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前世姻緣今世了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1
一次個人創業座談會中認識的,受夠了老闆娘的氣之後,青萍跟大多數的年輕人一樣,只想自立門戶,不要再仰人鼻息了。 但是做什麼好呢?她只有十來萬的積蓄,既不懂也不會什麼貿易的,本錢不多,經驗又不足,她拿着座談會的宣傳單坐在會……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2
那排兀自擺動着的串珠門帘。 合夥一年多了,斷斷續續的,蔻子告訴她許多心底的秘密:叛逆的蔻子在受不了退伍老兵的爸爸嚴厲管教之後,高職一畢業,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台北打天下。 「你就不知道,那種自由的感覺好棒喔!難怪我哥哥……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3
臂,氣憤地問。「幹嘛動手打人?青萍哪裡惹到你了。」 「哼,她自己心裡明白,勾搭人家的丈夫。」 女人雖被柯怡拉住,仍不住的指着青萍破口大罵。 「哦!你就是王駿書的老婆,你搞清楚,我才是王駿書的女朋友。也不搞清楚就亂打……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4
,哽咽地說+「別再責備你自己了。」 「喂,我是罪有應得,你哭個什麼勁!」蔻子捺熄手中的煙,馬上又點燃另一枝。「你就是這麼軟心腸。」 「蔻子,不要再想了。」 青萍聲嘶力竭的說,蔻子見狀感動的擁抱她一下。 「沒事啦……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5
怡輕輕一笑。「別替我操心,你沒聽說過嗎? 『好人不長命,禍害三千年』,像我這種角色,閻羅王大概也不想要,所以死不了的!”柯怡說著自己倒杯熱騰騰的咖啡,蹺起了二郎腿。 「總算你有自知之明了。嗚哇,青萍,你看門口的那個男……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6
王國內他就是名正言順的皇儲,自從老邁的王爺重病後,裔凡几乎完全取代王爺,成為王國的主人——裔凡爺。 而可依,是老王爺最寵愛的雪姬所生的,排行是第9,所以大家稱他為九王爺。可依自小就聰明伶俐,溫文儒雅,甚受下人愛戴,可惜……

前世姻緣今世了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7
百思不解的望着不斷從手中流瀉的水,皺起了眉頭。 「青萍,你在想什麼?水都滿出來啦!」柯怡不知何時已來到她身旁,伸手關掉了水龍頭。 「沒有啊。柯怡,你有沒有聽過什麼叫卿娉的人?或者是什麼東西叫卿娉,或類似這個音的東西?……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8
過他。你說他會不會是電影明星,還是個有錢人家的少爺?說不定他是個……」 蔻子興奮地大叫。 「蔻子,拜託你別太誇張了好不好?他是什麼樣的人有那麼重要嗎?只是一個客人而已。」 青萍好笑地看著蔻子說。 蔻子皺了皺鼻子。「喂……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9
落。 「公主,你不要傷心,否則娘娘看到了又要心疼。」 玉扣看到卿娉的淚水,心裡猶豫着要不要將剛纔聽到的消息說出來。 「嗯,你到前頭去,有沒有探聽到什麼消息?」卿娉擦乾淚水,低聲地問。 「沒……沒有,大概是個使節而已……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10
的侍衛下去休息。 「這可怎麼辦?唉,祥王你的病到底何時才會痊癒?這些孩子的一生,可就要出差錯了。」 寧王說完直搖着頭的踱進後殿。 卿娉在夢中睡得極不安穩,她往旁一看,玉扣這丫頭不知何時已將被子都推到她的身上。在初夏的……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11
起柯怡被蔻子的抹布打到時那個不敢置信的表情,不禁笑了出來。 「合得來?哼!我跟他是哥兒們,他可從不把我當成女人。 他一天到晚就只會刺激我,我卻很有義氣的到處替他收拾爛攤子。”蔻子將杯中的酒仰頭喝盡。 「這就表示你們……

前世姻緣今世了 P 12
人不約而同的大叫;「要我們賠錢?有沒有搞錯?」 谷逸凡只是冷笑地看著他們。「或許你們會比較喜歡到外島去管訓?聽說最近又要開始提報流氓了,據我所知,這個管區的限額好像是十三個……」 「二十萬?小馬,給他。」 為首的那……