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P 1
黏感,空氣中的悶熱讓她不停地流汗,它們一顆顆地從毛細孔中冒出來,不疾不徐的,溫吞得几乎讓她想站起來尖叫。 說真的,她並不討厭流汗,畢竟她高中以前几乎每天都是汗水淋漓的,因為,那時她對跆拳道有種難以言喻的熱情,而這種激……

晴天娃娃 P 2
看他。 「正好我有事要告訴你。」 邊說,他邊以鋼筆輕敲桌緣。 「什麼事?」她看向桌上潤過的稿。「稿子有問題?」 「不是。」 他輕咳一聲。「嗯——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要跟你說,你下禮拜不用來了。」 凝秋……

晴天娃娃 P 3
是推拒著不拿。 「一個禮拜才一次嘛!又不是什麼繁重的工作,再說,人老了,多動動總是好的。」 劉嬸說著這句話時,圓臉上漾滿和藹的笑容,凝秋能看得出來她必定是對雷奶奶心存許多感激,所以,堅持不肯收錢。 而今年就……

晴天娃娃 P 4
腳走到窗邊,黑髮凌亂地散在他的額前,他抬手爬過髮絲,望著窗外的景緻。 風吹過他的黑髮,空氣中的悶熱感讓他皺一下眉頭。雖然室內開著冷氣,可他仍是覺得熱,一種讓人心煩氣躁的熱。 他走出房間,往廚房而去,拉開冰箱拿出飲……

晴天娃娃 P 5
她再次忍不住地笑出聲。「弄髒盤子……我……」 她笑得更大聲了。「不管臟不臟,等一下……等一下都要洗的……」 對於她的笑,他有些訝異,因為她笑得很大聲,他很少聽到女孩子能這樣開懷大笑,她們通常都是輕柔而略帶尖鋭的笑……

晴天娃娃 P 6
?」 凝秋忍住笑,轉過頭,瞧見奶奶與母親剛爬完山回來,兩人自大門走進院子裡。「當然不是在說阿嬤羅,阿嬤老當益壯、來無影去無蹤,是武林中的高手……」 「好了、好了。」 葉奶奶揮揮手,眼角帶笑,阻止她再說下去。「都……

晴天娃娃


晴天娃娃 P 7
了?」陳童偉被笑得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已經沒有老地方了,那裡拆了,變成銀行。」 凝秋笑著回答道。 「是嗎?」他微扯嘴角。「我太多年沒回來了,這兒變了好多。」 「銀行對面開了一間花茶店,就去那兒吧!」凝秋……

晴天娃娃 P 8
她拍拍他的手臂。「你是幸福的。」 她露出一臉羡慕樣。「對了,拼圖。」 她將手上的盒子遞給他。「剛剛盒子被我踩了一下,凹進去了。」 他注視著盒上的圖案,是一對吻別中的男女,女生站在火車上,男生仰頭拉下她的臉親吻。 ……

晴天娃娃 P 9
兒地瞅著她,咿呀咿呀地叫了一聲。 「凝秋——」坐在籐椅上的劉嬸在瞧見她時,驚訝地喊了一聲,隨即發現站在她身後的雷浚。「阿浚?!」她詫異地就要起身。 「別起來。」 凝秋抱著女娃兒進屋。「你的腳不是扭傷了嗎?」 ……

晴天娃娃 P 10
自己,每次雷奶奶都要緊抓住他,才不至於讓他傷著自己,可現在……她露出笑容,他已經很會控制自己的脾氣了,雷奶奶若是地下有知,不知道會有多欣慰呢! 凝秋一邊跪坐在地上收拾拼圖,一邊注意雷浚是否會應付不來,當她聞到一個奇怪……

晴天娃娃 P 11
,整個人癱趴在床墊上。 「還來。」 凝秋笑著搶下書本。 「姊——」詩語黏著她開始撒嬌。「你別這樣嘛!先讓人家看一下。」 她搖她的手。「拜託啦——」 凝秋笑著敲一下她的頭。「就會撒嬌,好啦!不過要快點。」 ……

晴天娃娃 P 12
「你未婚妻呢?念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陳童偉停頓了一下。「我們有些問題,決定給彼此一些時間冷靜一下。」 她微愕,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能輕輕的應了一聲。「哦!」 「你覺不覺得像我們這樣,能在分手後還談笑風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