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第六公主(奴隷記)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1
臉上掠過了一絲索然的苦笑,似乎沒有人父的喜悅「在這皇宮裡,朕不知能信得過的還有幾人,天下人都恥笑朕是個懦弱無能的皇帝,朕的確是……」 柳菊喃語道:「陛下……陛下的六子出世了,國家將會走向富強,陛下您無須自責。」 她似……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2
溫柔凝視着十三歲的月靈,勾起魅惑的嘴角,唇畔是邪惡的微笑,喃喃低語道:「撻禎月靈,你將會是我的新娘。」 英俊的臉上泛過一絲似有似無的笑意,在這與年齡不符的年紀,愛情只不過是他口中的一句玩笑,但真的只是玩笑嗎?還是這一……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3
女來保護,有了想要保護的人,有已經決定要去做的事,所以小女會變的堅強!會用自己的性命來保護想要保護的人。」 抹着淚眼,月靈更加抽泣着,黝黑的眸子中散髮出堅毅的光茫「雖然現在我不能為父皇做什麼,但我還是會努力的去做,即……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4
不語。 「或許我有什麼可以幫你,可以告訴我嗎?」月靈更加好奇的盯着他。 「我……你知道出皇宮的路嗎?我想出去,二位師傅肯定還在等我。」 男孩小心翼翼的問着,眸光略黯,似有難言之隱。 月靈詫異的盯着他,好有意思的男孩……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5
阿七垂下眼,神色僵硬道。 「是,既然你知道我是公主,那麼就應該知道,我要你站着你就不能坐下。我要你直視我,你就不能撇開頭,我要你陪着我你就只能是陪着,」月靈眉心輕蹙,灼熱且異樣的眸光凝視着阿七,那番話語亦是錚錚然,一直……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6
鎖阿七臉頰,眉宇間透露着淡淡的愁緒。 「是……身為一國的皇帝,他無能為力不能守護自己的子民,甚至於民間都在傳說先前二位皇子之死都是大將軍一手造成,可是陛下仍是不敢治罪,公主如果是您會如何?」阿七猶且遲疑,甫一出口,便察……

第六公主(奴隷記)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7
是騎馬練習完畢,也會換鞋,擦淨泥土,可是你沒瞧見地上淺淺的泥印,幫我去查公主去了何處,派人緊盯着她。」 楊宇擰眉沉聲道。 驚變2 「小王這就去派人查問,」四皇子謅媚說著,匆匆趕去馬場。楊宇目光深鎖他背影,諷刺低喃道:……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8
夜未能安睡,跑到此地亦為何?公主您別告訴微臣只是為了那個奴隷,一個低賤的奴隷……」 「不准你如此說阿七,沒錯,他是奴隷,但他的想法,他的見解卻告訴了我,他以後會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因為他知道何為百姓,因為他知道百姓需要……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9
小的只是奉命行事。」 月靈雙眸熾熱「放了他們,從現在開始他們會是我的貼身侍婢,護衛武士,」心疼的看著身滿傷痕的二人「你們叫什麼名字,」 「稟公主,小的安達,她是我妹妹安珍,」安達撐着疼痛的身子,咬緊牙,一張還算英俊……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10
的人,熱閙非凡的街道讓她摸不着頭緒,百姓只是如此?一點也看不出貧苦。 「小姐,您慢些跑。」 安珍與安達匆忙跟上前。 「不是說百姓都有窮苦嗎?可是你看他們,一點也不像貧苦的模樣。」 月靈擰眉道。 「小姐……這是皇宮,……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11
胡亂的揮打着,悲喜交加道:「你知不知道我以為你死掉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內疚、多懊惱,你怎麼可以這樣……明明是你卻假裝不認,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溫潤的淚浸濕了整個眼眶,在得知真是他時,她的心竟是如此的興奮、顫抖。……

第六公主(奴隷記) P 12
終是平靜的,心底早已驚起萬丈波瀾,略一踟躕,默然凝視道「隨你。」 說罷便微蹙眉目看著自己早已濕透的衣物,長吁嘆息便朝前走去。 月靈明眸皓齒,笑靨如花的跟在他們身後,安珍徐徐道:「您剛真是嚇死奴婢了,」 「我現在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