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寵嬌妻 P 1
「長才」,人長得柔柔弱弱就是這點管用——騙死人不償命,誰也不會相信她心 懷不軌,年方十三就「戰績輝煌」,這會兒她只要物色個冤大頭,下手就成了… … 哎唷!老天爺待她還真不薄,想著想著,就送來兩隻……不不不,嚴格說……

寵嬌妻 P 2
雖然是館主寒逸遠收的最後一 名徒弟,卻最受賞識,寒逸遠甚至有意收他為義子,不過卻被他給婉拒了,有道 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又何必多那一道程序? 「我……嗚……」 看著向來最袒護自己的小師弟,她不但控制不住眼淚,但 ……

寵嬌妻 P 3
意?」 「人家哪敢說不滿意?不過,若是天天都能收到這麼多討人喜歡的小東西,日子會更快活。」 她小心翼翼的把銀子收進一隻錢袋。若非小師妹的誕辰將至, 威震四方的師兄弟都得備一份禮物,她哪有這麼豐富的收入? 「你再不肯……

寵嬌妻 P 4
是靠這兒——掙來的!」她好 神氣的比了比腦袋瓜。 「他們又沒有得罪你,你何苦欺負他們?」林艷兒相信這些銀子很有可能是 來自館裡的師兄弟,師姐似乎不想隱瞞她,曾經當着她的面施展「騙術」,她親 眼看著師兄們爭相掏出銀……

寵嬌妻 P 5
看我,我看你,兩個人真的是欲哭無淚,君戀星好後悔自個兒的精 于算計,吃一次虧又如何?秦舞陽則恨透自個兒的心血來潮,她怎能奢望更勝柳 月姐姐一籌?可這會兒她們是騎虎難下了。 「你們都吃飽了?」 兩個人僵硬的點點頭,……

寵嬌妻 P 6
的悶不吭聲。 「你到底還要閙多久的脾氣?」寒柳月沒耐性的吸起小嘴。當初若不多管閒 事,這丫頭今日就不會成了她的責任,她也不必在這兒自討苦吃,以後,她再也 不幹這種蠢事了! 「你還是一點悔意也沒有。」 林艷兒終於開……

寵嬌妻


寵嬌妻 P 7
一個轉眼,他若無其事的回到平日的冷漠,扶正她的身子,語氣淡然不帶一 絲感情,「姑娘還好嗎?」 心虛的想掩飾那股來勢洶洶的心慌意亂,寒柳月粗聲粗氣的道:「你是怎麼走路,沒長眼睛嗎?」 「對不起,若知道站在這兒會礙……

寵嬌妻 P 8
麼了?」她從來沒見過小師弟如此慌張失措,顯然出了事。 不發一語,他急匆匆的將她拉進房裡。 「究竟發生什麼事,你趕緊說啊!」她是個急性子的人。 「師父幫你定了一們親事。」 「嘎?」 「我不小心偷聽到師父向師娘提……

寵嬌妻 P 9
嘆了聲氣,寒逸遠語重心長的道:「夫人,你必須明白,我們不能把柳兒留在身邊一輩子。」 神情一下子變得好沉重,寒夫人百般不願的點點頭。 「你別再胡思亂想了,柳兒嫁過去一定會幸福。」 「柳兒很任性的,她若知道這事,肯……

寵嬌妻 P 10
本領哦!」 「大姐姐真的可以幫我想法子?」 「這事包在我身上,你爹的屍首在哪兒?」 「城郊的破廟。」 「你帶路。」 見她認真的表情,小姑娘終於相信她是真心要幫自己,「謝謝大姐姐,雨兒給大姐姐磕頭。」 「……

寵嬌妻 P 11
,如今,她是該幫自 個兒找個安身之處……慢着,她現在不再是一個人,她還有個雨兒要照顧。 這些天,她老想著如何安頓雨兒,好幾回,她假借上街買東西想擺脫她,可 是在茶館喝上工正茶,她又猶豫了起來,就像此刻……唉!她就是……

寵嬌妻 P 12
是此刻乃非常時期,她還是別太貪心了,否則嚇跑他,她真 的得滾回揚州了。 「若是姑娘願意打下一年的契約,我可以提供姑娘一百兩的月俸。」 「一……一百兩?」老天爺,她快喘不過氣來了,這是真的嗎? 「姑娘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