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霸情火焰


霸情火焰 P 1
團的總裁為火卻,夏火集團的總裁為火敵,秋火集團為火疆,冬火集團則是火夕。傳說他們四位是親手足,且為四胞胎,不過,傳說終究只是傳說,沒有人能證明其真實性,畢竟那四位總裁懼是神龍見首不見後的傳奇性人物,各界人馬都想一睹這些傳……

霸情火焰 P 2
,為什麼淚兒最喜歡在夕的身邊打轉?他,夕、卻,敵都有一張相同的面孔,甚少有外人能夠區分他們四個人,為什麼淚兒獨獨對他那般疏離,彷彿把他當洪水猛獸似的? 十八歲,是可以為人妻的時候了,他已經等得夠久了,是該有所行動。他……

霸情火焰 P 3
急敗壞地使勁抓癢,又得分心安撫傷心的母親,他快發瘋了,「媽,你太多心了,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他電眼般的眸子飛快地掃過每個角落。 要是再找不到解藥,他不死也只剩半條命了。 「小蛇,你躲到哪個老鼠洞去了?」他驚天……

霸情火焰 P 4
「工作。」 火疆替他回答。 「你們現在在機上。」 火卻猜出。 相敖笑盈盈地閉起眼睛靠向舒適的椅背,三少果然是喜歡淚小姐:可憐的燎和栩,努力工作吧!阿門。 紐西蘭北島 一架白色精密的新式飛機降落在一瞳華……

霸情火焰 P 5
…你還在陰?」她囁嚅地道。 這麼不想和他在一起?火疆的心又被紮了一下,「趕人?」「沒……沒有的事,」連尹淚的聲音斷斷續續的,一點說服也沒有。 「想夕?」他問。他不明白,她為什麼那麼依賴夕。 連尹淚沒有回答,但……

霸情火焰 P 6
是在散步嗎?」 散步?!火敵眯起眼睛認真地看了好半晌,他怎麼一點也看不出來,「在琴房門口散步?」口氣一點也稱不上是和顏悅色。 他笑嘻嘻地搭上火敵的肩膀,「是啊!因為琴房門口的空氣比較清新。」 「比較新新?!……

霸情火焰


霸情火焰 P 7
的念頭。 連尹淚緊張的糾纏着白哲秀美的纖纖玉指,終究鼓不起勇氣開口,更甭提直視火疆。她從不會否認,在她眼中三哥一直是最好看的男子,但是,自小到大,三哥都不曾喜歡過她,或許是因為她是外人吧!是啊!沒有血緣的外人呵! ……

霸情火焰 P 8
方草原。」 火疆的視線又飄向連尹淚的臥室,他想看她穿上禮服的模樣。 「幫我跟淚兒說一聲,待會兒我再過來。」 伴隨話聲的是漸行漸遠的腳步聲。 火疆連口答都懶。 過了好一會兒,緊閉的門才又被打開來,站在門後的是小……

霸情火焰 P 9
,峒吶地辯解,「夕,你別無中生有,我身上的抓痕是……」 他根本來不及澄清。 火夕的下一句話立即徹底地將他的名譽破壞殆盡,「換個溫柔的床伴比較不傷身體。」 「夕棗」火敵只能面紅耳赤的對著緊閉的門靡大聲吼叫。 ……

霸情火焰 P 10
只能搖首輕嘆,他不明白疆這種悶騷的性格是從何而來,四胞胎當中也只有疆如此古怪,連說話也嫌煩。明明就愛慘了淚兒。卻因為寡言和與眾不同的表達方式令淚兒完全體會不到疆的愛,反倒以為疆是極度討厭她這個外來者。 天啊!怎麼會發……

霸情火焰 P 11
你覺得胡笛王子人怎麼樣?」一連好幾天,胡笛王子都派人送來一大柬九十九朵的紅玫瑰,而此刻傭人捧進餐室來那一大柬玫瑰花苞也該是胡笛王子的傑作吧!連尹淚認真地思索了好一會兒,「胡笛王子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對我也很溫柔……」 她……

霸情火焰 P 12
竟是抱持着什麼樣的想法,她始終都摸不着邊。 火疆的嘴角微微揚起,心情頗佳地重申,「我說,淚兒會結婚。」 是的。會和他結婚。 沈依漣嗤之以鼻,「你什麼時候成為先知了?或者改行當月下老人?淚兒將來會不會結婚你又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