親,大家都去祝賀了。我五天前佈置給你的任務你完成沒有?」 「完成了!你聽著!」小孩……

卿本丫頭


卿本丫頭 P 7
氣沁涼。 未央宮書房內的平王每翻一本書都看不進去,看幾頁扔到一邊又換另一本。桌上地上已經是滿桌滿地的書…… 東宮書房內的太子燒掉左邊的字幅,小心翼翼收下捲好右邊的字幅放入箱子。收起她寫的字畫,收起她送的香囊,收起跟她……

卿本丫頭 P 8
命,愛惜飛蛾紗照燈』……你懂不懂什麼叫慈悲為懷?……你知不知道人命很珍貴?……白白當了個太子,就知道砍人家的頭……哼!」 「你,掃地?」 阿彩倒吸一口涼氣:完了,一緊張說溜了嘴,趕緊補禍:「是啊,時不時幫丫鬟們掃掃地……

卿本丫頭 P 9
大礙,休息幾日就好了。」 小葶一頭大汗地跑回來。 「哦。」 正在書寫的筱兒放下心頭大石,放下手中的筆。掏出絲帕,幫小葶擦汗。 擦過汗的絲帕隨手扔進了廢棄箱,廢棄箱裡,還躺着一個草燈籠。 筱兒輾轉了一夜未能入睡。……

卿本丫頭 P 10
?? 正想沖阿彩發火,卻見小菀推門進來跪在地上:「請殿下息怒,奴婢到禦醫院拿藥了,沒有陪着沈小姐,讓殿下擔憂,奴婢該死。」 「她怎麼回事?為什麼弄成這樣?」 「沈小姐在湖裡救起殿下之後……」 「什麼?她救我?……

卿本丫頭 P 11
門而入,有拿着精緻點心的,有拿着新鮮水果的,有拿着上等燕窩的,有拿着綾羅綢緞的。 一口一個「妹妹」叫得好不親熱。 被團團圍住的阿彩表面上受寵若驚,心底里卻跟個明鏡似的:黃鼠狼給鷄拜年來了! 「太子殿下對妹妹青眼……

卿本丫頭 P 12
,皇上漸漸息了怒,念起了燕妃的好來,但礙於她叛國的罪名,只好偷偷到冷宮與她私會……燕妃又有喜了,沒多久不知怎麼地孩子就沒了,人也死了,禦醫告訴皇上她是血流不止以致命喪黃泉,但後宮裡都在傳是皇后讓禦醫開的安胎藥裡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