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1
匠,今天是我二十四歲的生日。 這一天,發生了兩件事,這兩件事因果遞進,几乎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 第1件事,早晨,我唯一的一條鶴頂紅金魚小玉忽然死在魚缸裡了;第2件事,黃昏,我在街角遇見了一個叫柳果慶的中年男人。 先……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2
一個電話「哎呀,上個禮拜忙得頭昏腦脹的,都忘了17號是你生日了,不好意思噢」了事,去年這時候她正忙着登記結婚,情有可原,今年到底還是想起來了,終於還有一個朋友記得自己生日,我不由地有一點感動,語氣亦溫柔了起來,「要不,晚……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3
沒混着? 再說,以文美媽的鐵算盤功夫,真是什麼香餑餑,現成的遠親戚,還不早就張羅着她自己的女兒捷足先登了,肥水還能輪到外人田。 說千道萬,文美自己嫁的亦是一個外地人,一個質檢公司的小職員,還能奢望她們母女給牽引出什麼……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4
纔一眼就瞅見你了,因為你跟我前妻年輕的時候長得很像,連背影都像,不信等一下我可以給你看她的照片,所以我就不由自主地跟着你走出來了,你不要誤會,我沒什麼惡意,我只是身不由己……」 他一口氣解釋兼表白地說了下來,有點顛三倒四……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5
生氣了啊?其實我的意思是像你這麼好看的女孩子,身後的男孩子應該排成隊才對。」 我生氣地甩掉他的手,「喂,我跟你又不認識,你這樣子拉拉扯扯的什麼意思?」 正說著,迎面走過來一對穿著臃腫卻勾肩搭背的年輕男女,一邊說笑着……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6
仁芋奶煲、芹菜溜魚片魚片生食多少有點恐怖。 然後,我給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一邊吃菜,一邊啜着酒,一邊看電視,吃得半飽時,鷄湯亦差不多煲好了,我喝了一點鷄湯,又吃了一點蛋糕。 二十四歲的生日飯,就算自己替自己慶祝過了,……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7
一個早上下來,我的肩膀几乎沒被她們壓斷,幸好,雪花越飄越薄,挨到中午,終於漸漸停住了,於是,一眾同事紛紛失望,尤其是幾個上海女人,紛紛矯情地唉聲嘆氣起來,我心裡不免有點幸災樂禍,哼,觀雪,你們也配! 是的,我是有點恨上……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8
話怎麼這麼難聽?」 「嫌難聽就別打電話過來,我也好省點唾沫!」我沒好氣地壓低聲搶白他。 他不作聲。 我不耐煩地轉了轉話筒,「不說話就掛了啊——」 「薔薇,我是真的想你了,我自己也不想惹你煩,可是,我已經一個月沒聽……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9
就算不修卡,他似乎也有事沒事地老喜歡往我座位上竄,已經隱隱約約有閒言碎語在傳了,說他對我有意思,媽的,一筆筆埋頭畫出來的一張卡,給姓牛的一秒鐘一個?菖字就此作廢,哼,火過了,要是真的能如哪吒般吐火,我要第1個先燒死牛洞天……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10
留下來嗎?」 「嗯,」小蔣點點頭,拉了一拉脖子上的圍巾,「天這麼冷,早回去也沒什麼意思,在公司至少還有空調。」 她和小樂合租的是兩室一廳的毛坯房。 我摸了摸她脖子裡兜着的一條鵝黃色的毛嘟嘟的金絲絨圍巾,想了想,問:「……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11
堂的鏡子裡匆匆瞥了瞥自己身上的白色長羽絨衣,似乎嘟嘟囔囔累裡累贅的,暖氣這麼暖,我是不是穿的太多了穿成這樣來吃西餐,是不是太蠢相了? 西餐廳金碧輝煌,稀稀落落的幾檯子客人,多是衣冠楚楚的外國人,柳果慶戴着昨天的那頂棒球……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P 12
,要六七十年代的,口感才絶美。」 「那肯定更巨貴吧?」我忍不住地脫口問,話一出口就後悔了,稍一鬆懈,小家子氣即露出來了。 柳果慶笑笑,不語。 侍者過來添酒。 沉默了片刻,他才閒閒地說:「喜歡喝,等下可以再要一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