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寵嬌妻 P 13
年她屬於衛家堡所有……不不不,嚴格說來是屬於衛楚風所有,因為賣 身契上頭明訂自個兒的主人是他……雙手合十,這會兒她也只能祈求老天爺保佑。 第4章 嗚……她後悔了,若她不要心存貪念,謝絶一百兩月俸的誘惑,如今也不會 ……

寵嬌妻 P 14
月只是放任眼淚越掉越凶。 「別哭、別哭,你有困難可以說出來,我們幫你想法子。」 「就是、就是!」大夥兒很有義氣的附和胖嬸。 搖着頭,寒柳月還是緊閉雙唇。 「你是瞧不起我們,不相信我們可以幫你嗎?」 「不是、不……

寵嬌妻 P 15
頭,他不放心的再一次確認,「你真的願意帶我出去?」 「你若找得到通往外頭的門戶,我帶你出去當然不是問題,不過我們先說好,你可別想靠我吃喝玩樂,我身上沒銀子哦!」 「我有銀子。」 他轉身拉了拉丫丫,「你去把銀子拿出來。……

寵嬌妻 P 16
有他派得上用場的地方,衛延慶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條直線。 「你別笑,過幾天我就會把這兒摸得一清二楚。」 她不服氣的抬起下巴。 「我等着,丫丫,你送柳兒回去吧!」 「是。」 丫丫拉著她沒幾個彎就到了吟風小築。 「好近哦……

寵嬌妻 P 17
對的是眼前這堆積如山的碗盤。 可是,她還能如何!說起來是她自個兒笨,誰教她不知死活打了契約,這下 子跑不掉了,這簡直是個陷阱,拿她最愛的銀子誘惑她,不過,他又不知道她喜 歡銀子……等等,這麼說又不太對,他就很清楚她……

寵嬌妻 P 18
他此刻在想什麼。 「是。」 當房門關上,書齋再也沒有閒雜人等,寒柳月緊張兮兮的先聲奪人,「少主想如何懲罰我都行,就是不可以教我賠錢,也別扣我的月俸,當丫頭很辛苦的。」 莞爾一笑,他的目光轉為火熱,聲音略帶沙啞,……

寵嬌妻


寵嬌妻 P 19
擔心,好幸福哦! 等等,好香的味道,這是……烤鷄,還有,她最愛吃的蒸餅。 急急忙忙的爬起身,她循着味道下了床,一路從內房來到外廳,桌上不但有 烤鷄和蒸餅,還有白蟹、青蝦、海鮮頭羹……全是她喜歡吃的,棒獃了! 垂涎……

寵嬌妻 P 20
歸,不過笑得最開 心的人卻是衛延慶,從來沒有人肯陪他玩遊戲,因為娘不喜歡他像個野孩子,同 父異母的哥哥弟弟們也不跟他往來。 「謝謝你!」衛延慶一臉嚴肅的道。 「這是為什麼?」她才要謝謝他,讓她今晚掙了不少銀子哩!……

寵嬌妻 P 21
,而且又有衛楚風的默許,寒柳月當然毫不客氣的躲到假山後頭 睡覺,實在是昨兒個夜裡在靜幽小築玩得太晚了,這一夜她几乎沒闔上眼,沒有 補眠如何幹活? 不過今兒個就沒那麼幸運了,睡一覺醒來是全身僵硬、腰酸背痛,她有點後 ……

寵嬌妻 P 22
慮快快樂樂。」 「犯人?你想把我關起來是嗎?」 「別再踏進靜幽小築,什麼事也不會發生。」 「為何靜幽小築是衛家堡的禁地?」 「這事你管不了,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我就是愛管閒事。你知道住在那兒的人很可憐……

寵嬌妻 P 23
挑戰。 「不、不用了,我不走了,我留下來當丫頭就是了。」 「不,你不再是丫頭了,我對你另有安排。」 「安排……什麼安排?」一股奇異的酥麻竄過四肢百骸,她顫抖的往後一退, 她有一種感覺,事情好像越搞越亂了。 ……

寵嬌妻 P 24
不是?」 「我也不想看你被關在房裡,看看你氣色多差!」 摸着臉頰,她動搖了,「我去向他賠不是,就真的沒事了嗎?」 「我相信少主不會為難你。」 「是嗎?」 「你自個兒想想看,少主還特地請符爺送兩隻蟋蟀過來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