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寂寞吸血姬 暗


寂寞吸血姬 暗 P 1
,總有一天也要老的皺的,真是有些捨不得。」 第1次,居然有人膽敢這樣羞辱我,這句話,與其說是衝撞,不如說是點到了痛處,我忍無可忍,給了他一鞭子。 要到很久以後,我才明白,這一鞭子的代價有多麼昂貴。 長鞭掃在他臉上……

寂寞吸血姬 暗 P 2
我抱住身體,在地上翻滾起來,一截截地,在結冰。 「冷。」 我哭泣,哀求他:「救救我。」 沒有人伸出手來,周圍一片死寂。 我覺得自己要死了,這感覺比剛纔被吸盡血還要深刻鮮明,可人偏偏死不掉,神志越來越清晰,一寸……

寂寞吸血姬 暗 P 3
「太守大人。」 一邊有人說話:「小姐才回來,又受了驚,還是不要強迫追問的好。」 他走過來,是我的夫婚夫傑,他是個削瘦英氣的年輕人,滿面關切之情,注視着我,輕輕說:「大人,朱姬是我的夫婚妻,不管出了什麼事,她都是的……

寂寞吸血姬 暗 P 4
,透明沉靜地觀望他們。 「沒有變身。」 父親狂喜,他衝上來拉我的手:「姬兒呀,不要怪為父魯莽,這一切,全都是為了你呀。」 我看著他熟悉而陌生的面孔,說話時,他額頭青筋暴起,一突一突,連接到頸旁跳躍,還有他拉我的手,……

寂寞吸血姬 暗 P 5
」 笙說:「嘗嘗這絶頂的美味」。 可我只是看著她的臉,光潔嫵媚的額頭和青春嬌嫩的面頰,滿身彩花的紗裙襯得她面色雪白如紙,她死死地瞪着我,原先杏仁般美麗的眼睛凸了出來,瞳孔已開始變化,可她並沒有死,眼皮跳動,渾身顫抖。 ……

寂寞吸血姬 暗 P 6
昂貴,玉帶下垂出一結絲絡纏花,結上勾着環龍鳳通透圓璧。 富貴子弟的從容和鮮明,令他顧盼自如間氣度高人一等,其實來到這春風街上的男人,本就是為了花錢找中意的女人,但是他的運氣太差,他找到了我。 我被帶到一棟高樓深院,也……

寂寞吸血姬 暗


寂寞吸血姬 暗 P 7
,草原上的女真人闖了進來,他們奪取了帝位,又要鞏固霸業,塞裡塞外的政治殺場,死屍堆積無數,人類的殺戮極其狀觀,一日千人也不足為奇。 我有些震驚,而笙指着硝煙與廢墟,不屑一顧,「天災人禍與太平盛世,本來就是一個循環,朱姬……

寂寞吸血姬 暗 P 8
。他看看笙,又看看我,有些奇怪:「二位找誰?」 夜色中,我可以看見笙不懷好意的盯着他,淡淡地說:「找你。」 從這面看過去,他出奇的像傑,只是更斯文清秀,面色靦腆,缺乏傑的英氣。 我沉默不語,目光閃爍,到底過了多少……

寂寞吸血姬 暗 P 9
城外,你這聲音響得連三里外的人都能聽到。」 我俯在地上渾身顫抖,母親曾說過萬般受苦,猶以餓死者最為慘狀,皮包瘦骨,滿臉悲慼,雖有口也不能食,在最後的時光裡,一寸一分,宛若凌遲。 我在地上哀哀翻滾,棺板內滿是指甲印,……

寂寞吸血姬 暗 P 10
視林外的動靜。 很多人,年輕力壯的漢子,手執火把,剝剝落落火星濺了一地。他們包圍在我和笙的那棟樓前,卻又膽顫心驚的不敢上前。 章岩立在最前面,夜裡有風,他青色的衣裾,似片翻飛的落葉,然而死於鮮艷,無疾而終。他在說:「……

寂寞吸血姬 暗 P 11
取與哺入的過程與份量在每一個人身上各不相同,知道麼,你並不是我第1個挑上的人,在你之前,已經有過三個女子。」 他語氣平淡,在我耳裡聽得猶如雷鳴,我勉強鎮靜,從嘴裡擠出話:「那三個女子呢?」 笙不回答,他看看我,依舊……

寂寞吸血姬 暗 P 12
「那就讓他們來殺我好了。」 面對他的威脅警告,我並不妥協:「笙,你對我所作的一切,我從來不曾感激同意,現在章言死了,我更是恨透了你,情願死在人類的手裡,也好過跟在身後為你作餌。」 他又驚又怒,惡狠狠盯着我,我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