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相公好不老實


相公好不老實 P 1
性,那種糾纏自己寫來都覺得痛苦,罷了,短時間內讓我別再自虐了。 我想寫一個男人,一個真性情、堅強、有肩膀的男人,他或許粗糙但是很真實,他愛一個女人的方式,很男人、很感性也很實際。我還想寫一個女人,她美麗而勇敢,她敢去追……

相公好不老實 P 2
的駝工,在最短的時間內便就地找好掩護了,但即使動作再快,也不及暴風來得迅速。 在狂風夾帶而來的粗礫風沙中,他們面臨了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 駝隊,來往沙漠的一旅商隊,用淚和汗踏出了一條血路…… 第1章 桔梗花。 ……

相公好不老實 P 3
娘,但也希望妳能獲得幸福,妳爹更不願意將妳嫁給沈二公子,可是……當年妳爹經商失敗,若非沈老爺鼎力相助,讓妳爹能順利渡過難關,樊家便不可能有如今龐大的家業,所以妳爹才會在那時替妳定下這門婚事。這婚事已經拖了兩年,是再也拖不……

相公好不老實 P 4
能力都集中在此時此刻,望着她輕輕掀動的紅潤唇瓣,他只覺得目眩神迷。「康熙爺在那裡設了地界,它成了大清和蒙古之間的邊界,也是旅蒙商隊要走進蒙古草原的第1站。它現在雖然還沒有什麼名氣,但遲早會取代歸化。」 「你去包頭做什……

相公好不老實 P 5
。 他無言地看著眼前剛萌新綠的荷花池,寬厚的背影像一座山似的靜立着,她話裡的淒涼讓他聽得一陣心絞。 「那種飄蕩的日子,不是妳這種養在深閨的千金小姐所能忍受的--可能好幾天都喝不到一口熱茶、吃不着一頓飽飯,甚至睡不了一……

相公好不老實 P 6
有過任何一絲不合宜的舉動;她還知道,他總愛盯着她瞧,一雙火炬般的目光總是繞着她打轉。 她該尷尬、她該不悅,但是,當她捕捉到他的視線時,他眸裡隱約的情意,卻讓她有種淡淡的喜悅。 她的頭巾鬆開了,如瀑的長髮散落了下來。 ……

相公好不老實


相公好不老實 P 7
的模樣,讓她心裡升起了三分厭惡。 他一看到桔梗,狹小的眼睛裡立刻發出幽光,兩眼都看直了。 一副寬闊的肩膀擋住了他的視線,面對著祥子警告的眼神,他訕訕地笑了。「那姑娘真是個天仙美人。」 「她是我妻子。」 祥子沉聲響……

相公好不老實 P 8
是一大筆錢啊!」 桔梗聞言一顫,心頭寒意更甚,更加偎緊了祥子,汲取他身上的力量和溫暖。 祥子的右手移向了系在腰間的佩刀,刀刃隨時準備出鞘,微瞇着眼,眸中充滿殺機。她渾身顫抖,兩手緊緊地抓着他的衣服,這輩子桔梗從未像現……

相公好不老實 P 9
…好痛……我想回家……想走……不要在這裡了……好累,我不要再走了……不走了……再也不走了……」 語無倫次地嚷着,桔梗越講越傷心,到最後已是淚眼盈眶。 「別哭……唉!妳別哭……好……不走了、不走了……我背妳好不好?」他拿……

相公好不老實 P 10
的言語挑釁恍若未聞,仍是沉穩地邁着堅定的步伐。 叩!叩!叩! 敲門聲響起,拉回了她遠揚的思緒。「進來。」 「啊!姑娘妳醒啦!那位客倌吩咐我送些吃的來給妳。」 店小二哈着腰說道。 陽光灑在這孱弱的姑娘身上,顯得她……

相公好不老實 P 11
手。」 她又柔聲地要求道。 祥子乖乖地將一雙大手攤在桔梗面前,那是一雙慣于勞動的手,指掌間長滿了厚繭,還有新增的各種大小傷口,深深淺淺的,數起來竟也有十來道。 「不要緊的,不會痛。」 見她一臉難過欲泣的模樣,他忙藏起……

相公好不老實 P 12
x fmx fmx fmx fmx 走近濟南城裡的大街,街道上有各種商舖林立,人來人往的好不熱閙。祥子一路走着,記得桔梗說過,她大舅就住城東區,說是天富總號趙家,無人不識。 他不想走得太快,甚至下意識地越走越慢,在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